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孑这两日就像魔怔了一般,不停地找《倩女幽魂》、《人鬼情未了》、《神话》等等类似的电影来看。她试图从中宽慰自己,殊途也可以同归,不同物种也可以在一起,可每一个电影最后的...

阮孑这两日就像魔怔了一般,不停地找《倩女幽魂》、《人鬼情未了》、《神话》等等类似的电影来看。

她试图从中宽慰自己,殊途也可以同归,不同物种也可以在一起,可每一个电影最后的结局,都不是她想要的。

软赖赖地起身将窗帘拉开,月光穿透而进,将墙上的投影画面割得四分五裂,而声音还在偌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251)

我要评论
  • 学会前&?”

    脸颊被捏得生疼,阮孑眼里凝聚着怒意:“你是参加同学会前就打定了主意绑我,还是在席上临时起意?”

  • 凡你能&几分薄

    “咱俩好歹也是民政学院出来的同学,但凡你能知趣点,我多少给你几分薄面。”

  • 低下头&弃了挣

    她扫一圈跟自己一样被反绑着手脚的其他男男女女,有低下头来用嘴去扒碗里的米饭的,有压着声音哭泣的,也有放弃了挣扎靠在墙上满目空洞的。

  • ,女人&她的肌

    盯紧她,女人眼神危险,手上加了力,指甲嵌进她的肌肤,深深地凹下去。

  • 下的遗&,而我

    “为什么是你?”她呵呵笑了两声:“你说你这二十几年人生多顺坦啊?老爸虽然走得早,但留下的遗产就够你们娘俩舒舒服服过完这一辈子了,还有爷爷奶奶疼爱,外加一大帮亲戚朋友帮衬,而我呢?”

  • &”手下

    “好。”手下们应声,逐一将碎裂的煲仔碗收起,她的目光落在堆成堆的碎片上头,又移到阮孑身上。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