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见了,与它对视两秒,笑道:“没事,我自说自话呢,你吃吧。”那鹦鹉又真的低下头继续果腹了。深夜,十一点三刻。十方合衣躺在床,静谧漆黑的空间下,只依稀听得到空调扇叶摆动时发出的轻...

她见了,与它对视两秒,笑道:“没事,我自说自话呢,你吃吧。”

那鹦鹉又真的低下头继续果腹了。

深夜,十一点三刻。

十方合衣躺在床,静谧漆黑的空间下,只依稀听得到空调扇叶摆动时发出的轻微响声。

他身上盖一张灰色薄被,双眼紧闭,呼吸平缓,似乎正得安眠。

却在片刻后,默默将眼睛睁开。

白日时的画面像涓涓细流似地涌入脑海中,眼前又铺陈开她红着眼眶焦急惊慌不已的模样。

那种怪异的、令人颤动的情绪绵绵密密地缠绕在心里的某一处,固执地要在那里生根发芽。

阮孑给了棉花三天时间,怕自己态度强硬小孩反倒产生逆反心理,遂在第二天下班补办了手机卡跟新手机后,买了一大袋的水果零食去她学校。

红旗停在校门外,她给人去了通电话:“棉花,我经过,给你带了点东西。”

那端声音闷闷的,只说了一句‘我不在学校’便将电话挂了。

她无可奈何,只得原路折返,车子在驶出学校两公里的街道上,赫然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眉头略皱,她将车子靠边停下,坐在车里观察。

距离不算近,她听不到二人的对话,但就画面所看,也能知道两人显然发生了冲突,一个泪眼婆娑拒绝对方的触碰,一个正在费尽心思软下身段哄,看着真有几分情真意切。

微信发来提示音,她点开,是十方发来的两张图片。

只粗略扫了几眼,当即就叫她变了脸色。

十方又接连发来几条微信:

(除了名字,这位冯今在告诉你表妹的信息都为虚构,对方在栗扬高中辍了学,此后几年断断续续地打着散工,后因售卖淫秽图物被拘留过一段时间。)

(他这两年唯一的工作是以谈恋爱为由骗取异性的信任,从而拍摄私密视频售卖给各地小网站。)

她脸色阴郁,紧抿着唇压抑着怒意,再抬眼去看时,两个人竟都不见了踪影。

一边熄火下车,她忙拨通棉花的电话,沿着两人刚才所在的街道去找。

电话响了一遍又一遍都无人接听,最后直接关了机。

街灯已经亮起,夜幕就要来临,阮孑心里是又急又气,环顾四周都找不到二人的身影。

她进了几家店,询问是否有留意刚才站在外面争吵的一对年轻人,有一家给她指了路:“进了对面那间宾馆了,年纪小的就是这样,一会儿吵闹一会儿和好。”

“你是他们什么人啊?这进了宾馆发生什么事大家都一清二楚,不会是来抓奸的吧?还是家长啊?”

那店主喋喋不休地向她八卦,阮孑道了声谢,心急如焚地穿过马路走进对面那家宾馆,向前台人员打听。

“不好意思,请问刚才有一对年轻情侣进来吗?女孩穿一条蓝色小洋裙,还哭着的。”

前台是个中年妇女,闻声吊着眼尾打量她:“小姐,你见过哪个宾馆随便泄露客人信息的。”

“这么说就是进来了?”她言语急切:“我给钱,麻烦你把房号告诉我。”

“我这宾馆都开十多年了,要给点钱我就卖房客信息,那谁还敢来我这开房啊?去去去,别影响我做生意。”

她软下声请求:“上去的是我妹妹,她还没成年,带她上去的那个男的是个诈骗犯,我不想报警把事情弄大,这样对你我都有影响。”

暗示的意思很显然,要不告诉房号,私了;要不报警,等警察来处理。

阮孑当然是想要前者,等警察来,兴许就迟了。

三楼3106,冯今在身上只剩一条内裤,棉花被褪得剩下唯一一层遮羞布,房间里窗帘拉紧,灯光明亮,他盯紧眼前女孩的胴体,体内邪火几乎吞噬理智。

这样狂放又肆无忌惮的眼神,让棉花羞得只想拉过被子牢牢将自己盖住,脸上火烧一般,别着脸看也不敢看他:“你把灯…..关了。”

“不,我就要看看你这样美好的样子。”他眼里的贪婪与色欲已经不带任何遮掩。

她抓过被子一角,往私密部位去盖,被他抓住手腕又将被子掀开:“别怕。”

“这么美,真想自己私吞。”他意有所指,她却把这当成了令人情到浓时的肺腑情话。

冯今在正要去解她内衣扣时,门口发出‘滴’一声的智能开锁声,大门紧随着被人推开。

阮孑快步闯进,尽管有心理准备,可眼前一幕撞入眼帘,还是让她气血止不住地往脑仁上冲。

捞起地上的裙子,她箭步上前搡开冯今在,一把扯过被单牢牢将棉花盖住,手里的裙子放下,面对表妹时口吻尽量维持着平静:“穿上。”

两人都被这一出给弄懵了,被摔下床的冯今在更是半天找不着反应。

暂时顾不得这王八蛋,阮孑阴沉的眼在房间里每一个区域扫视着,走过每一个角落,查看遥控器、检查电视背墙…….

回过神来的冯今在从地上爬起来,口中怒喝:“你干什么?”先前的腼腆内敛已荡然无存。

这一叱喝也吓醒了棉花,她是又惊又羞愤,一手抓被一手抓裙子,慌手慌脚地套上。

阮孑根本不管他,径自找着摄像头,最后在靠窗的花瓶后的一个纸巾盒找到了拍摄中的手机。

脸色一变,他上来就要夺,她早就有防范,掏出在前台借来的水果刀,不由分说就划向他探来的手臂。

“啊~”冯今在吃痛喊叫,本能地缩回手捂住伤处,不过眨眼间那血就从指缝渗了出来。

“表姐,你发什么疯?”好不容易将衣服穿好的棉花发出一记愤怒质问,踉跄着下床查看他的伤势,脸上是青一阵白一阵。

用刀指着冯今在,阮孑点开视频,画面从他那张脸开始,身后卫生间的毛玻璃倒映出棉花的身影,画面几番调动,最终稳定下来,没多久,便是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

阮孑冷笑,声音满是寒意:“还会找好角度光线。”

看着那把沾着自己男友鲜血的水果刀,棉花大声哭诉质问:“你到底在干什么?就算你是我表姐,也不能这么践踏我的自尊心啊!”

她把手机塞给她:“但凡你找的是个人,我都不会做这些讨人嫌的事。”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414)

我要评论
  • 倒扣,&往她身

    阮孑上下牙齿稍稍一松,抓着煲仔碗的男人夺回了食物,碗口倒扣,忿气之下一股脑将里头的腊肉米饭从她头上倒下,站起来将碗往她身上上一扔,朝地上啐了口吐沫:“脏了老子的饭。”

  • &了头,

    她偏过了头,厚重的煲仔碗从肩上擦过,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 上加了&甲嵌进

    盯紧她,女人眼神危险,手上加了力,指甲嵌进她的肌肤,深深地凹下去。

  • 孑眼里&就打定

    脸颊被捏得生疼,阮孑眼里凝聚着怒意:“你是参加同学会前就打定了主意绑我,还是在席上临时起意?”

  • 脚蹲下&道深刻

    女人单脚蹲下来,看着她满头满脸的米粒,抬起手来捏住对方的双颊:“想吃好的?那你得点头听话才行。”她的手镶满了水晶钻,长长的指甲尖锐地在阮孑的脸上凹下五道深刻的印记。

  • &其来的

    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抢碗的抢碗,打脑袋的打脑袋,扯人的扯人。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