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头再皱了,这一次是安全的考虑疑窦。灯红酒绿下的男女喝酒时唱歌跳舞,音乐声猛烈撞击着鼓膜,往前的时间里,冯今在的目光总是会时不时瞟向她,一就安全的考虑高度警惕,慢慢的的,变为了另一种情绪。较之清纯可人的棉花,她这个表姐要得多更为美艳动人,从坐下去迄今,了有两个前去送酒主动搭讪的男灯红酒绿下的男女喝酒跳舞,音乐声撞击着鼓膜,往后的时间里,冯今在的目光总是不时瞟向她,一开始出于警惕,慢慢的,变成了另一种情绪。。...

眉头再皱起,这一次是出于疑窦。

灯红酒绿下的男女喝酒跳舞,音乐声撞击着鼓膜,往后的时间里,冯今在的目光总是不时瞟向她,一开始出于警惕,慢慢的,变成了另一种情绪。

较之清纯的棉花,她这个表姐要来得更加美艳,从坐下来至今,已经有两个前来送酒搭讪的男人,但都被大方拒绝。

他的目光关注引起了当事人的注意,对方随手将一头长发拨到脑后,抬手支颐,对着他眨了一下眼睛。

这一个小动作,无疑是给了他信号,换做其他人,冯今在根本用不着对方提供信号的那一刻就已经上阵,可此刻却有些拿捏不定——他不能赔了夫人又折兵。

只眨了这么一下眼睛后,她就已收回视线,注意力重新回到与朋友的聊天中,偶尔欢笑碰杯。

他的犹疑并未能支撑多久,在见到对方仰头喝酒缓慢吞咽、肌肤被灯光映照得熠熠生辉那一刻,冯今在跟朋友们说了声:“遇到个熟人,我去打声招呼。”便端起酒杯起身了。

“嗨。”他在她面前站定。

阮孑抬头,绽放出一个笑容,往里挪了挪,拍拍空位:“坐。”

冯今在她身边坐下来,她随意地为这一男一女介了个绍,偏头看他时,一头黑色长发瀑布般地倾泻在肩头,口吻调侃:“年轻人玩得挺嗨啊?”

“朋友生日,说是来见见世面。”他这样解释。

她耸肩笑笑,锁骨越发分明得似深渊沟壑:“用不着紧张,我要是会告状,照我那宝贝妹妹的性格,已经夺命call了。”

她朋友葡萄在对面暧昧地打趣:“这是打哪又认识了这么一个帅气小弟弟?”

又?

冯今在目光在阮孑脸上不着痕迹地游了一圈。

阮孑:“你要是想要,这地儿多的是,”下巴朝酒吧一努:“可别打他的主意,人名花有主了。”

葡萄:“怎么,这朵儿花是你?”

冯今在只看见她轻笑了下,不承认,不否认。

嘴边挂着缕玩味的笑,葡萄拿起手机,叠着个二郎腿靠到椅背去。

“起泡酒,有兴趣吗?”阮孑问。

点了点头,冯今在仰头喝光了自己杯子里的剩余,便见她端起酒瓶要为自己倒酒,他伸出手,覆盖住她的手背:“我来。”

自己的试探并没遭到拒绝,他心底暗自得意,接过酒,为自己倒了一杯。

两个人碰杯、说笑,聊得还蛮是投机。

渐渐地,他胆子大了,看她朋友只顾着玩手机,手绕到背后,尝试轻揽她腰间。

阮孑只垂眸扫了一眼,并未抗拒。

第二次的试探得到默许,他本性渐露,揽住小细腰的手一使劲,将她贴向自己,压低声音在她耳畔低语:“走吗,表姐?”这一声表姐,可谓富含深意。

她错开身,用酒杯抵住他的肩膀推远去,一边问道:“那你把我的小棉花置于何地呢?”

“弟弟,”眼光往他那一桌与他暗台交易的女生扫去,一脸真心地劝道:”当心引火烧身呐~”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284)

我要评论
  • 馊水桶&上来的

    专人送来了食物,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运气好的没有异味,运气差的,只能吃馊的。

  • &跟我伶

    她深吸了一口气:“要不是看你还算盘靓条顺,你以为你能当个全的卖?还能在这跟我伶牙俐齿?”

  • ,便又&注。

    那些同样被当成‘货物’的人不敢出声,有人害怕地往角落瑟缩,有人只看了一眼,便又麻木地收回关注。

  • 来,擦&脸,找

    三个男人愣了一愣,又是慌神又是愤怒,纷纷把女人起来,擦脸的擦脸,找水的找水。

  • 嫂子,&上去吧

    一个男人提议道:“嫂子,不如带上去吧。”他朝楼上使了使眼色。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