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神差鬼遣地闭上眼,意识处在半混沌世界状态。室内再无人说话的,鱼春山望着那支持续燃烧中的香,渐渐地地看见客人脑中的记忆。.......................在外等侯的客人多少有些不耐了,来来回回地喝了几次茶,这期间陆陆续续又来了两位。有人沾了些不吉利汽车室内再无人说话,鱼春山望着那支燃烧中的香,渐渐地看到客人脑中的记忆。。...

她神差鬼遣地闭上眼,意识处于半混沌状态。

室内再无人说话,鱼春山望着那支燃烧中的香,渐渐地看到客人脑中的记忆。

.......................

在外等候的客人多少有些不耐了,来回地喝了几次茶,这期间陆续又来了两位。

有人沾了些不吉利的事,千里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439)

我要评论
  • 米外跟&,底下

    阮孑安静地看着五六米外跟他们一样席地而坐吃饭的看守人,不同之处,是他们的食物有荤有素,底下有纸皮垫脏。

  • ”手下&在堆成

    “好。”手下们应声,逐一将碎裂的煲仔碗收起,她的目光落在堆成堆的碎片上头,又移到阮孑身上。

  • 嫂子,&眼色。

    一个男人提议道:“嫂子,不如带上去吧。”他朝楼上使了使眼色。

  • ,掰开&刚跌下

    一名男的应声去检查,掰开她的手指,上头灰尘遍布,可能是刚跌下来时压到了碎片,几根手指头划破了一个口,流了不少血。

  • 着手脚&有压着

    她扫一圈跟自己一样被反绑着手脚的其他男男女女,有低下头来用嘴去扒碗里的米饭的,有压着声音哭泣的,也有放弃了挣扎靠在墙上满目空洞的。

  • &胸骨。

    “你还敢躲?”砸碗的男人抬起脚,毫不客气地一脚踩住她的胸骨。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