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V驶进公寓方向,阮孑跟十方坐在后座,中间隔著一人的距离。“不好意思,还得你跑一趟。”这话她是对十二说的,深更半夜,情况属实是过意不去。双眼注视路况,当事人谦虚回应:“这是我的分内事。”“分内事?”她不解。“只要你先生有需,我随时随刻都要到。”偏头,“不好意思,还要你跑一趟。”这话她是对十二说的,深更半夜,属实是过意不去。。...

SUV驶向公寓方向,阮孑跟十方坐在后座,中间隔着一人的距离。

“不好意思,还要你跑一趟。”这话她是对十二说的,深更半夜,属实是过意不去。

目视路况,当事人谦逊回应:“这是我的分内事。”

“分内事?”她疑惑。

“只要先生有需要,我随时都会到。”

偏头,她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诧异问:“他给你出多少工资,让你能全天24小时待命。”

“三万。”

“多少?”忽地提高音量,以为自己听岔了。

“三万。”

“打扰了!”

车内安静了片刻,耳畔传来他气音似的低笑。

阮孑回过头去,十分好奇:“你这个什么服务业,这么赚钱?”她辛辛苦苦干5个月才到达人家一月的数。

“十二跟了我很久,凡事都周到。”

“所以是什么工作?”

“比如寻常人有什么事情处理不了,我们会上门服务,事情圆满解决,客户满意了才付款。”

她拧着眉头想了半天,不太相信地确认:“替人讨债的?”

眼里掠过清浅笑意,沉吟片刻,他回答:“虽然不一样,但也有共通之处。”

“真复杂。”大抵猜到了对方可能不大方便说,她故作懒得再深想。

车子到达公寓,十二绕道阮孑那边为其开了门。

抬眸看向车外的人,又觑一眼十方,她眉眼掠过些许诧异,友好地道了声谢,稍显笨拙地下了车。

手杖“笃、笃、笃”地落在地上,平稳地走向她,一边朝她伸出手臂,一边对十二交代:“不用送上去了,早些回去吧。”

“好的,先生。”

她十分自然地握住他的前臂,并肩走进公寓楼。

回到1901,两人在门外止步,他将药递还:“待会可以吃一次。”

“晓得了。”

“进去吧。”看着她将门打开他才旋身,刚欲迈步,手腕一紧,被人拉住。

阮孑:“要不,你陪我进去一下吧。”

他能看出她在顾虑什么,便在她前面率先进了屋。

屋里灯没关,还是她离开前的样子。

阮孑跟在十方身后,看着那座长沙发,随手放下药,蹲下身来往里一看——确实空空如也。

她警惕的模样令他再度回想起楼道里见着她的那一刻,狼狈又脆弱,惹人起怜惜之心。

“方便进房吗?”

“方便方便。”

他提步,手杖在光滑的砖面发出沉闷的响声,她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

征得她的同意,十方从衣柜、到整个屋子各类能藏人的角落都一一检视过,确认所有危险是否都已消失。

“今晚谢谢你,等过两天我好了,请你吃大餐。”

“好,”点漆似的眸眼里蓄起清清淡淡的笑意,他道:“安心休息。”

凌晨5点多许,只睡了三个钟头不到的阮孑拖着酸痛的身体出门上班。

下午时分,接到了公安局打来的电话,要求她去一趟。

案件已查清,是甜品店那名服务员心中愤懑难消,找了男朋友去跟踪,原打算找到机会教训她一顿让她吃点苦头,只是那男朋友本来就是多次进出看守所的主儿,见了阮孑后便萌生了更大胆的歹意。

这一男一女此刻都暂时被拘留,男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恹恹的模样,跟昨天的凶神恶煞南辕北辙,只有服务员不停地在央求她和解。

阮孑就坐在民警的对面,不带脏字的骂人:“见过裹小脚的,没见过裹小脑的。你能想出这种肮脏又愚蠢的法子,脑子估计通的也就是直肠。”

服务员没能全部听懂,但也知道对方在骂自己,忍住要反击的冲动,只一味低眉顺眼的道歉。

受害者一脸的无动于衷:“你我都成年,成年人还是用成年人的方式解决问题。”

然后对着民警道:“我拒绝和解。”语气没有转圜的余地。

晚7点多,从公安局离开的人回到公寓,跨出电梯那一刻,下意识往1903看了一眼。

她刚将自家门打开,听到身后传来声响,回身看去,面上掠过一丝喜色。

挺拔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野中,两个人在走廊的两头四目相对。

清隽的面容泛上淡淡的笑意,他问:“出去还是回来?”

“下班,顺便去了趟公安局,事情查清楚了。”

脸上笑意微敛,他和声劝说了一句:“阮小姐这幅样子,应该请假两天在家里休息的。”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我临时请假馆里不好安排。”

“那案子怎么样?”

“前天在一家甜品店跟服务员发生了一些冲突,那个男人是她找来的。”

闻言,他点点头:“以后小心些就是。”

她看他一身正装:“是要外出吗?”

“嗯,有场宴会。”末了道:“那我就先下去了,十二在楼下等我。”

“行,你去吧。”

“锁好门窗。”

她笑:“明白。”

当晚十一点多,阮孑叫了个外卖,外卖电话来时,她正在泡浴:“麻烦你帮我放在门口吧,我待会拿。”

对方满口答应,她随手放下手机,冲洗掉身上的泡沫,穿上睡裙拿起手机出去。

外卖软件有小哥的留言,写着:“您好,你的外卖我挂在门把上了,请尽快取收。”

目光一扫完文字,刚握住门把的手忽然间就停止了动作。

门把?

那她怎么拿?

一转就会掉!

试探地转了一个小幅度,果然明显察觉门把比往日的要重。

她顿时不敢再开。

“唉~”这下子怎么搞?

她从猫眼望去,走廊里静悄悄一个人也没有,也看不到门把的位置,愁得不知如何是好。

要不就一鼓作气把门开了,趁着东西撒出来前快速提起,兴许能挽救一下?

也不晓得十方回来没?打个电话?

这个点,要是人家回来睡了,她岂不很自私?

她自己心思飞转间,电梯忽然“叮”一声,缓缓开启。

十方从里踏出,足音沉稳,迈向自家大门。

她没听到门外动静,未几,叩门声近在耳畔响起,突如其来。

就站在门口的阮孑经过昨晚的遭遇,被这一声吓得险些打一激灵,顿时警惕地透过猫眼去探,一时是又喜又诧异。

她正要求帮忙,先一步看到他将外卖取下。

她忙开门,他也同时抬起头来。

将外卖递向她的那一刻,十方那双原本温和的眸眼忽地掠过了浓重异色,几乎是同时偏过头错开目光去。

阮孑怪异地低头一看,瞬间五雷轰顶——她她她她她她没穿内衣!!!!!!!!!

啊!!!!!!!!!!!!!!!!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376)

我要评论
  • ,便见&这些人

    这是阮孑被关在这又脏又破的厂房里的第三天,她尝试过逃,仅一次,便见识到了这些人的凶戾。

  • 唇紧抿&,阴鸷

    被叫官仰仰的女人脸色阴沉,上下唇紧抿,阴鸷地与她对视着。

  • 阮孑浑&咬住了

    阮孑浑身都痛,可就像疯狗护食,咬住了陶瓷碗的边沿硬是不松口。

  • 的流浪&甲里还

    “咱们同是靠实力考进的民政学院,同是系里排名前五的,老爸同样是短命鬼,可我那老到腰都直不起来的妈得天天跟恶臭的流浪汉抢纸皮争瓶罐,那双手指甲里还都是令人作呕的污垢。你吃过那样一双手做出来的饭吗?”

  • ,毫不&客气地

    “你还敢躲?”砸碗的男人抬起脚,毫不客气地一脚踩住她的胸骨。

  • 开,漫&地吩咐

    片刻,却突然将她松开,漫不经心地吩咐:“把她嘴里的饭挖出来,一粒都不要剩。”

  • 扬地踩&的事,

    扫了她一眼,官仰仰趾高气扬地踩着一地灰尘重新上楼,那些人又开始自己做自己的事,没有人留意阮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