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里灯光大开亮如白昼,佣人都已回去,五百多平方的复式别墅,仅有男子与将要临产的妻子二人。他攥紧事先准备好好的电击器,颤巍巍地往二楼去。抵达二楼主卧,小心翼翼地房门门,妻子半卧于床上,眼睛半睁,冷汗打湿面颊喘气艰苦,腹部高高地高高隆起似顶了一只瑜伽球他攥紧预先准备好的电击器,颤巍巍地往二楼去。。...

屋里灯光大开亮如白昼,佣人都已回家,三百多平方的复式别墅,只有男子与即将临盆的妻子二人。

他攥紧预先准备好的电击器,颤巍巍地往二楼去。

到达二楼主卧,小心翼翼地推开门,妻子半卧于床上,眼睛半睁,冷汗浸湿面颊喘息艰难,腹部高高隆起似顶了一只瑜伽球。

男子一手抓电击器,一手握门把,紧张又担忧地朝着妻子喊:“潜潜,不要怕,先生已经来了,就在楼下呢,不要怕啊!”

夜色渐浓,家家户户灯色明艳,十二警惕地望着查先生的门户,后座的十方摩挲着光滑沁骨的凤眼,神色平静,眸眼漆亮,像待猎物入闸的猎人!

灯光从一楼开始,啪嗒声声应声而灭,从大厅,到楼梯,再蔓延至二楼,男子骤然回头看向瞬间陷入黑暗的空间,浑身毛孔大张,汗毛拔地而起!

主卧成了临界点,全楼唯一的灯光,只留在了这一间房。

房子是针落可闻的诡异的死寂,呼吸声清晰可探,然而下一瞬却骤然响起一声婴儿啼哭。

头皮陡然一紧,他僵着脖子回过头,看向房内。

哪里还有什么哭声,就像是他幻听了一般。

缓缓抬起头,男子往妻子上身看去,却猛地滞住了呼吸。

先前还处于意识不清状态的妻子彼时却睁着眼望住他,笑得吊诡而森寒。

“哇~”啼哭声再起,在死寂的房子里突兀而惊悚,他看向妻子高高隆起的肚皮——声音分明来自那。

孕妇装凭空破裂,露出滚圆的肚皮,似有异物在肚里搅扰,皮肤各处被撑出怪异的形状,下一秒便有爆破的危险。

可女人却还在阴森森笑看他!

男子又惊又惧,本能想逃生,却放不下妻儿,心中剧烈挣扎。

啼哭声再起那一瞬,半卧在床上的女人却蓦然朝他一跃而下,四肢如兽抓地,脸上狰狞,脑后长出倒钩一般的角。

瞳孔大震惊骇万分,他仓惶往楼下逃去,嘴里惊喊:“先生,先生救命!”

脚下踩空,他摔下楼梯在平台停下,昏眩间只觉一道飓风刮过耳际往二楼飞去。

抬头去看,那柄手杖拦腰阻断妻子对自己的追击,杖身横亘在她喉间,一种野兽般的嘶吼从她嘴里发出,他不敢置信,这声音竟出自爱妻之口。

十方立在一楼处,长身玉立,往日的温和面容并不见肃杀多浓,浑身依旧散着一股温润之气,仿似楼上的,乃凡人非恶兽。

灯重新被十二打开,偌大空间转瞬恢复光明。

覆手攀上楼梯扶手,他缓步上楼,十二跟在身后将查先生扶起,避到楼下。

女人嘶吼着想挣脱束缚,凶狠目光紧盯十方。

流光手杖掉转方向发出簌簌声响,重回主人手中。

禁锢一解,她张牙舞爪地朝他飞来,四肢如同生出利爪,攀墙钩梯,凶猛无比。

他掐诀念咒,在一米多宽的楼道与这恶兽缠斗。

这兽诡诈多端,腾飞舞走幻变出数个分身,齐齐将他围攻。

恶斗声此起彼伏,间夹重物落地,那是十方将恶兽打落的响声。

但分身共有4个,加上本体,击沉一个便有其他的一拥而上将他围住,手脚腰背皆被禁锢,只余头部与手腕可动。

岂料他正是趁恶兽近身,一记挽刀花,手杖从缝隙中自下向上翻飞,立于众兽之顶,符咒自他袖口吐信而出,即刻长出爪牙,攀咬上分身与本体。

五只恶兽同时发出骇人可怖的吼鸣之声,众兽激烈扭动欲挣脱,但这黄符已死死粘牢。

他沉喝一声:“退!”

攀附在身上的恶兽尽数被震退,凤首之眼迸射出幽蓝色焰火,顷刻将黄符焚烧,幻化出的分身嘭一声随火花崩裂,只余本体被强大力道震得飞向二楼。

“先生,别伤到我老婆!”

喊声起,恶兽也同时轻轻坠地。

恶兽逃回房间,十方收回手杖紧随而至,只见她蜷缩地面,高隆肚皮发出猎猎之声,兽脚痕迹时隐时现,大有破膛而出之势。

他顷刻抬杖击她腹部,掐诀施出现形咒。

恶兽仰天嘶吼,面部经脉高突瞳孔欲裂,尽显痛苦之色………

片刻,兽鸣转成人声呻吟,高隆肚皮渐渐回收,变成寻常孕妇临盆大小,一只似鸟非鸟的恶兽自她体内窜出,飞快贴在墙角,嘴角滴下血珠,戒备凶狠地盯紧十方。

这兽头上长角,背覆羽,喙如鸟,四肢精壮爪锋利,带细长尾巴。

怕妻子有事,查先生在十二的保护下追上来,一见现形了的怪模怪样的妖物,骇得险些站立不住。

“这这这是什么?”

十方盯紧它:“水有兽焉,名曰蛊雕,其状如雕而有角,其音如婴儿之音,是食人。”

“食…..食人…..”查先生煞白了脸,再转目一瞧,才发现妻子躺在地上陷入昏迷。

他冲过去,蛊雕顿时发出啼叫一跃而上……

一记手杖破空击来敲中它的脊骨,它哀鸣一声向后摔去,转瞬又立起来做攻击状,龇牙咧嘴盯着十方,一时却不敢轻易上前。

查先生吓得跌地,身上冷汗涔涔,惊恐地看着它,双腿软得几乎失去行动能力。

“十二,把人带出去。”

闻言,十二疾步上前将人搀起:“要把您妻子带出去。”

两人架着昏迷的查太太躲在二楼客房,门才关上,听得阵阵对抗之声,查先生一直在唤太太名姓,却始终不见她有半点醒来的征兆。

“潜潜会不会有事?”

十二无从作答:“要等先生将恶兽镇杀后他才能告诉你结果。”

两人在屋中等待,查先生胆战心惊之余,内心却又如炭火焚烧一般的焦灼。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或许是十分钟,或许是一个钟头,他奉如天神的救星终于是推开了客房大门。

十方提步上前,衣服微乱,手杖撑在木质的地板,只有轻微的声响给予回应——他又变成了亿万凡人中的一个。

但带给查先生的,是足以让他痛彻心扉的噩耗!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424)

我要评论
  • 人生,&己开脱

    “你过你的人生,我过我的人生,碍着你什么事?不过是你天性恶毒,又心有不甘,才找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来为自己开脱。”

  • ,从破&下来,

    有人听到声响,从破烂到露出钢筋的楼梯下来,一身光鲜的短裙长靴与周遭形成泾渭分明的对比。

  • :“你&,还有

    “为什么是你?”她呵呵笑了两声:“你说你这二十几年人生多顺坦啊?老爸虽然走得早,但留下的遗产就够你们娘俩舒舒服服过完这一辈子了,还有爷爷奶奶疼爱,外加一大帮亲戚朋友帮衬,而我呢?”

  • &席上临

    脸颊被捏得生疼,阮孑眼里凝聚着怒意:“你是参加同学会前就打定了主意绑我,还是在席上临时起意?”

  • 人愣了&纷纷把

    三个男人愣了一愣,又是慌神又是愤怒,纷纷把女人起来,擦脸的擦脸,找水的找水。

  • 孑面前&,那三

    款款走下的年轻女人来到阮孑面前,那三名男人喊了声嫂子,让开稍许。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