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又怎么样?这种事你不整天都在戏码?也不是在这个身下是在那个,我做一下又有什么简言之?”“你也不是三天两头的间接暗示我去工作吗,这不权当为你可减轻负担了。”他用流氓耍无赖的嘴脸说着这些伤人的话,边扭过身去按下开水壶的开关。钟会音又想哭又想笑,狠狠地咬钟会音又想哭又想笑,狠狠咬着牙:“这四年,我真是猪油蒙了。...

“那又怎么样?这种事你不天天都在上演?不是在这个身下就是在那个,我做一下又有什么所谓?”

“你不是三天两头的暗示我去工作吗,这不权当为你减轻负担了。”他用流氓无赖的嘴脸说着这些伤人的话,一边转过身去按下开水壶的开关。

钟会音又想哭又想笑,狠狠咬着牙:“这四年,我真是猪油蒙了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439)

我要评论
  • 这张嘴&脸使阮

    这张嘴脸使阮孑无比反胃,她怒目而视,趁着对方起身之前,张嘴呸地一声,一口饭悉数喷到她脸上。

  • 将她松&地吩咐

    片刻,却突然将她松开,漫不经心地吩咐:“把她嘴里的饭挖出来,一粒都不要剩。”

  • 仰一脚&还以为

    抬起染了尘灰的靴子,官仰仰一脚将她踢趴,居高临下地将她蔑视:“进了我的地盘,你还以为你还是学生时代傲视群芳的校花?”

  • 一大帮&亲戚朋

    “为什么是你?”她呵呵笑了两声:“你说你这二十几年人生多顺坦啊?老爸虽然走得早,但留下的遗产就够你们娘俩舒舒服服过完这一辈子了,还有爷爷奶奶疼爱,外加一大帮亲戚朋友帮衬,而我呢?”

  • 下来,&其中一

    阮孑在这些人身侧跪下来,一头栽下去,大口大口扒着其中一人的煲仔饭。

  • 身都痛&陶瓷碗

    阮孑浑身都痛,可就像疯狗护食,咬住了陶瓷碗的边沿硬是不松口。

  • ”砸碗&一脚踩

    “你还敢躲?”砸碗的男人抬起脚,毫不客气地一脚踩住她的胸骨。

  • 这是阮&过逃,

    这是阮孑被关在这又脏又破的厂房里的第三天,她尝试过逃,仅一次,便见识到了这些人的凶戾。

  • 摸过她&地通体

    男人将阮孑强硬拽起,逐一摸过她的上下身,又粗暴地脱了鞋子抖一抖,谨小慎微地通体检验一遍。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