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往昔打扮大相径庭,一袭宽松度的T恤上衣,宽肩无袖,露着锻练有素恰到好处的上臂肌肉与线条,下身是膝盖处破洞的牛仔裤,脚上白色球鞋,儒雅还在,却少了板板正正添了少年气。对于身上这套打扮,十方显然是并不大养成的,迎面而来见着阮孑,胳膊更是不知道何处位置摆放。“好对于身上这套装扮,十方显然是不大习惯的,迎面见着阮孑,胳膊更是不知何处摆放。。...

与往日装扮大相径庭,一袭宽松的T恤上衣,宽肩无袖,露出锻炼有素恰到好处的上臂肌肉与线条,下身是膝盖处破洞的牛仔裤,脚上白色球鞋,儒雅还在,却少了板正添了少年气。

对于身上这套装扮,十方显然是不大习惯的,迎面见着阮孑,胳膊更是不知何处摆放。

“好看的好看的。”少女一跃上前来,满眼晶莹围着他转圈圈。

“我就说嘛,你们还非不信我眼光。”她口中的‘你们’,自然是这病房的两位男士。

十方没理会她的赞美,向阮孑介绍:“一位故人的小孩。”

“你好,阮孑。”她主动伸出手。

眼皮下拉,女孩瞥了眼她的手,敷衍地碰了碰。

一转头,对上十方眼神,他不说话,只面色寻常地看着她。

她只得重新伸出手,郑重地握住,报上姓名:“蒙草。”

女人之间心思何其敏感,只这么几分钟的相处,阮孑已经接收到一个信息——这丫头对自己充满敌意。

为什么?

因为她们两人的目标是同一个。

十方看向阮孑:“那我们回去吧。”

闻声,蒙草急忙问:“那我呢?”

“护工还有一个小时左右会来,你在这期间照顾你十二叔。”

她扁嘴,委屈不言而喻:“可是我还没吃饭呢。”

“阮小姐正好带了两份饭。”

“那我晚点怎么回家?”

“你怎么来的?”他缓声发问,口吻是长辈对待晚辈的友爱。

蒙草倔强地不说话,偷偷用余光瞟阮孑,而后者就在观察情敌与目标人物的关系熟稔到哪一步。

十方向十二交代一声:“明天我再来。”

十二:“蒙草,跟先生阮小姐道别。”

“十方叔再见,”又转向阮孑,称呼咬重音:“阮阿姨再见。”

阮、阿、姨!!!!!!!!!!!

什么玩意!

她脸色肉眼可见的铁青了数秒。

一直到上了车,系好安全带,阮孑都没能被这一声‘阮阿姨’震得回过神来。

转头,她模样看着平心静气地向身旁人确认:“你故人的女儿多大?”

“01年的。”

二十岁。

她气得肝疼。

既气对方不过是小自己六岁却叫她阿姨。

又气自己大了人家两块砖。

“看你们的关系应该很好。”她打听起信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他父亲临终前托孤于我,那时蒙草还只是一个牙牙学语的婴儿,这么些年跟着外婆大的,我平时得空了会去看望。相比我,十二要费心许多。”

这么说是从小看到大的。

这么多年情谊。

这情敌有点棘手!

二人吃过饭,回到家中,阮孑放心不下棉花,打了电话过去无人接听,只好改发微信。

(跟他的事处理得怎么样?)

一直到洗澡喂了鹦鹉才等来回复:(我自己会看着办,你别跟我爸妈告状就好了。)

(小棉花,但凡对方品性端正表姐都不会干涉你的决定。希望你能为自己负责。)

这一次没得到回复。

她起身看了看鸟笼里的水,给续上了一些。许是还没完全熟悉环境,这鹦鹉买回来的这段时间,除了偶尔叫几声,大多数时间都还蛮安静。

站在它跟前,她看它埋头吃东西,脑子里浮过自己在岸上怎么也寻他不到的那一幕幕,呢喃着道:“想想,真是后怕。”

鹦鹉忽然停了进食的动作,抬头来看她,目不转睛。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357)

我要评论
  • 力,指&她的肌

    盯紧她,女人眼神危险,手上加了力,指甲嵌进她的肌肤,深深地凹下去。

  • 人愣了&纷纷把

    三个男人愣了一愣,又是慌神又是愤怒,纷纷把女人起来,擦脸的擦脸,找水的找水。

  • &去扒碗

    她扫一圈跟自己一样被反绑着手脚的其他男男女女,有低下头来用嘴去扒碗里的米饭的,有压着声音哭泣的,也有放弃了挣扎靠在墙上满目空洞的。

  • &这是阮

    这是阮孑被关在这又脏又破的厂房里的第三天,她尝试过逃,仅一次,便见识到了这些人的凶戾。

  • 目光落&,又移

    “好。”手下们应声,逐一将碎裂的煲仔碗收起,她的目光落在堆成堆的碎片上头,又移到阮孑身上。

  • 这张嘴&之前,

    这张嘴脸使阮孑无比反胃,她怒目而视,趁着对方起身之前,张嘴呸地一声,一口饭悉数喷到她脸上。

  • :“把&。”

    片刻,却突然将她松开,漫不经心地吩咐:“把她嘴里的饭挖出来,一粒都不要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