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言,她忙劝阻:“师傅……”自认自己话语粗鄙了,鱼春山又不愿低下头:“你看哪天我不深刻的教训深刻的教训他。”初一低下头不敢说话的。半晌,他覆又问:“什么时候走。”“今天晚上九点半。”他扔来一个护体符,初一下意识接住。“随身携带带着,不可以摘。”“是,师傅。”中午7点11初一低头不敢说话。。...

闻言,她忙制止:“师傅……”

自知自己言语粗俗了,鱼春山又不肯低头:“你看哪天我不教训教训他。”

初一低头不敢说话。

半晌,他覆又问:“什么时候走。”

“今晚十点。”

他扔来一个护身符,初一下意识接住。

“随身带着,不可摘。”

“是,师傅。”

傍晚6点11分,洗漱间里,阮孑仅用七分钟便速速冲好澡出来,胡乱吹着头发。

阿琳也在这时候加完班,拿着换洗衣物进来,瞧见她心急火燎的样子:“这么急干嘛?”

“趁天黑前,我要去一趟望水桥。”

“去那里干嘛,桥都封了。”

“昨天不是跟你说过我卡包不见了吗?”

“掉那里了?”

“这两天我经过的地方都找遍了也没有,下午给那位嫌犯入殓时才想起来,就望水桥没去过。”

“希望渺茫啊,你还掉下水过,要是在水里,你怎么找?”

“当时我在岸上停留的时间也不短,先在那找找,毕竟各种证件什么的都在里头,补办起来也不知道要跑多少个地方。”

“要不你等等我,我洗完澡陪你去。”

“没事,你不是约了人吗?我自己去就好。”她把风筒关掉,头发也懒得梳,用手指顺了几下:“我先走了啊。”

红旗驶出殡仪馆停车场,一路上畅通无阻,但下班高峰,越接近望水桥,道路堵塞得越严重,等到达桥底,已经过了7点。

庆幸的是夏季日间长,月亮虽已冒出头,但天色还算亮堂。

她把车停在岸上,抬头看了看望水桥,桥从中间断裂,钢筋横现,扶栏垂挂。

新闻里有对望水桥突然断裂、修复一事进行深入报道,不日就会动工。

环望一圈河岸,她回忆自己那天行径过的位置,逐步去找。

因那日来回走过许多次,要寻找的范围很大,半个钟头下去,天色也逐渐下沉。

……………………..

这一趟,她以为要无功而返。

心里郁闷,上车发动引擎,掉头时车灯照过十数米遥的河面,忽地停住。

下车来,阮孑举起手机点开拍照功能,放大了去看…….

不远处的水面堆积了一捧树叶与垃圾,在那之中,果真有自己的卡包,车灯照过时,上头的琉璃钻折射出一缕微弱的光芒。

她快步过去,到了水位又停下将鞋子脱了,卷起裤管,小心地淌入水中。

卡包距离岸边大概四五米的距离,她一点点走近,怕水下有尖利物,所以下脚也很轻,几乎是摸索着过去的。

水位渐深,几乎要没过膝盖,水面因她的到来而发生晃动,那团垃圾也跟着摇晃,就要往反方向漂。

忙急走了两步,阮孑探身一把将卡包捞在手里,却陡然嘶了一声倒吸一口凉气。

再一看手,自己连同半个啤酒瓶口一同抓在了手里,尖锐的玻璃扎穿指腹,顷刻便滴出了血。

碎片扎得不深,她皱着眉头忍痛拔了,将瓶口拿着预备带回岸上扔到垃圾桶。

打开卡包,她检查里面的东西,一些名片和便签被泡发得不成样子,庆幸的是重要证件都没有损坏。

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她把卡包塞进口袋里,随手洗了洗一直不断流出的鲜血,拿着瓶口正要往回走。

只那么瞬息之间,脚上骤然卷来一道束缚,阮孑正要低头,那东西却猛地将她拽倒,飞也似地往深水区拖去。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270)

我要评论
  • 鬼,可&双手指

    “咱们同是靠实力考进的民政学院,同是系里排名前五的,老爸同样是短命鬼,可我那老到腰都直不起来的妈得天天跟恶臭的流浪汉抢纸皮争瓶罐,那双手指甲里还都是令人作呕的污垢。你吃过那样一双手做出来的饭吗?”

  • 灰尘重&孑。

    扫了她一眼,官仰仰趾高气扬地踩着一地灰尘重新上楼,那些人又开始自己做自己的事,没有人留意阮孑。

  • 块碎碗&藏在了

    她被重力压得往后倒去,上半身遮住了被反绑着的手,在坑洼的地上摸索着,摸到了一小块碎碗,不动声色地藏在了手心里。

  • 片刻,&开,漫

    片刻,却突然将她松开,漫不经心地吩咐:“把她嘴里的饭挖出来,一粒都不要剩。”

  • 度又缓&慢地往

    用手艰难地撑起身,她小幅度又缓慢地往看守人的方向蹭。

  • 来的同&学,但

    “咱俩好歹也是民政学院出来的同学,但凡你能知趣点,我多少给你几分薄面。”

  • &你在我

    女人脸上蓄着几分笑意:“你在我之前离开的同学会,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你失踪的时候,我可还在跟老同学们唱歌呢。”

  • 阮孑强&检验一

    男人将阮孑强硬拽起,逐一摸过她的上下身,又粗暴地脱了鞋子抖一抖,谨小慎微地通体检验一遍。

  • 官仰仰&!”

    阮孑抬头:“官仰仰,你记住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