距离那件事突然发生后,阮孑了一个多星期没再见了过十方,也许是因为她心中混乱不堪不刻意规避,又或是两人出门时时间本来就难遇上。可住在同一层,就总会有碰上这晚上。她昨日排休,家里空空如也,去了一趟超市大量采购回去,赶上了将要关门歇业的电梯。“等一下。”忙追上来,关到一可住在同一层,就总会有碰见这一天。。...

距离那件事发生后,阮孑已经一个星期没再见过十方,或许是因为她心中混乱刻意避开,又或者两人出门时间原本就难碰上。

可住在同一层,就总会有碰见这一天。

她今日排休,家里空空如也,去了一趟超市采购回来,赶上即将关门的电梯。

“等一下。”忙追上去,关到一半的梯门又开启。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120)

我要评论
  • 她怒目&喷到她

    这张嘴脸使阮孑无比反胃,她怒目而视,趁着对方起身之前,张嘴呸地一声,一口饭悉数喷到她脸上。

  • 名前五&到腰都

    “咱们同是靠实力考进的民政学院,同是系里排名前五的,老爸同样是短命鬼,可我那老到腰都直不起来的妈得天天跟恶臭的流浪汉抢纸皮争瓶罐,那双手指甲里还都是令人作呕的污垢。你吃过那样一双手做出来的饭吗?”

  • 一愣,&水。

    三个男人愣了一愣,又是慌神又是愤怒,纷纷把女人起来,擦脸的擦脸,找水的找水。

  • &!”

    阮孑抬头:“官仰仰,你记住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 一幕惊&脑袋的

    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抢碗的抢碗,打脑袋的打脑袋,扯人的扯人。

  • 饱没日&了还被

    “不仅如此,我还要为了那一餐温饱没日没夜地打工,而你吃喝不愁,毕业了还被咱们德高望重的戴老师引荐进市殡仪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