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虑与惊慌不断地再放大,她一个人就像个无头尸苍蝇一般在岸上乱撞,撞上架着溺水昏迷者的救援人员,差点摔倒,又一迭声地说“真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吊车了来了,正打捞到水下的车辆,她把握住一个救援工作者问:“水下面除了人吗?”“占时不确认,除了同事在底下彻底搜查。吊车已经来了,正在打捞水下的车辆,她抓住一个救援工作者问:“水下面还有人吗?”。...

担忧与慌乱不断放大,她一个人就像个无头苍蝇一般在岸上乱撞,撞上架着溺水昏迷者的救援人员,险些跌倒,又一迭声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吊车已经来了,正在打捞水下的车辆,她抓住一个救援工作者问:“水下面还有人吗?”

“暂时不确定,还有同事在底下搜查。”

她有些恍惚:“好…..谢谢。”

如果他还在水下,就算找到了,这么长的时间过去………

阮孑不敢深想,越想内心的惊惧便越发不可收拾地助长,她不愿意就这么等待着,只好在岸上不停地找,可那一个个身影,没有一个是他的。

阳光折射嵌在手杖之上的红色眼珠,星星点点的光芒在远处亮起,吸引了阮孑的注意。

她抬手覆在额前眺目去看——那里有个模糊的黑点,距离远看不清到底是不是人。

不由分说,她拔腿往那个方向跑,岸上不平整,她跨出的每一步都深一脚浅一脚,距离拉得越近,她内心就越确认一分。

是他!

真的是他!

她脚下加快,眼眶顷刻间就红了,跌跌撞撞地跑到他身边,见到的却是一张比十二脸色更吓人的面容,青紫一片,没有一丁点活人的血色。

慌慌张张地在他身边跪下来,她不敢耽误,探他的鼻息、摸他的颈动脉、俯身听他的心跳.........

一系列都做完,确保他真的还有生命体征,一颗揪紧的心才活了过来。

“十方,”她哽咽着喊他的名字:“醒醒。”

昏迷的人双眼依然紧闭,连眉头也是紧锁着的。

她回头朝远处呼喊:“来个医生,这里,这里。”

“十方,你醒醒。”

目光捕捉到他脖子上的血迹,她紧张地检查,发现他耳后被割开了一道阔口,快有1寸长,还在丝丝密密的渗着血丝。

她身上完全没有可以止血的东西,手足无措地在他口袋里翻找到一方手帕,拿着压住他的伤口。

眉头动了动,十方睁开眼睛来,头顶上炽热的阳光刺痛他的眼,令他下意识皱了皱眉。

“十方。”阮孑大喜,几乎就要哭出来,声音都带上了哭腔:“身上有其他伤吗?有没有哪里疼?”

他一时说不出话来,轻咳了几声,吓得阮孑忙一下一下抚他的胸口给他顺呼吸,另一只手按住伤口不敢动。

他咳停了,抬手抓住身前的那只小手,待呼吸平缓了一些,才紧锁着眉头和声安抚:“没事了。”

她发现了阳光刺他的眼,动了动上身挡在他身前:“我找了你很久,以为你被淹死了。”

察觉了这一小动作,他能完全地睁开眼,看清了她发红的眼眶、一头的湿发:“你也掉了下来?”

她点头。

“受伤了吗?”

她摇头。

“十二已经被送到医院了。”怕他担心,她先告知。

“别担心,他没事。”又补充:“我也没事。”

两个人似乎都没发现交握在他胸膛上一大一小的一双手,直到医护人员抬着担架过来。

阮孑没办法跟着去医院,遗体已经打捞上来,送回殡仪馆后就由解宋等人负责解剖,而她后面也还有十三具死者需要入殓。

一下班,她便马不停蹄地赶往医院。

彼时,十二已经清醒,他的伤都是由于撞击造成的,头顶的伤口缝了五针,没有性命之忧。

“先生是说水下有邪灵?”

十方给他办的是独立病房,所以二人的谈话无需有所顾忌。

他点头:“如果不是吸人精髓壮大自身,道行到不了现在这个地步,估计活了有百来十年。”

他身上换了病服,手长脚长的,以至于这病号服套在他身上都短了小半截。

他撑着手杖,用另一只手倒了杯水给十二。

十二将水接过:“先生要将其诛杀吗?”

“不杀永远是个危害人间的祸乱。”

“但您今天耗费了不少功力,还受了外伤。”

“我先休养几天,届时再去探探路。”

这话话音落,叩门声响起,两人转头看去,阮孑推门而进。

“阮小姐。”十二坐在病床上,对其十五度礼貌颔首。

“我来看看你们。”她提着东西上前来,被十方接过,道了声‘费心了’。

十二:“有劳阮小姐。”

“你的情况怎么样?”

十方替她提了张椅子,示意落座,一边告知:“没什么大碍,住几天院观察一下。”

她没坐下,侧目看了眼他的耳根,已经贴了绷带。

意会到对方的担心,他淡淡一笑:“我也没事。”

她这才安下心来:“怕你们饿着,带了两份饭过来。”

看了看手机时间,十方问:“你下班就过来了?”

“嗯。”

猜测到她可能也没吃饭:“赶时间吗?”

“不赶啊。”

“我请了人送衣服过来,可能要麻烦你送我回去。”

“噢,对,你们的车怎么办?估计报废了。”

“保险会赔一部分,也要换台新的。”

叹息一声,她片刻后道:“你们先吃饭吧,我去外面买点东西,”

说着看向十二:“你有什么想吃的吗?”口吻关切,态度礼貌。

愣了愣,看了看自家主子的眼色,十二婉拒:“没,阮小姐客气了。”

她离开病房,迎面走来一个妙龄少女,对方正在左右找着两边病房号,没留意到阮孑,擦身而过撞到她的肩膀,手里的纸袋应声落地。

“不好意思。”阮孑下意识道歉,蹲身下来替人把袋子捡起,对方却只是站着,并没有一并捡的打算。

女孩穿着热裤,白皙笔直的两条美腿晃花了阮孑的眼,她站起来,还没将东西递还,对方已经不客气地伸手抓了过来,看也不看她提步就走。

阮孑:“??????????”

道歉捡东西是出于涵养,甩她脸子是什么鬼?

外出购买了一些水果跟点心,阮孑再回来时,病房里多了一个女生,少了十方。

那女孩懒懒散散地窝在椅子上,抬头见到她,也很是意外。

既然是认识的,年纪又比自己小,阮孑不计前嫌,主动说了声你好,转而将东西放到茶几,跟十二说:“刚才来得急,没买水果,现在补上。”

“阮小姐实在不必这么客气。”

“十方呢?”

“正在里面换衣服。”他示意了一下病房内的洗手间。

听到认识十方,女孩反应发生了变化,将她上下扫视,隐隐带着些警惕。

正说完,身后传来开门动静,阮孑转头看去,他挺拔的身躯从洗手间迈出。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438)

我要评论
  • 倒扣,&上上一

    阮孑上下牙齿稍稍一松,抓着煲仔碗的男人夺回了食物,碗口倒扣,忿气之下一股脑将里头的腊肉米饭从她头上倒下,站起来将碗往她身上上一扔,朝地上啐了口吐沫:“脏了老子的饭。”

  • 镶满了&尖锐地

    女人单脚蹲下来,看着她满头满脸的米粒,抬起手来捏住对方的双颊:“想吃好的?那你得点头听话才行。”她的手镶满了水晶钻,长长的指甲尖锐地在阮孑的脸上凹下五道深刻的印记。

  • &她尝试

    这是阮孑被关在这又脏又破的厂房里的第三天,她尝试过逃,仅一次,便见识到了这些人的凶戾。

  • 阮孑抬&,你记

    阮孑抬头:“官仰仰,你记住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