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蛊雕以你妻子羊水为源,而如今她腹中的,了是死胎了。”“送去医院吧,还能保母体平安健康。”跟十方分离后的阮孑在广场上又逛了一圈,买了一些鹦鹉的食物也就回去了。她常见密码打开门,因为锁孔无异形同虚设,也并没有留心到锁孔外几时多出几道浅显易懂的刮痕。将客厅灯打“送去医院吧,还能保母体平安。”。...

“蛊雕以你妻子羊水为源,如今她腹中的,已经是死胎了。”

“送去医院吧,还能保母体平安。”

跟十方分开后的阮孑在广场上又逛了一圈,买了一些鹦鹉的食物也就回家了。

她常用密码开门,所以锁孔形同虚设,也并未留意到锁孔外几时多出一道浅显的刮痕。

将客厅灯打开,她把鹦鹉放在桌子上,低头对它说:“换了一个新环境,希望你不要害怕。”

然后去倒了杯水,将自己粘在沙发上,刷了刷朋友圈,最后发了一条动态。

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水,忽然想起十方的叮嘱来,好久没看过监控,便在手机端打开实时画面,客厅里就她一人,没什么异象。

她倍数地回放着这几天的监控,鹦鹉不说话,她也没说话,宽敞的客厅里安静如鸡。

却在不到一分钟后,喝水的动作骤停,她握着杯子的五指转瞬收紧。

快速走动的监控播放着她进屋前的几分钟,黑暗里有人将门推开一条缝,半个脑袋探进来,廊道里的光从门缝透进,照出了那人的轮廓——一个男人。

这人悄无声息地进入了她的家,将门重新关上。

阮孑心率逐渐失衡,快得似乎要破膛而出,却握紧了杯子不敢声张,继续看着画面走动。

男人在屋里摸黑探索,直到门外传来密码开锁成功的轻微动静,她看着他猛地一转头看向门外,在自己推开大门前,钻进了沙发底下……

沙发!

明亮的灯光下,她的脸色顷刻惨白!

她匆忙关了画面,怕手机的动静让贼人有所察觉,竭力控制住自己才能不让踩在地板的两只脚往上缩。

镇定!

冷静!

喉咙滚动,她勉力稳定心神,不动声色地编辑求救信息发送给12110,但却在按下发送键的那一刻,显示发送失败。

她心一慌,重复发送,依然失败。

脑中快速地盘算着求生对策,几番权衡,她最终直接拨通110。

电话在一接通便有接警员接起。

嘴唇翕张,阮孑尽量使声音听着平静淡定:“你好,我要一份紫苏牛蛙,配饭,送到槐南路堇色公寓1901。”

对话那头说:“你好小姐,我们这里是110报警中心。”

“对,槐南路堇色公寓1901,快一点,一晚上没吃了。”她说着,喉咙滚动,壮着胆子站起来,装着自然的姿态迈开步伐,平稳地一步步远离沙发。

接警员迅速反应到异样:“小姐,你现在有危险是吗?”

“是啊,我在家呢,你直接送过来就行。”

“我们的民警已前往您的地点,请保持镇定,是否方便告知您现在的处境?”

“单人份就好,我一个人在家。”她看向大门,迫切地想要冲出去,可是她知道不行,也不敢无端走去,只好拿着杯子走向厨房,缓慢地往杯子里注水。

接警员:“现在是有一人进入您的室内,且只有你一个人在家是吗?”

她嗯了声,旁光留意着沙发的方向,心脏躁动难安。

“小姐,务必要保持镇定,不要与歹徒发生正面冲突,民警已在路上,请尽力保护自己的安全。”

一个‘外卖电话’,阮孑不敢打这么久:“谢谢,我先挂了,你尽快送达吧。”

她仰头灌了几口水,余光望着那黑黢黢的底部,森冷寒意从脚心一路窜到发顶。

转身打开冰箱,她静待数秒,又砰地关上,嘴里念叨着:“没有啤酒了,吃牛蛙不配酒怎么行。”

说着,提步朝门口走去,后背朝向客厅时,那种强烈的紧张与害怕攫住她,额角不断渗出冷汗。

她的手握上门把,睫毛颤动,提着一颗心把门扭开,连身都不敢转,直接跨出室外,背手将门关上。

‘啪嗒’一声落,一分一秒都不敢耽搁,阮孑拔腿就跑向电梯间。

指尖轻颤,按键被她用力下压数次,指示灯从1慢慢地一层一层往上跳,她等得焦躁不堪,频频看向大门。

楼层显示在11时,她的门口同时也传来合页推动的声音,极细微,却在这静寂的空间里被放大了十倍。

她亲眼看着门被拉开一条缝,瞳孔跟着一张,紧急躲进楼道里。

贼人快她一步,捕捉到拐角处稍纵即逝的发梢,默不作声地跟上去。

阮孑快速地往楼下跑,却渐渐发现沉寂的楼道回荡的脚步声不止自己一个,她边跑边抬头,监控里那个男人紧随而来,见她回头,竟咧开嘴冲着她笑了一下。

阮孑顿时毛骨悚然,加快逃跑的速度,刚喊出一声救命,这男人纵身一跃,从扶梯快速滑下,转眼就截住了她的生路。

她生生刹住脚,惊惧地往后退,满头大汗。

咽了咽口水,她哆嗦地开口:“你入室无非是为了钱,钱我给你,你拿了就走吧,为….为难我做什么?”

“本来就是打算教训你一下,”这个年轻男人盯着她的脸,又从脸慢慢地游移过胸部、腰腿,荡漾着凶光的双眼掺进了色欲:“难得碰见这么个盘靓条顺的。”

阮孑抗拒地往后退,他步步紧逼,盯着她的眼睛都似冒出了绿光。

这个杂种!

她心底怒骂,旋身就跑……

男人出手从后捆住她的腰肢,不费吹灰之力地带了回来。

浑身激起鸡皮疙瘩,任阮孑如何踢踏挣扎,腰间这双手就像与她焊成了一体。

脖间涌来一阵热浪,这变态嗅闻着她的体香。

她胃里登时翻江倒海地涌起骇浪,每一下的挣扎扭动反而使对方更加兴奋。

狠狠咬住牙,趁着对方嘴巴往自己颈项再探来时,她抓准时机转头张嘴咬住对方的耳朵。

他发出尖叫,可一双手还是未曾松动,她只好往后抬脚,这才得以挣脱。

男人夹着双腿痛苦嚎叫,阮孑推开他,不顾一切往楼下奔去大声呼救。

忍痛追去,性别优势使他很快追上,这一次发了狠,从后拽住她的头发往扶手一甩…..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470)

我要评论
  • 上去吧&朝楼上

    一个男人提议道:“嫂子,不如带上去吧。”他朝楼上使了使眼色。

  • 片上头&到阮孑

    “好。”手下们应声,逐一将碎裂的煲仔碗收起,她的目光落在堆成堆的碎片上头,又移到阮孑身上。

  • 了食物&上倒下

    阮孑上下牙齿稍稍一松,抓着煲仔碗的男人夺回了食物,碗口倒扣,忿气之下一股脑将里头的腊肉米饭从她头上倒下,站起来将碗往她身上上一扔,朝地上啐了口吐沫:“脏了老子的饭。”

  • 女,有&泣的,

    她扫一圈跟自己一样被反绑着手脚的其他男男女女,有低下头来用嘴去扒碗里的米饭的,有压着声音哭泣的,也有放弃了挣扎靠在墙上满目空洞的。

  • &护食,

    阮孑浑身都痛,可就像疯狗护食,咬住了陶瓷碗的边沿硬是不松口。

  • 没动过&吃今天

    她被拽回角落摁着坐下去,没动过的菜汤饭被男人随脚踢掉:“不想吃今天就饿着吧。”

  • 凝聚着&?”

    脸颊被捏得生疼,阮孑眼里凝聚着怒意:“你是参加同学会前就打定了主意绑我,还是在席上临时起意?”

  • 住了被&的手,

    她被重力压得往后倒去,上半身遮住了被反绑着的手,在坑洼的地上摸索着,摸到了一小块碎碗,不动声色地藏在了手心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