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今在刚想不动手抢,阮孑手里的刀一转方向瞄准他的下半身,脸色阴狠:“你因为明白我现在的有多想削了你那东西,因为别再再动。”他果真敢再轻举妄动。棉花点开视频电视播放,重新播放,退后,再重新播放,再退后,凉意就像变为了蛇的信子,从脚心密密麻麻地钻进她的身体,他果然不敢再轻举妄动。。...

冯今在刚想动手抢,阮孑手里的刀一转方向对准他的下半身,脸色阴狠:“你应该知道我现在有多想削了你那东西,所以别再乱动。”

他果然不敢再轻举妄动。

棉花点开视频播放,快进,后退,再快进,再后退,凉意就像变成了蛇的信子,从脚心密密麻麻地钻入她的身体,使她通身发寒,脑袋麻木到无法思考。

她迟钝地转动脖子,木讷地望住他。

冯今在立马情真意切地解释:“棉花,我就是太喜欢你了,所以才把视频录下来的,情侣之间做这些并不犯法。”

“我们没办法天天见面,我录视频也只是为了见不到你时缓解想你的那种难受,绝对不是出于什么不良的目的。”

“你不喜欢,我删掉,好不好?”

一颗眼泪从眼眶坠下,接着是一连串,她难掩失望,可看着他这样子道歉哀求,心又止不住软化。

阮孑看穿对方的心软,直怒其不争,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喊她:“陈漾,你清醒点。”

冯今在就趁这当口一把多夺过棉花手里的手机,推开两人快速捞起地上的衣服夺门而出。

踉跄了两步的阮孑匆忙站稳,将自己的手机开锁后塞到棉花手里:“看清楚你执迷不悟一心喜欢的到底是个什么垃圾。”

“他这么看重他的手机,里面保不定有多少像今天这样的偷拍视频。”

说罢,转身就追了出去。

前台的老板娘眼见自己的房客边套衣服边蹦跳着逃离,看着甚是狼狈。

又不消多会儿,瞧见阮孑拿着自己的刀追下来,定睛一看,那刀刃分明还有猩红点点,骇得是心惊肉跳。

怕出事,便慌忙抓过座机拨打110。

冯今在要一边逃一边穿衣服,所以跑得并不太远,追出门的阮孑看着他在众目睽睽下躲进街边的一条巷子,那是条死巷,她经过时看到过。

她打开后车厢,手里的刀扔掉,换上棒球棍,驱车上前直接将车子挡在巷口,推开车门,提着棒球棒踏进巷子。

围观的群众聚集而来,大家挤在红旗外垫脚往里看,议论声起起伏伏。

巷子一路直到头,此刻人影全无,只两个中型垃圾桶靠墙堆放,她阴沉着脸径自往垃圾桶去。

避无可避的冯今在就缩躲在垃圾桶后,脚步声渐近,不消片刻就到了跟前。

他抬起头来,迎面而来竟是一根无情挥下的棍棒。

“啊~”

挥棒的人半分不见心慈手软,手里的厚重棒子接连砸在对方身上,又避开所有要害命门。

惨叫声连连,手上没一点防身用具的他除了抱着脑袋像无头苍蝇一般乱躲乱窜外,毫无还击之力。

“哎哟,这是干什么呢?”

“小姑娘,打人是犯法的。”

“对啊,有事好好说啊。”

围观群众隔着红旗调解劝和。

冯今在一边逃口中一边大骂:“你个疯婆,臭婊……..”

“你只管骂得尽兴点,这样我才好下狠手。”

他立即消声,拔腿朝巷口跑去,阮孑追在后面,他刚爬上车顶,手机从裤兜滑出来,围观的群众纷纷往后退。

抡起棒球棍,她一把将他扫下来,随后弯腰将手机捡起。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338)

我要评论
  • &一辈子

    “你说说,像你这种一辈子都顺风顺水的人,是不是很讨人厌?”

  • 那些人&聊天吃

    那些人聊天吃饭,不亦说乎,暂时无暇顾及这些‘货物’。

  • ”砸碗&抬起脚

    “你还敢躲?”砸碗的男人抬起脚,毫不客气地一脚踩住她的胸骨。

  • 目空洞&的。

    她扫一圈跟自己一样被反绑着手脚的其他男男女女,有低下头来用嘴去扒碗里的米饭的,有压着声音哭泣的,也有放弃了挣扎靠在墙上满目空洞的。

  • 脚蹲下&,长长

    女人单脚蹲下来,看着她满头满脸的米粒,抬起手来捏住对方的双颊:“想吃好的?那你得点头听话才行。”她的手镶满了水晶钻,长长的指甲尖锐地在阮孑的脸上凹下五道深刻的印记。

  • 片刻,&将她松

    片刻,却突然将她松开,漫不经心地吩咐:“把她嘴里的饭挖出来,一粒都不要剩。”

  • 人不敢&了一眼

    那些同样被当成‘货物’的人不敢出声,有人害怕地往角落瑟缩,有人只看了一眼,便又麻木地收回关注。

  • 深地凹&下去。

    盯紧她,女人眼神危险,手上加了力,指甲嵌进她的肌肤,深深地凹下去。

  • ,掰开&片,几

    一名男的应声去检查,掰开她的手指,上头灰尘遍布,可能是刚跌下来时压到了碎片,几根手指头划破了一个口,流了不少血。

  • &爸虽然

    “为什么是你?”她呵呵笑了两声:“你说你这二十几年人生多顺坦啊?老爸虽然走得早,但留下的遗产就够你们娘俩舒舒服服过完这一辈子了,还有爷爷奶奶疼爱,外加一大帮亲戚朋友帮衬,而我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