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不更方便的。”“那你先进来,我随即就来。”手杖在廊道里已发出声响,他转过身进了屋。阮孑也迈步回去,给他留了门。两三分钟后,他的声音跟人一起回到:“下一次但是把门关上门关上门,我来会敲的。”当事人很是很听话:“明白了。”“晚饭吃了吗?”循声,阮孑难免有“那你先进去,我随后就来。”手杖在廊道里发出声响,他回身进了屋。。...

“有什么不方便的。”

“那你先进去,我随后就来。”手杖在廊道里发出声响,他回身进了屋。

阮孑也举步回家,给他留了门。

三五分钟后,他的声音跟人一同来到:“下次还是把门关上,我来会敲的。”

当事人很是听话:“知道了。”

“晚饭吃了吗?”

闻声,阮孑不免有些诧异地笑了,但笑意终归没往日那样闲适:“你不是会看相,而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吧。”

这话便是没吃。

他掏出手机,给十二发了条微信:(请猫叔送一份饭到1901,尽量快些。)

他用眼神示意她坐下:“我不会下厨,所以请人把饭送过来,要稍等一下。”

她一听,下意识就拒绝:“不用了,我自己叫个外卖就好。”

“已经叫了。”

他手上有一支药膏和一瓶不知什么东西,拧开了后者。

阮孑知趣地伸出手臂,见他把那瓶液体倒了一些在纱布,将她的抓痕覆盖住。

抽来一张纸巾,他细心擦去从纱布流到她手腕的液体,口中和声解释着:“这是康复新液,每次涂药的时候敷一次,用来消毒。”

“噢。”

平抬的手臂渐渐有些发酸,不知不觉地越来越低垂,纱布也跟着歪斜,她正在忍耐间,一只胳膊稍稍伸到她的手腕下方,充当起了支撑的架子。

两道肌肤相触,她的体温稍热,他的体温稍凉,给两个当事人清晰的触感。

他用那只空余的手拉正歪斜的纱布,动作间,指尖划过她的手臂时,给她携来一股极细微的痒麻。

喜欢的人坐在自己身畔,肌肤相亲,她没办法做到心无旁骛,只能尽量找些话来打破沉默:“你不会下厨,那平时吃饭都是叫外卖?”

“有照料三餐的人,在家时他会做好送过来。”

比常靠外卖的自己讲究多了——阮孑这么想着。

“那这么晚了人家也要下班吧。”

“我在家的时间不固定,所以也没有固定的送餐时间,不过一般不会在晚10点后。”

今天因她破例了。

阮孑心中多少过意不去。

“这个要敷这么久吗?”

“稳妥些。”他说这话时面色如往常,掀开纱布,用棉球蘸取芦荟胶,仔仔细细地涂过每一处被抓到的部位。

口中问着:“事情解决了吗?”

她嗯了声,避开关于宾馆和自己动粗的细枝末节,将今天发生的始末告诉他。

“那些流露出去的视频公安那边也会尽快删除。”

他颔首,扔了棉球,温声叮嘱:“一天三次,尽量不要碰水,保持局部干燥。”

她温顺点头,又听他忽然问道:“这伤,也是他抓的?”

“他比我更不好过。”

又过了约莫十分钟,她大门被扣响,十方说了句‘我来’,旋身去开门。

阮孑下意识看向门口,来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中等身形,相貌很普通,右手提着一个三层的四方保温盒,对十方恭敬地欠了欠身:“先生,您要的饭,今天有些晚了,食材要比平时少一点。”

他双手递来,但姿势有些怪异,她的视线移到对方的左手,才发现那条胳膊只有成年人的一半长,萎缩的手指长在正常手肘的位置,细小如同两三岁的小孩子。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381)

我要评论
  • 的双颊&的印记

    女人单脚蹲下来,看着她满头满脸的米粒,抬起手来捏住对方的双颊:“想吃好的?那你得点头听话才行。”她的手镶满了水晶钻,长长的指甲尖锐地在阮孑的脸上凹下五道深刻的印记。

  • ,又心&,才找

    “你过你的人生,我过我的人生,碍着你什么事?不过是你天性恶毒,又心有不甘,才找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来为自己开脱。”

  • &咬住了

    阮孑浑身都痛,可就像疯狗护食,咬住了陶瓷碗的边沿硬是不松口。

  • 用手艰&看守人

    用手艰难地撑起身,她小幅度又缓慢地往看守人的方向蹭。

  • &口扒着

    阮孑在这些人身侧跪下来,一头栽下去,大口大口扒着其中一人的煲仔饭。

  • 还以为&群芳的

    抬起染了尘灰的靴子,官仰仰一脚将她踢趴,居高临下地将她蔑视:“进了我的地盘,你还以为你还是学生时代傲视群芳的校花?”

  • &使了使

    一个男人提议道:“嫂子,不如带上去吧。”他朝楼上使了使眼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