熙熙嚷嚷的人群里,他四望去望,才在一个丢圈的流动摊贩前捕抓到她的身影。“哎哎哎,脚尖不能够越线。”老板盯着阮孑的脚,是一点儿黄线都不给过。扔了二十个圈,每一个也不是完美避开目标就是遇到了又弹开,她从最初的信誓旦旦变为现在的的死磕。总而言之,就算根毛,“哎哎哎,脚尖不能越线。”老板盯着阮孑的脚,是一点黄线都不让过。。...

熙熙囔囔的人群里,他举目去望,才在一个丢圈的流动摊贩前捕捉到她的身影。

“哎哎哎,脚尖不能越线。”老板盯着阮孑的脚,是一点黄线都不让过。

扔了三十个圈,每一个不是完美错开目标便是碰到了又弹开,她从最初的信誓旦旦变成现在的死磕。

总之,就算是根毛,她也得套走一条。

脚尖在黄线外,她费力地使上半身靠近目标,然后小心翼翼地把手里仅剩的三个圈一股脑全扔过去。

惯力使她往前栽去,幸得有人拉住,她回头一看,是十方,又转头看自己那三个圈——一个都没捞着。

“这玩意太难了!”她哭丧着脸对他控诉。

“不吃土豆丸了?”

“我都快成土豆了,”指着一堆玩具公仔中最边角的鸟笼,她仰头跟他说:“那只鹦鹉我怎么也弄不到。”

十方循势看去,一只折衷鹦鹉,雄鸟绿色:“你赢来了是要养的。”

“我养。可我都扔了40个了。”

“真要养?”

“养。”

他拉着她让到一边,把手里那小盒的土豆丸也一并放入她手,给了老板十块钱拿了十个圈。

“过来。”站在距离黄线外三步外,他向她招呼。

阮孑依言走过去,不明所以地跟他站在一起,十方则退后半步,把十个圈悉数放到她手里。

她一脸丧气:“还是我来啊?”

站在她右后方,他握住她的手,呈半环抱的姿势:“你只拿着,力道我来控制。”

然后手臂微抬,稍稍使力,颜色各异的十个圈如同天女散花一般朝满地的目标飞奔而下。

须臾之间,在老板的瞩目下,十个环中了七个。

阮孑瞪大了眼,焉焉儿的状态立即满血复活,兴奋叫嚷着:“中了中了,老板,给我鸟儿。”

可老板还没回过神。

她没等得及,自己跑过去一把将鸟笼提溜起来。

老板这才如梦初醒,赶忙走过来赔笑:“要不你换一样吧,我给你一条手链,这手链可是非常好看的,年轻人最喜欢。”

阮孑护着不让拿:“不是,你其他东西我不要,我就要这只鹦鹉。”

“小姐,这鹦鹉是我的门面,你拿走了,以后我不好摆摊的。”

“不是说了套中就能拿走吗,你不能不守信的啊。”

眼见好说歹说人家都不听,老板急了眼,伸手就来抢:“总之这鸟儿你不能拿。”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她抱着鸟笼躲避,争抢间被老板扫掉了手里的土豆丸,啪嗒掉在地上,又被他踩上一脚,直接成泥。

一柄手杖横空探来,将老板生生横推出两步,断开了跟她的牵扯。

十方站在阮孑身前:“老板,吵嚷开了,这往后你还要在这里做生意?”

这话点醒了对方,顾忌着后面的生意,摊主没好再硬来。

“鹦鹉已经归我们了,是不能归还。或者这样,你出个价格,就当我们向你买的。”

听了这话,他态度有所缓和,几番盘算,最后伸出一个手掌:“五百。”

“什么?”阮孑从十方身后探出头来:“我包下你这个摊都用不着这个数,你当我们傻啊!”

“总之500,不然就还我。”

“你忒不要脸了。”她把鸟笼一推:“这鸟你拿回去吧。”

前一分钟还在争抢不休的老板此刻反没有立即夺走。

掏出钱包,十方取了五张百元钞票,还没送到对方手里,摊主像怕极了他反悔,赶忙一拿:“货物既出,恕不退货。”一边还不忘检验钱币真伪。

两个人回到石桌坐下,赢了鸟的人却一脸郁闷。

他见了,含笑着问她:“心疼这钱?”

“500块买了只鸟,就只有你不心疼。”又道:“我就是看它一身绿毛长得好看,但再好看它也比不过红太阳啊。”

“这是折衷鹦鹉。”他道。

“都500还折什么中,分明是天价鹦鹉。”

“市值大约在4000。”

“还4…………什么?”以为自己听岔了的人吃了一惊:“就这只鹦鹉,值4000块?”

他用手机搜索折衷鹦鹉,再将屏幕转给她看。

未几,阮孑骇然,实实在在信了:“我不识货也就罢了,那老板怎么?”

“兴许是捡来或者也是从不识货的卖家手里贱价购买的。”

想了想,她把鸟笼往他方向一推:“这鸟儿这么贵,你拿回去养吧。”

“不是喜欢吗?”

“喜欢是喜欢,我原本想着我把它赢回来,心情不好时看它这么好看,可能气也消了,不然跟它对骂两句也好出出气。现在知道它这么贵,它骂我我不仅不敢回嘴,还得好吃好喝供养着。”

这番话引得他是哭笑不得:“折衷鹦鹉比较安静,估计也没办法跟你骂战。你只管养着,豢养的方法我发给你,要真是心情不愉快,拿它出气也是行的。”

“如果养不了,那时再给我养吧。”

有他这句话,那阮孑就没有什么顾虑了。

先前的不快荡然无存,把鸟笼挪回来,她凑个脑袋过去逗弄:“它是公的母的?吃什么?会说话吗?”

“公的,浆果、水果、昆虫、种子之类的都吃,只要驯养,一般会说话。”他一样样地回答。

“它好大啊。”

他嗯了声:“折衷鹦鹉体重一般380-475克,体长在33-40公分,它的鸟喙很锋利坚硬,你喂养时要当心伤到。”

拿根签子逗弄它,她点了点头,可这鹦鹉一直没什么精神劲,不大搭理人。

口袋里的手机发出震动,十方取出,看了看时间方点开短信,发件人来自十二。

(先生,该走了。)

他将手机收回,唤她:“阮小姐。”

“嗯?”她扭头看他。

“我还有工作,今天只能到这里了。”

“啊?”她第一反应并不是被放鸽子的不悦:“可是你晚饭还没有正式吃。”

“够了,这些东西已经很饱腹。”

闻言,她脸上拂过歉意:“不好意思啊,你这么忙,我还拉着你出来。”

他笑,一边起身:“我的工作原本就没有时间定性,我中途离开,希望你不要恼才好。”

她也跟着站起来:“那咱们下次再约?”

“好。”拿起手杖,他注视着她的眼睛,离去前叮嘱:“阮小姐,回去当心些,门窗要锁好。”

“好的,你去吧。”

他穿过重重人群,十二已在广场入口处等待,拉开后座车门,将人迎上了车。

车辆启动,汇入车流。

四十多分钟后,suv停在近郊的联排别墅前,却并无人下车。

待得片刻后,6号别墅门大开,一名中年男子跑出来,路灯映照下的神情带着掩饰不住的慌张。

隔着挡风玻璃,男子匆匆与十二点点头,后座车窗彼时降下。

矮下身体,男子有些急乱:“十方先生为什么还不进去?”

“我在里面,它不会出现。”他面色从容不迫:“查先生先行进屋吧。”

闻声,男子只好依言折回别墅,门虚掩着不敢锁上。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218)

我要评论
  • 阮孑抬&话,多

    阮孑抬头:“官仰仰,你记住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 说,像&一辈子

    “你说说,像你这种一辈子都顺风顺水的人,是不是很讨人厌?”

  • 孑无比&,一口

    这张嘴脸使阮孑无比反胃,她怒目而视,趁着对方起身之前,张嘴呸地一声,一口饭悉数喷到她脸上。

  • &她的手

    一名男的应声去检查,掰开她的手指,上头灰尘遍布,可能是刚跌下来时压到了碎片,几根手指头划破了一个口,流了不少血。

  • 的男人&胸骨。

    “你还敢躲?”砸碗的男人抬起脚,毫不客气地一脚踩住她的胸骨。

  • 好歹也&学,但

    “咱俩好歹也是民政学院出来的同学,但凡你能知趣点,我多少给你几分薄面。”

  • 碗的男&肉米饭

    阮孑上下牙齿稍稍一松,抓着煲仔碗的男人夺回了食物,碗口倒扣,忿气之下一股脑将里头的腊肉米饭从她头上倒下,站起来将碗往她身上上一扔,朝地上啐了口吐沫:“脏了老子的饭。”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