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的水从她的口鼻灌进来,她瞪大了眼惊恐失措,下一刻本能地摒住呼吸的节奏争扎不息。争扎之间她低下头去看脚上的东西,绿色的水草裹住整个小腿,沿着被拖拽的方向去看,霎时间叫她震恐不己。河底惊飞一口漩涡,水草如同一口巨舌,从漩涡深处拔地而起,延展出十数米长挣扎之间她低头去看脚上的东西,绿色的水草裹住整个小腿,沿着被拖拽的方向去看,霎时叫她震恐不已。。...

大量的水从她的口鼻灌进去,她瞪大了眼惊恐失措,下一刻本能地屏住呼吸挣扎不休。

挣扎之间她低头去看脚上的东西,绿色的水草裹住整个小腿,沿着被拖拽的方向去看,霎时叫她震恐不已。

河底惊起一口漩涡,水草犹如一口巨舌,从漩涡深处拔地而起,延伸出十数米长,足有手臂粗细。

瞳孔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471)

我要评论
  • 抬起脚&一脚踩

    “你还敢躲?”砸碗的男人抬起脚,毫不客气地一脚踩住她的胸骨。

  • :“你&,但留

    “为什么是你?”她呵呵笑了两声:“你说你这二十几年人生多顺坦啊?老爸虽然走得早,但留下的遗产就够你们娘俩舒舒服服过完这一辈子了,还有爷爷奶奶疼爱,外加一大帮亲戚朋友帮衬,而我呢?”

  • 开的同&大家是

    女人脸上蓄着几分笑意:“你在我之前离开的同学会,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你失踪的时候,我可还在跟老同学们唱歌呢。”

  • 咬住了&松口。

    阮孑浑身都痛,可就像疯狗护食,咬住了陶瓷碗的边沿硬是不松口。

  • 官仰仰&住一句

    阮孑抬头:“官仰仰,你记住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 专人送&里打捞

    专人送来了食物,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运气好的没有异味,运气差的,只能吃馊的。

  • &踢掉:

    她被拽回角落摁着坐下去,没动过的菜汤饭被男人随脚踢掉:“不想吃今天就饿着吧。”

  • 脸使阮&而视,

    这张嘴脸使阮孑无比反胃,她怒目而视,趁着对方起身之前,张嘴呸地一声,一口饭悉数喷到她脸上。

  • 去,上&摸索着

    她被重力压得往后倒去,上半身遮住了被反绑着的手,在坑洼的地上摸索着,摸到了一小块碎碗,不动声色地藏在了手心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