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呢。”她不在乎地笑了笑,看见他身后的十八:“你好。”“你好。”对方礼貌颌首。目光自然而然上移到十八手上握着的棕褐色三足小鼎,又小幅回落到十方身上:“你们这是…..要回去工作?”当事人嗯了声:“明日你更方便几点,我来接你。”“我3点晚上下班,要回去一趟。“你好。”对方礼貌颔首。。...

“没呢。”她不在意地笑笑,看到他身后的十二:“你好。”

“你好。”对方礼貌颔首。

目光自然下移到十二手上握着的棕褐色三足小鼎,又回落到十方身上:“你们这是…..要出去工作?”

当事人嗯了声:“明天你方便几点,我来接你。”

“我4点下班,要回来一趟。其实我自己过去就好了。”

“不碍事,当是省点油费。”

她戏笑:“那好,5点半吧。”

把电梯摁了,她让开位置:“你们先去忙吧。”

“明天见。”

“明天见。”

吃饭当天,阮孑在殡仪馆消毒洗过澡,回到公寓又重新泡了十五分钟的浴,力求身上没有任何遗体的气味,再顺便敷个补水面膜。

穿戴好衣物,她方进入化妆环节。

她今天化了个优雅风的妆容,娴熟地淡化眼影跟口红,再着重眼睫毛部位,完成时的妆面很是轻透薄自然。

门外响起叩门声时,她诧异地去看猫眼,开了门,没等对方说话,自己先问了:“你怎么上来了?”

“接你。”门外是十方,回答得认真且理所当然。

他今天的西装没有往常那般正式,上身白色的缎面衬衫,松了两颗纽扣,修长脖颈往下延伸,能看到十分分明的锁骨线;下身是一条锌灰色西裤,脚上配一双黑色皮鞋,撑着手杖端正地站在门外,面带微笑,简洁中优雅难掩。

为了让自己看上去跟他匹配些,阮孑穿的长裙是黑色小吊带,外头配一件薄薄的罩衫,可此刻,立即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就像在关公面前耍大刀。

毕竟人家的儒雅气质与神俱来,而她纯靠衣着妆容。

他的目光在她身上流连须臾,对上一双莹莹闪闪的眼睛,诚恳夸赞:“今天很好看。”

意外得到赞扬,眉梢立即爬上了一缕愉悦,有了打趣的心思:“因为要衬你啊。”

他接住她的玩笑:“我一个平平无奇的凡夫俗子,你如果要衬我,要换一套朴素的才行了。”

“不然,我进去换套大红花村姑装?”

他淡笑:“倒也不必这样引人注目。”

“你等等,我穿个鞋子就好。”

“不急。”

她就在门口玄关处换鞋,一双跟裙子同色的一字带高跟凉鞋,稍稍抬起脚系扣,门外的十方见状,很是适宜且绅士地将手探进来轻轻扶住她细小的胳膊。

依次换好左右脚,她站好说了声谢,把手机包包带上,锁好门,二人并肩走近电梯,她率先摁键。

“其实你在楼下等我就好,用不着费周折上来一趟。”

“几步路,不麻烦。”

电梯门开,他侧身让女士优先进去,摁了负一楼。

片刻后,电梯在11楼停下,阮孑下意识抬眼,碰见的还是昨天那位邻居,拖鞋啪嗒啪嗒在地面发出噪声来。

两人的站姿是十方靠墙一侧,她并行在身旁,邻居一进电梯,浓郁的烟草味扑鼻而来。

有些抵触地往十方身后站了站,她远离稍许。

察觉到她的反应,他半扭头,漆黑眸眼落在前面男人手指夹着的香烟上,婉言劝告:“先生,电梯内还是不要抽烟的好。”

闻声,对方转过头来,十方要比他高出半个头,他的视线便被迫往走上,听见这劝导,并未停止。

“关你什么事?”他一说话,浓浓的沙哑感,像一口痰卡在喉咙常年咳不出。

皱了皱眉,十方尚还保持着客气:“这里是公共场合。”

“公共场合是什么意思?不是私人的,你管那么宽干嘛?”他眼睛向下一扫,忽而嘲讽地笑了笑:“都这个样子了,还在女人面前逞英雄呢?”

这话一入耳,阮孑立马忍不了,从十方身后站出来:“这么嚣张,是有动物协会保护你吗?不理解公共场合的释义那就上百度搜一下。”

男人反应了好一会儿,才转过弯来意识到对方是骂自己:“你再给我说一遍。”

“普通话也不会听吗?”

“你信不信我弄你。”

“看看你头顶的监控。”

“小丫头挺拽啊!”他盯着她,眼神很不善。

没说话的十方拍了拍阮孑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她只好忍住了要反击的冲动。

男人见状,嗤笑着转过头去。

电梯继续下行,密闭的空间安静了片刻。

男人歪歪斜斜地站着,嚣张又轻慢地斜着眼睛向后扫过二人,又啐了口:“还真是烂锅配烂盖。”

本来已经息事宁人了,好家伙又把阮孑的火直线拉满。

她张嘴就冷声骂道:“几个妈啊,让你这么说话?臭泥鳅沾点海水,还真把自己当海鲜了?”

“你这小婊子他妈说什么?”男人猛一回头,扬手就把夹着的烟头朝她脸上扔去。

哪料想冒着星火的烟头忽地在半空转了一个圈,然后倏地往后反弹回来。

男人下意识闭上眼,烟头撞上眼皮,烫得他登时跳脚躲避,烟灰瞬时掉落,在空气中飘扬起来。

十方从容镇定地抬起手来,修长胳膊拦在阮孑与对方横亘开,一边对男人颔首道歉:“不好意思,她性子直了些,毕竟是女孩子,你大度点。”

她气不过:“你不要跟这种人道歉。”

电梯‘叮’一声打开,男人拍着烫到了的眼皮,恶狠狠地用手指着阮孑:“我给你这瘸腿男人面子,不然早把你打得满地找牙。”说罢率先出了电梯,趿着拖鞋大步远去。

阮孑只能瞪着对方的背影气恼地骂着恶心。

十方面上看着并未有多大情绪起伏,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巾,正要蹲下来,被她先一步制止把纸巾接:“我来。”

她代替他蹲下去,黑色的裙摆在光滑的地板铺展而开,有那么一瞬,形状犹如浮在湖面的睡莲。

他低头沉静地看着,眉宇间凝了温和,纵使看不见她的神情,也能察觉她的情绪:“为这种人生气是不值得的。”

她用纸巾包住烟头:“我不是气这种人。”摁灭了,折叠了几层,走到电梯外的垃圾桶旁扔掉。

他迈出电梯,疑惑地望着她,在等待下文。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173)

我要评论
  • 款款走&,那三

    款款走下的年轻女人来到阮孑面前,那三名男人喊了声嫂子,让开稍许。

  • 好歹也&知趣点

    “咱俩好歹也是民政学院出来的同学,但凡你能知趣点,我多少给你几分薄面。”

  • 唇紧抿&,阴鸷

    被叫官仰仰的女人脸色阴沉,上下唇紧抿,阴鸷地与她对视着。

  • 人不敢&收回关

    那些同样被当成‘货物’的人不敢出声,有人害怕地往角落瑟缩,有人只看了一眼,便又麻木地收回关注。

  • 是你天&己开脱

    “你过你的人生,我过我的人生,碍着你什么事?不过是你天性恶毒,又心有不甘,才找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来为自己开脱。”

  • 趾高气&始自己

    扫了她一眼,官仰仰趾高气扬地踩着一地灰尘重新上楼,那些人又开始自己做自己的事,没有人留意阮孑。

  • ?那你&,长长

    女人单脚蹲下来,看着她满头满脸的米粒,抬起手来捏住对方的双颊:“想吃好的?那你得点头听话才行。”她的手镶满了水晶钻,长长的指甲尖锐地在阮孑的脸上凹下五道深刻的印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