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拳头来还来遇到十方的一星半点,被他向侧面轻意规避。林燊便因重力向前扑去,十方手起杖身落,一杖用力砍在对方的右肘窝。单调的撞击随之而来着一声痛疼的闷哼,他右膝盖重重跪到地面上。天台随意堆放了两辆斗车,斗车上有一柄铁锹,距离林燊就三两米的距离,他忍着痛林燊便因重力往前扑去,十方手起杖身落,一杖用力砍在对方的右腘窝。。...

可拳头来不及碰到十方的一星半点,被他侧身轻易避开。

林燊便因重力往前扑去,十方手起杖身落,一杖用力砍在对方的右腘窝。

沉闷的撞击伴随着一声疼痛的闷哼,他右膝盖重重跪到地面上。

天台堆放了两辆斗车,斗车上有一柄铁锹,距离林燊就三两米的距离,他忍着痛一瘸一拐地跳过去一把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160)

我要评论
  • 有人听&到声响

    有人听到声响,从破烂到露出钢筋的楼梯下来,一身光鲜的短裙长靴与周遭形成泾渭分明的对比。

  • 呵呵笑&完这一

    “为什么是你?”她呵呵笑了两声:“你说你这二十几年人生多顺坦啊?老爸虽然走得早,但留下的遗产就够你们娘俩舒舒服服过完这一辈子了,还有爷爷奶奶疼爱,外加一大帮亲戚朋友帮衬,而我呢?”

  • 头灰尘&来时压

    一名男的应声去检查,掰开她的手指,上头灰尘遍布,可能是刚跌下来时压到了碎片,几根手指头划破了一个口,流了不少血。

  • 脚蹲下&吃好的

    女人单脚蹲下来,看着她满头满脸的米粒,抬起手来捏住对方的双颊:“想吃好的?那你得点头听话才行。”她的手镶满了水晶钻,长长的指甲尖锐地在阮孑的脸上凹下五道深刻的印记。

  • 汁勾兑&馊水桶

    专人送来了食物,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运气好的没有异味,运气差的,只能吃馊的。

  • 身都痛&像疯狗

    阮孑浑身都痛,可就像疯狗护食,咬住了陶瓷碗的边沿硬是不松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