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事儿吧?”她放下自己水果跟刀,走过去的隔着碎片看一看他的手脚。闯祸了的人不颇好意思地摇了摇头:“我先把碎片清除掉。”“我来,你先不要动。”阮孑不深入了解他的脚是什么感觉,但终归是不更方便下蹲的。她旋身去了客厅,十方站在原地等侯,片刻后见她折回来,手里多了一惹祸了的人不甚好意思地摇摇头:“我先把碎片清理掉。”。...

“你没事吧?”她放下水果跟刀,走过去隔着碎片看看他的手脚。

惹祸了的人不甚好意思地摇摇头:“我先把碎片清理掉。”

“我来,你先别动。”阮孑不了解他的脚是什么感觉,但总归是不方便下蹲的。

她旋身去了客厅,十方站在原地等候,片刻后见她折回,手里多了一个胶带。

又见她从碗橱拿了一个打包盒,取了角落的扫帚,蹲下来将碎片逐一捡到盒子里去,捡不起来的碎末则扫了倒进去,才用胶带将打包盒封上一圈。

“好了,你继续。”她起身,潋滟的眸眼迎上他的目光,口吻有打趣的意味。

他继续洗碗,她继续削水果,把果核都剔了,切成均匀的小块,放了一口到嘴里试试甜度………..

‘哐当’一声巨响,这一次,声音比之前面,更大了几个分贝。

还没来得及吞咽的水果卡在喉咙,她捶了捶胸口狠狠往下咽,这才没让水果给卡死。

这一次摔的是碟,而他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泡沫沿着手腕淌下来,眼睛、眉毛、神情,都在郑重其事地说——我为此感到十分抱歉!

片刻后,他才开了个口:“你的碗,难买吗?”

阮孑有些想笑,但压住了,也学着他的郑重其事:“清朝的。”

“我觉得你被骗了。”

“嗯???????”

这么说,显得好像是他想赖账一般,十方只好改口:“如果你不介意,我用明末的赔你,你看行吗?”

“可以啊。”她大方又随性地点头,然后把这一次的碎片清理掉:“为了我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清朝碗具,要不还是我来洗吧。”

“我也是这么觉得。”虽然还是想提醒,这几个碗真的是假的。

一切清理完毕,阮孑提议看一部喜剧片,把卤味、薯片跟饮料拿出来,设置好投影,将所有遮光窗帘拉上,宽敞的客厅顿时陷入蒙蒙黯淡中。

影片投在电视后面的空墙上,两个人背靠沙发,贴着茶几坐在地板的软垫上,肩并着肩,中间约莫隔着有二三十公分的距离。

“看电影就是要吃东西才有感觉。”她招呼他,一边撕手套的包装。

可能是刚才端卤味时手上沾了油,手套打滑没能撕开,边上很适宜地探过来一只手,把工作接替。

阮孑看了一眼,目光落在卤味上,光着手拿起一块鸭脖吃了起来。

等旁边那人把手套拆开递给自己时,她装着专注屏幕,十分自然地伸出空闲的右手,张开五指——那意思不言而喻。

而不懂她小心思的男人很自觉地抖开来亲自为对方戴上右手。

她又用嘴咬住鸭脖,在桌上的湿巾上擦了擦两根手指,把左手递给他。

阮孑选的是高分喜剧,笑点十分密集,以至于她的笑声几乎就跟电影里的笑点频率一般,而十方的性格要内敛些,笑起来也是含蓄的,音色偏沉,低低的,很有种说不出的磨人感。

“我眼泪都笑出来了。”她吸了吸鼻子,也不知是辣的还是笑的,下意识抬手去拭眼角,却忘了手上的手套。

一擦,卤料进了眼睛,她疼得哎呀一声,本能闭上那只眼睛忙用胳膊去擦它。

他转过头来,见状急忙用没戴手套的那只手拉住她的手腕:“我来。”一边甩掉另一只手套,抽出桌上的湿巾替她擦拭。

当事人辣得十分难受,一直想眨眼,只能竭力忍耐着。

十方动作很轻柔,反反复复地擦拭,二人的距离在不知不觉间拉近,他的左膝压在她的右膝上方,但双方都没有察觉。

换了一张湿巾,她的难受有所缓解,眯着一只眼睛,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彼此的距离近在咫尺,甚而可听到他平缓的呼吸。

室内昏暗,投影仪的光明明昧昧地交替,气氛逐渐变了味,或者说,是阮孑的心思变了味。

对于眼睛已经不疼的事实,她没吭声,用另一只眼去看他、去端详、去欣赏。

她忽然说:“我突然想起个笑话。”

“嗯?”他没看她,注意力全放在她眼睛上:“你说。”

“有个年轻人眼镜坏了,去眼镜店配一副新的,半路看见一个卖饼的小摊,问:‘这饼咋卖的?’

老板说:‘不卖饼’

年轻人追问:‘不卖你摆摊干啥?’

这时候旁边一个大妈看不过去,开口了:‘小伙子,确实不卖饼,这是蒲扇’。”

他手停住,嘴角有弧度上爬,眸眼里聚集了几许笑意,被荧幕的光映亮,含笑着确认:“眼睛不疼了?”

“不疼了。”她摇摇头。

他便忍不住轻笑了几声。

影片时长过大半,只有阮孑面前的茶几一堆残骸,吃得是嘴唇殷红,忽明忽昧的光亮映照下,泛出饱满的光泽来。

在盘里掰着一根大鸭翅,她劲儿用得有点大,好不容易啪嗒一声弄断,盘里的卤汁飞溅出来,她下意识往后仰去,扔下鸭翅低头审视自己的衣服。

多少溅到了三两滴,再扭头去看身旁的人,发现对方的脖子与领口也未能幸免。

“抱歉~”她无辜地一摊手,紧接着脱了手套抽湿巾:“我给你擦干净。”

“不要紧。”他伸手客气虚挡。

“现在不擦,干了之后油渍很难洗掉。”她凑近稍许,用湿巾擦掉他脖子上的卤汁,折叠一下,小范围地擦拭他肩位线领口处沾到的几滴。

湿巾划过皮肤那一瞬,给十方带来须臾的清凉,他盘腿坐着不动,神情略有些不自然,目光落在荧幕上想让自己专心看电影,却止不住分神。

她擦拭领口油渍,手指难免拂过皮肤,温热的触感与湿巾的清凉产生对比,使鲜少近距离接触女性的当事人生出一种陌生的异样感。

影片亮丽的画面慢慢弱化,男女主人公在私人空间里进行烛光晚餐,原本黯淡的客厅光线越发朦胧起来。

阮孑起初并没意识到异样,直到音箱清晰地传来略显不平的喘息与啾啾声,她转头去看投影。

画面里,主人公们倒在餐桌上正难舍难分地激吻。

尴尬气氛顿时弥漫于四周,她本就不坚定的心更是被七摇八晃,眸子暗暗地打了个转,想瞧他是个什么神情,视线却完完全全打了个偏。

他的上衣为圆领,露出脖子以上的部位,脖颈修长,喉结显眼,三两道筋脉错落交至,正在向她无声地叫嚣着雄性荷尔蒙!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399)

我要评论
  • 里的米&声音哭

    她扫一圈跟自己一样被反绑着手脚的其他男男女女,有低下头来用嘴去扒碗里的米饭的,有压着声音哭泣的,也有放弃了挣扎靠在墙上满目空洞的。

  • 食物有&有纸皮

    阮孑安静地看着五六米外跟他们一样席地而坐吃饭的看守人,不同之处,是他们的食物有荤有素,底下有纸皮垫脏。

  • 险,手&肤,深

    盯紧她,女人眼神危险,手上加了力,指甲嵌进她的肌肤,深深地凹下去。

  • 慢地往&的方向

    用手艰难地撑起身,她小幅度又缓慢地往看守人的方向蹭。

  • ,逐一&身上。

    “好。”手下们应声,逐一将碎裂的煲仔碗收起,她的目光落在堆成堆的碎片上头,又移到阮孑身上。

  • 趁着对&方起身

    这张嘴脸使阮孑无比反胃,她怒目而视,趁着对方起身之前,张嘴呸地一声,一口饭悉数喷到她脸上。

  • 的手,&的地上

    她被重力压得往后倒去,上半身遮住了被反绑着的手,在坑洼的地上摸索着,摸到了一小块碎碗,不动声色地藏在了手心里。

  • &下来,

    阮孑在这些人身侧跪下来,一头栽下去,大口大口扒着其中一人的煲仔饭。

  • ,从破&鲜的短

    有人听到声响,从破烂到露出钢筋的楼梯下来,一身光鲜的短裙长靴与周遭形成泾渭分明的对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