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下去的那一刻,他的脸狠狠地摔车身上,嘴里哎哟哎哟的乱叫着,余光瞟见她手里的手机,脸色是一变,也再顾疼了,冲回来就得夺……..“够了。”一声大喝,两个人抬起头看去,棉花从引擎盖上下去,面无人色,仅有那双眼睛又红又肿。“表姐,手机给他,让他一声大喝,两个人抬头看去,棉花从引擎盖上下来,面无人色,只有那双眼睛又红又肿。。...

扑下来的那一刻,他的脸狠狠摔到车身上,嘴里哎哟哎哟的叫唤着,余光瞟见她手里的手机,脸色就是一变,也顾不得疼了,冲过来就要夺……..

“够了。”

一声大喝,两个人抬头看去,棉花从引擎盖上下来,面无人色,只有那双眼睛又红又肿。

“表姐,手机给他,让他走。”她决绝地不看这男人一眼。

话音落,骤闻警笛声。

冯今在浑身一凛,不管不顾地伸手来夺。

阮孑一个错身避开,对方不依不饶,二人顿时陷入纠缠,他急红了眼,攥着她的手腕蛮横粗暴地掰她手指,一只手夺过棒球棒扔到一边。

她吃痛不已,屈膝一顶,膝盖重重磕上对方的裤裆。

“呃~”一声闷哼,他捂着敏感部位踉跄着后退。

看客们议论纷纷,这一场闹剧使棉花觉自己半点尊严都没有,只恨不得赶紧将它结束。

她遂上前,一把从阮孑手里抢过手机扔给他。

手机砸到他身上,骨碌碌地滚下来,屏幕当即碎成了两半。

“从此你跟我,桥归桥路归路。”

警笛声在即,他一咬牙,跺脚狠狠将手机踩碎,再一跃而上引擎盖,推开围观群众,拔腿狂奔。

手机被抢被毁阮孑已是怒火中烧,人要是逃了…….

她旋身去追,正要拉开车门,身后传来一道心机交瘁的阻止声:“表姐,别管他了。”

闻声,她停下,怒气积郁在心脏的某一处,小旋风一般地搅啊搅,搅得她心烦气躁。

回过身,看着表妹这张未经过多少世事磨炼的稚嫩面孔,她勉力压制着心中烦怒:“我让你看的你看了?”

“看了。”她木然地回应。

“看了?”她怒意环绕:“看了你不懂这件事的严重性?”

“你逃过一劫,所以看在往日情分心软算了。但想没想过,毁在他手里的女孩有多少?他给你的哪条信息是真实的?工作地点?住址?他不来找你,你找得到他吗?”

“今天把他放走了,你当他会洗心革面安分做人?”

“他拼命抢手机、情愿毁掉也不让我拿到手,百分一百手机里面有众多他拍摄过的视频或者真实信息,而这些,是能让他进监狱、能让警方追查视频流到哪里、能挽救那些因此受到伤害的人。”

每一个字像刀子一样钻入棉花的鼓膜,字字珠玑!

她没有想过这些,她根本想不到这些,事情发生伊始,她唯一的感受就是满腔真心倾付给了一个人渣所得来的痛苦,而此时此刻,才醍醐灌顶,才意识到事情远比她以为的要严重得多。

迟钝地抬起眼帘看向表姐,她红肿的眼渐渐又蓄起了泪,羞愧地喊她:“表姐~”

重重叹一口气,阮孑矮下身,将碎得不成样子的手机一一捡拾。

“哎呀,抓到了。”外头的人群里忽然有人叫了一声。

“这人是犯了什么事吧?”

“就他见到警察跟只老鼠躲猫似儿地跑,指定犯事了,不抓他抓谁啊。”

夜10点多许,阮孑才领着棉花从公安局出来。

有二人的证词,加上技术科修复了的储存器,手机里面留存上百个污秽视频与众多小网站的联系方式,另在微信有偿散布视频的记录。

而经他手贩卖出去的偷拍视频多达23个对象,视频中女性人物没有重复,男主人公都是他,牵涉网站共16个,且贩卖的视频只有他本人打了码,受害者们一览无遗。

人赃并获,逃无可逃,对于所犯的罪,冯今在只能供认不讳。

棉花手脚发麻,一走出公安局,扶着一棵树就止不住呕吐起来。

阮孑看了看她,旋身去车上拿了瓶水,拧了盖,等她吐停了方递过去。

她送她回学校,一路上棉花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眼里除了悲戚与绝望,看不见一点往日的光芒。

红旗停在学校门外的马路,阮孑去解她的安全带。

看着自己校门口那块高高悬挂的校徽,好半天,棉花才找回反应,恍恍惚惚地喊了一声:“表姐。”

阮孑等待她的下文。

“为什么人,会长出这个样子呢?”

阮孑:“这个世界并不缺少黑暗面,如果没有能力让它减少,那就多长个心眼,使自己远离它。”

棉花喃喃:“我有你,在悬崖边上被拉了一把,那些被发到网上的女孩,她们后来的生活呢?”

“我不知道。”能怎么办呢?好一点的,一辈子也没发现,差的,有亲朋戚友看到了,一传十十传百…….

“回去吧,待会宿舍要关了。”

驱车回到公寓时,已经过了11点半,她中午那一顿撑到现在,起初察觉不了饥饿,直到举步走出电梯那一刻,低血糖使眼前花白了半秒,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没吃晚饭。

走出电梯没几步,身后传来一声‘阮小姐’,她回过头,见十二从1903出来,手里提着两袋生活垃圾,不觉有些意外:“你不是在医院吗?”

“实在住不下去,就出院了。”

“你这么回来,十方不管你?”

十二友善笑了笑:“先生耳根子软,拿我没办法。”

透过她身后半开的大门往里看了眼,阮孑并未看到什么。

他微微颔首:“那我就先回去了。”

“好,开车当心。”话音落,她略一抬眸,对方身后便多了一个人。

“刚回来?”

声音从十二后上方传来,当事人回过头去,见原本要洗澡的自家主子不晓得何时走了出来,手里才拿的换洗衣物也不见了影踪。

知趣地道别,他提着垃圾进了电梯。

隔着五六米的距离,十方眼尖地发现她腕上的抓痕,提步上前来。

“还没睡呢?”阮孑问。

他在她半米的距离站定,垂眸看着她的左手腕:“手抓伤了?”

听到这话,她低头看了看,才发现小臂斑驳地印着几道红红的印记,歪歪斜斜地蔓延了有十公分之长。

“我都没留意。”拉了拉嘴角,有些苦笑的意味。

察觉她情绪泛泛,他心中略猜测到几分,和声问着:“去找那个人了?”

“你是会看相吗?看得这么准。”

“家里有药吗?”

“有吧。”

“我去你屋,方不方便?”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307)

我要评论
  • :“你&友帮衬

    “为什么是你?”她呵呵笑了两声:“你说你这二十几年人生多顺坦啊?老爸虽然走得早,但留下的遗产就够你们娘俩舒舒服服过完这一辈子了,还有爷爷奶奶疼爱,外加一大帮亲戚朋友帮衬,而我呢?”

  • “好。&片上头

    “好。”手下们应声,逐一将碎裂的煲仔碗收起,她的目光落在堆成堆的碎片上头,又移到阮孑身上。

  • 里的第&过逃,

    这是阮孑被关在这又脏又破的厂房里的第三天,她尝试过逃,仅一次,便见识到了这些人的凶戾。

  • 的楼梯&裙长靴

    有人听到声响,从破烂到露出钢筋的楼梯下来,一身光鲜的短裙长靴与周遭形成泾渭分明的对比。

  • 进市殡&”

    “不仅如此,我还要为了那一餐温饱没日没夜地打工,而你吃喝不愁,毕业了还被咱们德高望重的戴老师引荐进市殡仪馆。”

  • 力,指&甲嵌进

    盯紧她,女人眼神危险,手上加了力,指甲嵌进她的肌肤,深深地凹下去。

  • 摁着坐&“不想

    她被拽回角落摁着坐下去,没动过的菜汤饭被男人随脚踢掉:“不想吃今天就饿着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