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每一个男人的身边,那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眼神都无两例外地要在这具长腿细腰前凸后翘的身体逗留少顷,但看归看,也没一个人敢出声想调戏。林燊在女人离开了数分钟后也借了尿遁,一步入消防通道,便饥渴难耐难耐地搂住了耐心的等待自己的女人。这女人就是稻哥的那位,可以享受着林燊在女人离开数分钟后也借了尿遁,一进入消防通道,便饥渴难耐地抱住了等待自己的女人。。...

经过每一个男人的身边,那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眼神都无一例外地要在这具长腿细腰前凸后翘的身体停留须臾,但看归看,没有一个人敢出言调戏。

林燊在女人离开数分钟后也借了尿遁,一进入消防通道,便饥渴难耐地抱住了等待自己的女人。

这女人便是稻哥的那位,享受着对方的爱抚亲吻,嘴里咯咯地笑着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264)

我要评论
  • 用手艰&的方向

    用手艰难地撑起身,她小幅度又缓慢地往看守人的方向蹭。

  • 是民政&知趣点

    “咱俩好歹也是民政学院出来的同学,但凡你能知趣点,我多少给你几分薄面。”

  • 被反绑&也有放

    她扫一圈跟自己一样被反绑着手脚的其他男男女女,有低下头来用嘴去扒碗里的米饭的,有压着声音哭泣的,也有放弃了挣扎靠在墙上满目空洞的。

  • 仰一脚&你还是

    抬起染了尘灰的靴子,官仰仰一脚将她踢趴,居高临下地将她蔑视:“进了我的地盘,你还以为你还是学生时代傲视群芳的校花?”

  • 摔在地&上四分

    她偏过了头,厚重的煲仔碗从肩上擦过,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 着她满&吃好的

    女人单脚蹲下来,看着她满头满脸的米粒,抬起手来捏住对方的双颊:“想吃好的?那你得点头听话才行。”她的手镶满了水晶钻,长长的指甲尖锐地在阮孑的脸上凹下五道深刻的印记。

  • 走得早&你们娘

    “为什么是你?”她呵呵笑了两声:“你说你这二十几年人生多顺坦啊?老爸虽然走得早,但留下的遗产就够你们娘俩舒舒服服过完这一辈子了,还有爷爷奶奶疼爱,外加一大帮亲戚朋友帮衬,而我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