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那我先走了,到学校了说我一声。”“好,你当心点。”他点了点点头,对阮孑跟十方等人道了声谢,下车站到边欲他的背影他们离开。十方降临车窗:“路有点儿暗,你先进来吧。”他的车灯在给他照明。阿在脸上闪现出那么几分异色,笑容着点了点点头,走入那片住宅区。“好,你小心点。”。...

“嗯,那我先走了,到学校了告诉我一声。”

“好,你小心点。”

他点点头,对阮孑跟十方等人道了声谢,下车站到一边欲目送他们离去。

十方降下车窗:“路有点暗,你先进去吧。”他的车灯在给他照明。

阿在脸上闪过那么几分异色,微笑着点了点头,走向那片住宅区。

直到身影被门口的绿化掩去了,十方才说话:“从前面再掉头。”

十二不太理解,不过还是踩下油门,车辆经过住宅区的防盗大门时,阮孑跟十方的视线都不约而同关注着门口,那男的瞧见了他们的车影,半侧着身在口袋里掏着钥匙开门。

SUV不久后在一所高校门口停下,阮孑送棉花下车前跟十方二人交代了一声:“可能要麻烦你们等我一下。”

“不打紧。”

两个女孩下了车,周遭还有零丁的学生进校去。

“棉花,我有些事想跟你谈一下。”

面前人的神情莫名地变得有些严肃,令棉花无端的紧张了几分:“表姐,什么事啊?”

“你男朋友对你好吗?”

“好啊,他很关心我的。”

“怎么个关心法?”

“他平时对我嘘寒问暖的,下雨降温就提醒我带伞,你知道的我不爱喝水,他就会定时发信息来督促,还要我把喝水的视频发给他。”

以为表姐是觉得自己年龄小,不懂什么是感情,她急于证明:“上次我感冒了,他在上班没办法过来,就在网上给我下了个单把药送过来。”

觑着阮孑的神色,她小心试探地问:“表姐,你是不是不喜欢他啊?”“棉花,我昨天见过你男朋友。”

“啊?什么时候?”

“我见到他时,他身边还牵着另一个女孩。”

话音落,棉花怔了一怔。

“棉花,你所说的那些嘘寒问暖不排除有喜欢的成分在,但那些都太浅了,你朋友圈就有一条说着你最讨厌牛油果,可今晚他给你买的饮料是牛油果口味。”

她有些慌神,脑子里都是表姐的那句:他身边还牵着另一个女孩。

“这个不能代表什么啊,他忙,或许他没留意我的朋友圈。”

“他连你们在一起的时间都能记岔那么多。有几个高校是没有门禁的?他约你出来吃饭,安排晚场电影,就打定了主意今晚不会让你回去。”

“你看到没?他人已经走到门口这么久,我们的车经过时,他却还装着掏钥匙的姿态,或许他根本就不住在那里,他根本不想我们、包括你,了解他的有效信息。”

“现在最重要的不是他对你不忠诚,而是你根本不知道他接近你的目的是什么。”

表姐一连串的攻击,棉花根本没听进去多少,下意识要维护男朋友:“阿在不是那样的人。”

“你信表姐还是信他?”

“表姐啊,阿在是我真心喜欢的第一个男生,我了解他,我信任他,会不会是你误会了,或者看错了,那个女生是他的家人也说不定啊。”

对于这小孩的执拗,阮孑感到无奈:“表姐有分辨能力。”

棉花动了气:“那我就没有吗?”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394)

我要评论
  • 扬地踩&的事,

    扫了她一眼,官仰仰趾高气扬地踩着一地灰尘重新上楼,那些人又开始自己做自己的事,没有人留意阮孑。

  • 慢地往&的方向

    用手艰难地撑起身,她小幅度又缓慢地往看守人的方向蹭。

  • 下去,&仔饭。

    阮孑在这些人身侧跪下来,一头栽下去,大口大口扒着其中一人的煲仔饭。

  • 还在跟&们唱歌

    女人脸上蓄着几分笑意:“你在我之前离开的同学会,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你失踪的时候,我可还在跟老同学们唱歌呢。”

  • 那些人&无暇顾

    那些人聊天吃饭,不亦说乎,暂时无暇顾及这些‘货物’。

  • &行。”

    女人单脚蹲下来,看着她满头满脸的米粒,抬起手来捏住对方的双颊:“想吃好的?那你得点头听话才行。”她的手镶满了水晶钻,长长的指甲尖锐地在阮孑的脸上凹下五道深刻的印记。

  • 抬起染&校花?

    抬起染了尘灰的靴子,官仰仰一脚将她踢趴,居高临下地将她蔑视:“进了我的地盘,你还以为你还是学生时代傲视群芳的校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