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递过来保温效果盒:“烦劳你多走一趟。”“先生需,随时随刻叫我就行。”他又一躬身,后转身走了。他折回来,将饭盒一层层再打开;共两菜一汤,几道是煎小黄鱼,几道是蚂蚁上树,也算丰盛的美食了。阮孑却没太大胃口。因自己而使这样一个人在白天来来回回四处奔走,原本就没调整后好的“先生需要,随时叫我就行。”他又一欠身,转身走了。。...

十方接过保温盒:“劳烦你多走一趟。”

“先生需要,随时叫我就行。”他又一欠身,转身走了。

他折回,将饭盒一层层打开;共两菜一汤,一道是煎小黄鱼,一道是蚂蚁上树,也算是丰盛了。

阮孑却没多大胃口。

因自己而使这样一个人在夜里来回奔走,原先就没调整好的心情越发地不是滋味。

夜已深,十方没再打搅:“吃完了早些休息。”

“关于冯今在,谢谢你帮忙。”

“举手之劳。”

是夜,正值月满盈亏,无风无浪,河面折射粼粼波光,平整得仿佛一面巨大的镜子。

夏蛙呱呱鸣叫,一辆红旗H9从远处驶来,车身与夜色相融为一体,只遥遥望见两盏车灯,映照在毫无波澜的水面,折射出一片刺眼的光。

车子从平面驶下河岸,车轮轧过岸上沙砾,沙沙作响,最终在距离水边数米遥停下、熄火,前照灯照着断裂大桥下那个方位的水面。

此刻,依然一片平静。

“你就在车上等我,不要走动。”交代一声,十方推开后座车门,手杖抵在不平整的沙砾上,往下没入数毫米。

十二就坐在主驾之上,车灯照着自家主子,将他一步一步迎入水中,最后身子一伏,消失于这黑黢黢的河面上。

水下的世界更是昏暗无光,可十方依稀还能视物,挺拔身姿蛟龙一般水中游走,目的性极强地往最底下游去。

十二等了又等,水面之上一派祥和,耳边虫鸣蛙叫,一如他此刻的内心,不得镇静。

手机上的分针时间从6跳到14,不过短短数分钟,于他而言已经像是过了半小时。

终于在十数秒后,看到自家主子露出头来,换了几口气息后,又再沉入水中。

河底之下的十方游走了数圈,那口漩涡就像从未在这块水域出现过,半点踪迹也没留。

他找寻无果,只得施法,手心滑至杖身中部,将手杖用力击入湖底,双手起法印,心中默念咒术…..

须臾间,凤首珠子发出暗红色幽光,那光化为实体,分裂为八道,从乾坤八卦的方位延伸出数丈之长。

片刻,光身隐去,他拔出手杖,朝水面游去。

眼见主子上岸,十二忙取了预先备好的大毛巾,下车后快步迎上去,抬高手将毛巾披在肩上,拉开后座门让其上车,随后又将门关上,自己背过身等待。

数分钟后,听到车窗轻扣的声响,他回过身将车门拉开,把主子换下的湿衣放入后备箱,这才上了主驾。

十方手拿毛巾擦着湿濡的头发,衬衫只扣了下面几颗,领口大敞,胸膛之间的沟壑一路延伸至下腹,将两侧高挺的胸腹肌分割得壁垒分明。

车内开着顶灯,使他在水中浸泡过后的皮肤照耀得比往日更要白上两度,与那双殷红的唇色相映衬,生出几分艳丽来。

“先生,没找到吗?”

他摇头:“这妖孽能感应到我。”

“那还有什么其他法子,总不能由着它祸害性命。”

“需要用人引它出来。”

“我去。”

这个方法被十方否决:“你体内有我气息。”

车内一时有些安静,他盘算思索片刻,最终想出一个法子:“明日你去一趟《鱼春山》,向他借一下初一。”

闻言,十二面上顿时覆上难色:“那位要是不肯……”

“你只管让他放心,不会让他的人有性命之忧。”

“先生,您知那位不好对付。”

“他若是再不肯,你这样跟他说……….”

翌日下午,十二遵从自家主子的吩咐来到《鱼春山工作室》,一跨入正堂,引导员初一信步迎上,和声询问:“怎么上门来了?”

“先生让我来找一下鱼二先生。”

“师傅还在里面会客,你先等一下。”

“有一件事需要跟你说一下,这次来也是因为这个。”

她把他迎到私人休息区:“你说。”

他便将自家主子的吩咐告知于她。

初一:“先生吩咐下来,我没有推脱的道理。”

“你也相信先生,他肯定是有十足的把握能护你周全。”

“这个我自然晓得,不过师父那边……..”

“我来说。”

约莫十分钟,客人从内堂出来,她跟下一位道过歉,征得同意后便让十二进了去。

内堂中,屏风后,鱼春山以为来人不外乎是下一位顾客,一转头瞧见个熟悉身形叠着双手,微垂着头毕恭毕敬地站在八仙桌前,唤了自己一声:“鱼二先生。”

他蹙起眉头:“你又来作甚,有事你跟初一电话联系不就好?”

“先生让我来借用一下初一。”

他口吻阴阳怪气的:“你家先生当我初一是个物件吗?”

十二恭敬地回应:“望水桥下寄居着妖邪,两日前险些害了十数条人命,被先生打伤了蛰伏不出,需要借初一引它出来。”

“不借。我就这么一个小徒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用你赔给我吗?”想到这,拿眼角扫他,又补充:“你连初一一半的可心都比不上。”

“先生说了,一定完璧归赵。”

“不、借。”他逐字强调。

闻言,十二越过屏风,两道视线就这么近距离接触,诚挚且恭敬说:“鱼二先生比上次见时又要老上一些了。”

“????????”鱼春山当即恼火:“我还能比你家那位老东西要老?”

“先生说了,只要初一点头,您若是执意不松口,往后对于您的请求,他也爱莫能助。”

“………………….”鱼春山脑门抽搐。

这明晃晃的威胁!!!!!!!!!

“那你自管去问初一,她要肯,你把人带走就是。”

“问过了,初一听从先生的吩咐。”

他闻言,不禁气得冷笑:“你们这顺序倒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敢情就是走个过场通知他一声。

拿眼白翻他:“还不走?”

“鱼二先生保重。”往后退开半步,十二方背过身,离开内堂,脚刚跨过门槛,又听身后传来一句:“让初一进来。”

三分钟后,初一已垂首立在师傅跟前。

“你是谁的人?”

初一怯懦回答:“您二位本是一体。”

“一体个屁,他是他我是我。”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105)

我要评论
  • 卖?还&?”

    她深吸了一口气:“要不是看你还算盘靓条顺,你以为你能当个全的卖?还能在这跟我伶牙俐齿?”

  • &如此,

    “不仅如此,我还要为了那一餐温饱没日没夜地打工,而你吃喝不愁,毕业了还被咱们德高望重的戴老师引荐进市殡仪馆。”

  • 去,上&住了被

    她被重力压得往后倒去,上半身遮住了被反绑着的手,在坑洼的地上摸索着,摸到了一小块碎碗,不动声色地藏在了手心里。

  • ,从破&。

    有人听到声响,从破烂到露出钢筋的楼梯下来,一身光鲜的短裙长靴与周遭形成泾渭分明的对比。

  • 少给你&几分薄

    “咱俩好歹也是民政学院出来的同学,但凡你能知趣点,我多少给你几分薄面。”

  • 直不起&来的妈

    “咱们同是靠实力考进的民政学院,同是系里排名前五的,老爸同样是短命鬼,可我那老到腰都直不起来的妈得天天跟恶臭的流浪汉抢纸皮争瓶罐,那双手指甲里还都是令人作呕的污垢。你吃过那样一双手做出来的饭吗?”

  • 阮孑上&肉米饭

    阮孑上下牙齿稍稍一松,抓着煲仔碗的男人夺回了食物,碗口倒扣,忿气之下一股脑将里头的腊肉米饭从她头上倒下,站起来将碗往她身上上一扔,朝地上啐了口吐沫:“脏了老子的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