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窗猫眼确定是他后,阮孑方开了门。他一身瓦松绿的西装,领带还没摘,足足齐齐地系在脖子上,脸上挂着柔和的笑意,左手端着一个四方盒,盒子上是一盘海鲜,上头整齐码着四只大闸蟹、四只海胆。扬着适于的微笑,她很贴心地先递过来,俏皮可爱地说了声:“劳烦了。”她他一身瓦松绿的西装,领带还没摘,整整齐齐地系在脖子上,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一手端着一个四方盒,盒子上是一盘海鲜,上头整齐码着两只大闸蟹、两只海胆。。...

透过猫眼确认是他后,阮孑方开了门。

他一身瓦松绿的西装,领带还没摘,整整齐齐地系在脖子上,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一手端着一个四方盒,盒子上是一盘海鲜,上头整齐码着两只大闸蟹、两只海胆。

扬起适宜的微笑,她贴心地先接过,俏皮地说了声:“有劳了。”

她只接了海鲜,盒子还在他手上,灰褐色的,绒面材质,看着十分高档。

“这是赔你的盘子。”他说。

闻声,不禁惹她笑道:“我开玩笑的。”

“说好了赔,不能食言。”

“你不会是现买的吧?”

“家里留了一些,希望你不会介意。”

阮孑只好收下:“你又给我送吃的又送餐具,我拿什么回给你?”

他笑了笑:“不用见外。”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我都占了。你哪天有时间,回请你吃饭。”她脸上漾着微笑,眸眼里倒映着他身后的廊道光,糅杂着明媚的莹亮,裹进他的视线里。

她执意,他便接受了:“那后天?”

“好。”

“我先回去了。”

她点头嗯了一声,目送着对方旋身回家。

那头的人走到门口,没听到关门声,便回过身来叮咛了一声:“进去吧。”

“好,谢谢你的馈赠。”扬了扬手里的东西,她这才微笑着把门关上。

将物品放到餐桌,她把盒子打开,盒子有两个防摔夹层,每一个上面都放了一只盘子,她逐一拿出来端详,是很老旧的青花瓷式样,通身光滑,触手润凉。

随手把盘子洗了放进橱柜里,抓住蟹腿一个咔嚓扭断,正要对美食下手时,收到他发来的一条微信:(落霞很美!)

她抿起唇,轻轻一笑。

翌日,下班归来的阮孑打包好了晚餐,在电梯口碰见了男邻居,因为只打过几次照面,且次次都碰见对方不修边幅穿着拖鞋啪嗒啪嗒发出恼人的噪音,导致她对这位印象并不佳。

两人前后进入电梯,摁了自己楼层之后,她就走到后面去。

邻居歪歪扭扭地靠在扶手上,单手抱胸,抬着一只手浏览小说,后背是斜对着阮孑。

密闭的空间安静如鸡,她无意扫了一眼,对方可能看的盗版,屏幕上下方都跳动着不堪入目的污秽短视频,对方转页时画面自动跳进了视频里,也不顾虑电梯里有人,干脆将错就错地看起来。

阮孑匆忙将视线收回,也就来不及认出,偷拍视频里的女主角,正是昨天她在卷饼店前遇见的那一对年轻情侣。

电梯匀速上升,余光中,发现对方抱胸的那只手渐渐下移到身前虚虚地挡住了。

皱起眉头,她忙摁亮上一层,到9楼便下了。

她坐下一班电梯回到的19楼,一跨出梯门,陡然撞上一堵墙,踉跄着便往后仰去。

幸得电梯外伸进来一只手,握住她的胳膊将她扶正。

刚经过那事,阮孑被吓了一小跳,抬眸看清来人后,这才短舒一口气。

“不好意思,吓到你了?”见她站稳,十方往后退了两步让她走出,语气裹着一丝抱歉。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283)

我要评论
  • 遍布,&来时压

    一名男的应声去检查,掰开她的手指,上头灰尘遍布,可能是刚跌下来时压到了碎片,几根手指头划破了一个口,流了不少血。

  • 同是靠&跟恶臭

    “咱们同是靠实力考进的民政学院,同是系里排名前五的,老爸同样是短命鬼,可我那老到腰都直不起来的妈得天天跟恶臭的流浪汉抢纸皮争瓶罐,那双手指甲里还都是令人作呕的污垢。你吃过那样一双手做出来的饭吗?”

  • 条顺,&跟我伶

    她深吸了一口气:“要不是看你还算盘靓条顺,你以为你能当个全的卖?还能在这跟我伶牙俐齿?”

  • 在坑洼&了一小

    她被重力压得往后倒去,上半身遮住了被反绑着的手,在坑洼的地上摸索着,摸到了一小块碎碗,不动声色地藏在了手心里。

  • 上蓄着&大家是

    女人脸上蓄着几分笑意:“你在我之前离开的同学会,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你失踪的时候,我可还在跟老同学们唱歌呢。”

  • 的煲仔&片上头

    “好。”手下们应声,逐一将碎裂的煲仔碗收起,她的目光落在堆成堆的碎片上头,又移到阮孑身上。

  • ,便又&注。

    那些同样被当成‘货物’的人不敢出声,有人害怕地往角落瑟缩,有人只看了一眼,便又麻木地收回关注。

  • 没夜地&而你吃

    “不仅如此,我还要为了那一餐温饱没日没夜地打工,而你吃喝不愁,毕业了还被咱们德高望重的戴老师引荐进市殡仪馆。”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