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会音搭乘电梯到达一楼,短短的一小段路,也不是有人替她摁着键足够的耐心等她进,就是有人在彻底清洁工推车进去时避免出现她被遇到,好心将她推上另边。她一个人,推着轮椅横穿过人满为患的医院大楼,手心被粗燥的轮子磨得有些泛红,满腔的快感褪下后,只余下无尽的悲哀!如她一个人,推着轮椅穿过人满为患的医院大楼,手心被粗糙的轮子磨得有些发红,满腔的快感褪下后,只剩下无尽的悲哀!。...

钟会音乘坐电梯抵达一楼,短短的一小段路,不是有人替她摁着键耐心等她进,便是有人在清洁工推车进来时避免她被碰到,好心将她推向另一边。

她一个人,推着轮椅穿过人满为患的医院大楼,手心被粗糙的轮子磨得有些发红,满腔的快感褪下后,只剩下无尽的悲哀!

如果能重来,她宁愿从来没认识过这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448)

我要评论
  • 头:“&,你记

    阮孑抬头:“官仰仰,你记住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 下去,&踢掉:

    她被拽回角落摁着坐下去,没动过的菜汤饭被男人随脚踢掉:“不想吃今天就饿着吧。”

  • 她深吸&能在这

    她深吸了一口气:“要不是看你还算盘靓条顺,你以为你能当个全的卖?还能在这跟我伶牙俐齿?”

  • 么是你&,而我

    “为什么是你?”她呵呵笑了两声:“你说你这二十几年人生多顺坦啊?老爸虽然走得早,但留下的遗产就够你们娘俩舒舒服服过完这一辈子了,还有爷爷奶奶疼爱,外加一大帮亲戚朋友帮衬,而我呢?”

  • 从肩上&摔在地

    她偏过了头,厚重的煲仔碗从肩上擦过,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