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被吸进,看不见踪迹,多数人都还处在保持清醒当中,闭气奋勇地往上游,妄图逃离这里那口漩涡,阮孑也在其列。可不论他们怎么努力,漩涡的吸力强大得犹如运作中的螺旋桨,他们再游,好像也而已延后被吸进的时间。望着头顶那两块刺目的光亮,阮孑体力渐渐地透资,肺腔氧可无论他们怎么努力,漩涡的吸力强悍得如同运作中的螺旋桨,他们再游,似乎也只是推迟被吸入的时间。。...

有人被吸入,不见踪迹,多数人都还处于清醒当中,憋气奋力地往上游,企图逃开那口漩涡,阮孑也在其列。

可无论他们怎么努力,漩涡的吸力强悍得如同运作中的螺旋桨,他们再游,似乎也只是推迟被吸入的时间。

望着头顶那一块刺眼的光亮,阮孑体力渐渐透支,肺腔氧气越发稀薄,能感受到自己下坠的速度正在加快。

河底的黄沙忽然跃跃跳动,最后汇聚成一道流沙柱,朝河面上的光亮反吸着奔涌而去!

众人被这异象骇得瞳孔大震,心中越发绝望惊惧。

阮孑瞪大了眼,瞬息之间,那流沙柱在光明之下无声地分裂成众多细流,涌向水中每一个人,转瞬裹成蚕蛹,反向推往河面…….

漩涡下似有鬼怪,与这流沙做着拉锯战,但最终不敌,人们被推出水面,流沙隐去,得以喘息。

众人大口呼吸,面色如纸如劫后余生,纷纷朝岸上游去……….

十方终于在水下现身,浮立于漩涡之上,闭眼掐诀,在心中默念咒术,召唤手杖。

那漩涡似有感应,趁势加大吸力,周遭水流飞速旋转,大有不将他拉入腹中便绝不罢休的势头。

他紧锁眉头,面有虞色,竭力稳住身形,黑色流光从水中某个方向携激流而来,直直立于主人面前。

他手中掐出煞鬼目,指向漩涡巨口,手杖之尾瞬时绽出黑色铁线,幻化成大型爪钩,直捣漩涡底部,将吸入的一干人尽数捞出,再度推向水面。

漩涡似乎彻底被激怒,水下掀起惊涛骇浪,化出一口棺椁形状的水箱,将他牢牢裹入其中,两边用力挤压,体积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手脚俱被缚住,十方憋住气,用意念施咒操控,手杖有通主之灵,感受到主人指令,凤首眼珠迸发出幽红色的光,在水下变成一张半透明红色巨伞,将整个漩涡罩住。

吞人的漩涡口肉眼可见的变小,他身上束缚也有所松动,召回手杖,击破棺椁,施法收紧巨伞。

那漩涡见势不妙,涡口骤消,片刻便遁得无影无踪。

救人已耗费太多功力的十方也无力再与其缠斗,也快速朝水面游去。

阮孑爬到岸上,又回头去拉后面的人,河面上已经有救援艇在进行搜救,她把人放下,拖着沉重的身体在满是沙石的岸上到处走,一个人一个人地找。

一株柳树垂绦下,躺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忙快步跑过去:“十二先生。”

他浑身湿漉昏迷不醒,头上、手上都有擦损与创口,脸色极差。

阮孑伸指试探他的鼻息,发现鼻息平缓,松了一口气,抬头去喊着搜救员:“这里有个受伤失去意识的。”

撑着手杖的十方从浅水区摇摇晃晃地走来,耳根处又开始渗出血丝,与河水融成淡粉色,蜿蜒着淌下脖颈。

待彻底走到岸上,他终支撑不住,踉跄着半跪下来,双眼一闭,往边上倒了下去。

医护人员将十二抬上担架,阮孑环目去找,没发现十方的任何踪迹。

她心里发慌,沿着河岸到处搜寻,每救上一个人,就要去确认,但无一人是他。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187)

我要评论
  • 用手艰&蹭。

    用手艰难地撑起身,她小幅度又缓慢地往看守人的方向蹭。

  • 人不敢&了一眼

    那些同样被当成‘货物’的人不敢出声,有人害怕地往角落瑟缩,有人只看了一眼,便又麻木地收回关注。

  • 女人脸&的时候

    女人脸上蓄着几分笑意:“你在我之前离开的同学会,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你失踪的时候,我可还在跟老同学们唱歌呢。”

  • ,很快&,扯人

    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抢碗的抢碗,打脑袋的打脑袋,扯人的扯人。

  • 去,上&手心里

    她被重力压得往后倒去,上半身遮住了被反绑着的手,在坑洼的地上摸索着,摸到了一小块碎碗,不动声色地藏在了手心里。

  • 盘,你&”

    抬起染了尘灰的靴子,官仰仰一脚将她踢趴,居高临下地将她蔑视:“进了我的地盘,你还以为你还是学生时代傲视群芳的校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