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红的眼珠狠狠地地盯他,她目眦欲裂!可她说不出话来,仅有断断续续饱含痛苦……的啊啊呃呃。为防止出现她逃走或者已发出惊动人心弦的动静,林燊始终直到药效发作时。他望着她,脸上浮上一抹笑:“这房子,我会好好的替你住一直这样的。”她死死地地瞪着他,眼神疯癫,满腔的恨意都凝为防止她逃跑或是发出惊动人的动静,林燊一直等到药效发作。。...

爆红的眼珠狠狠地盯住他,她目眦欲裂!

可她说不出话来,只有断断续续充满痛苦的啊啊呃呃。

为防止她逃跑或是发出惊动人的动静,林燊一直等到药效发作。

他看着她,脸上浮出一抹笑:“这房子,我会好好替你住下去的。”

她死死地瞪着他,眼神癫狂,满腔的恨意都凝聚在一双充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146)

我要评论
  • ,可就&咬住了

    阮孑浑身都痛,可就像疯狗护食,咬住了陶瓷碗的边沿硬是不松口。

  • 饭,不&无暇顾

    那些人聊天吃饭,不亦说乎,暂时无暇顾及这些‘货物’。

  • &扎靠在

    她扫一圈跟自己一样被反绑着手脚的其他男男女女,有低下头来用嘴去扒碗里的米饭的,有压着声音哭泣的,也有放弃了挣扎靠在墙上满目空洞的。

  • 口扒着&人的煲

    阮孑在这些人身侧跪下来,一头栽下去,大口大口扒着其中一人的煲仔饭。

  • 下一股&从她头

    阮孑上下牙齿稍稍一松,抓着煲仔碗的男人夺回了食物,碗口倒扣,忿气之下一股脑将里头的腊肉米饭从她头上倒下,站起来将碗往她身上上一扔,朝地上啐了口吐沫:“脏了老子的饭。”

  • 碗,打&,扯人

    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抢碗的抢碗,打脑袋的打脑袋,扯人的扯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