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了面的两个人在广场里地乱一起漫步,还将近6点,她得肚子有些饿,便拉着他在广场上买了糖葫芦跟奶油面包,到护栏边上边吃着,偶尔会撕一小块喂喂喂海鸥跟鸽子。十方左手替她拿着糖葫芦,左手持手杖,看她吃得津津有味:“这面包我早先摸了摸有些硬,这么非常好吃吗?”十方一手替她拿着糖葫芦,一手持手杖,看她吃得津津有味:“这面包我先前摸着有些硬,这么好吃吗?”。...

碰了面的两个人在广场里胡乱漫步,还不到5点,她得肚子有些饿,便拉着他在广场上买了糖葫芦跟奶油面包,到护栏边上一边吃着,偶尔撕一小块喂喂海鸥跟鸽子。

十方一手替她拿着糖葫芦,一手持手杖,看她吃得津津有味:“这面包我先前摸着有些硬,这么好吃吗?”

她撕了一块扔到天上,转瞬就有海鸥叼走。

好吃的当然不是面包。

“糖葫芦好吃点。”说着,凑个脑袋过来去咬他手上的糖葫芦。

距离陡然拉近,她圆滚滚的小脑袋就在他肩膀稍下的位置,叼走一个糖葫芦,往上轻轻一抛,接入口中。

她在口中咀嚼,固化的糖块碎裂,山楂的汁水在口腔漾开,酸甜酸甜,解了奶油面包的腻。

“这样容易堵塞呼吸道。”

声音自上传来,她咬着糖葫芦扭头看去,一边腮帮子鼓鼓囊囊,生出娇俏的憨态来。

“你才几岁啊?”她含糊不清地笑说着:“有时候说话的语气真像我奶奶。”

她话音还没完全落下,感觉耳边风声簌簌,正转头去看,一双褐色爪子从眼前一闪而过,距离脸部不过十公分,这间隙只感觉手里一紧一松,低头一看——哪里还有面包的影子。

她错愕抬头,看着那只盗贼扑闪扑闪着翅膀远去,尖细的嘴巴叼着前一秒还属于她的食物。

她迟缓地转过头看着十方,透亮分明又装满了惊诧的眼睛在跟他说着——看到没?那该死的鸟在我口中夺食!

十方看了看早已藏身在鸟群里找也找不出的海鸥,又看了看她,片刻才提议:“或者,现在带你去吃饭?”

她有被气到:“鸟界就没有鸟格吗?”

又眺望一眼海鸥离去的方向,他回道:“我想,是没有的。”

“不吃饭了,气到吃不下。”她把糖葫芦从他手里拿过来:“咱们不待这了,去那边看看别人表演,等我平复一下。”

引得十方无声发笑。

她提步就走,带着他来到一个围满年轻人的舞蹈团前,可惜人太多,只能从人缝中依稀看到点动作。

不甘心地回过头问他:“你看得到吗?”

点点头,他环望四周,忽然轻轻握住她的手腕,沿着人群外围走到边上的圆形花圃,示意她站上去。

阮孑在他的搀扶下站到膝盖高的花圃上,上头贴了瓷砖,可供人休憩,中间是手臂粗的绿化树。

人群中俊男靓女正在热舞,跳的双人舞,性感中不乏抒情。

她站在花圃上,比他高了半个头,他需得仰视,瞧她脸上兴致满满,便笑道:“阮小姐喜欢这些?”

阮孑视线不离舞蹈演员:“俊男靓女谁不爱?”

忽地想起他带自己看的木偶戏,她低下眼睫来看他,一半认真一半玩味:“你喜欢什么?评书?杂谈?还是相声?”

她眼里有笑意,暮色已经沉到海岸线,霞光铺满天际,她的眸眼被映出橙黄的色彩,包裹着他清隽雅气的模样在里头。

“走吧,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说话的是围在两人前面的另一伙人,呼啦啦的四五个往后撤离。

他们后退不慎撞到了十方,引得他踉跄了半步,不慎又撞到阮孑,以至于她一时站立不稳,歪歪斜斜地就往边上倒去…….

他忙稳住身形探出手握住的她手肘,将将把人拉回身边来。

而阮孑因惯力使然,身体与他撞上,高挺的胸脯陡然压到对方的肩膀,两个人都是当场僵住。

那一伙人已相携离去,她的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一只手被他搀住,耳朵几乎跟他的侧脸贴在了一处。

怔愣地眨了眨眼,感受到一呼一吸间身前的压迫,阮孑才猛地回过神,十分尴尬地把人松开,在对方的搀扶下落到地面上。

她自己多少有些不自在,一时间又不好意思与人对视。

边上的人也没有说话,等她自顾自掏出纸巾准备去擦自己踩踏过的位置时,又有一条胳膊快了一步,已伏低身体用湿巾仔细擦着。

橙黄暮色照在他身后,他的短发修剪得干净且利落,露出的脖子与侧脸白得不见半点瑕疵,唯有那只耳朵,一路红到了耳根处。

起初,她愣了愣,片刻后抿唇偷笑,面上的那抹尴尬忽然就荡然无存了。

近7点,夜幕下沉,一轮弯钩悄悄然爬上海岸线,霓虹灯将天地映出璀璨的光芒,照着广场上一个个身影。

“来两根烤肠。”

“臭豆腐,臭豆腐你吃吗?”

“呀,那边有冰粉。”

“我闻到烤红薯的香味了,咱们要一个吧。”

往来穿梭的民众里,阮孑拉着他满场飞,手里满满当当的小吃零食一个叠一个,十方自然也充当了工具人,提着各色小吃跟着她从东到西。

她买了一个红薯,把手里那些小吃什么的一股脑堆到他手上,他一手握着手杖,另一只手提着东西,还捧了一堆在身前,看她掰开冒着热气的红薯烫得呼呼吹气,神情是无奈又无计可施。

红薯外皮挂满了糖霜,皮被烤得焦黄焦黄,鼓鼓囊囊地撑起来,阮孑心急,才刚咬上去:“啊呀,烫烫烫烫……..”

“你慢点。”

她舔了舔嘴唇沾到的,然后忙忙地吹凉手里的,把自己没咬过那一半送到他嘴边,晶莹透亮的眼眸望住他:“你尝尝。”

漆黑的眸眼望着她,十方犹豫了须臾,方才稍稍低头咬了一小口。

“怎么样?甜吗?”

味道在口腔漫开,引得他蹙了蹙眉头:“像种在糖地里。”

两人就在摊贩前,这话被摊主和正要买的游客听了个全,后者看了看,走了。

摊主不乐意了:“小伙子,你可别乱说话,我的红薯一点糖都没掺的。”

“没有,我朋友是夸奖。”阮孑笑呵呵地打圆场,自己也咬了一口,还没嚼两下,神情越来越苦巴。

闻着明明是红薯香,吃起来确实满满的糖精甜,跟红薯本身的清甜根本南辕北辙。

气得她态度立即发生大转变:“你这很显然注糖精了吧。”

“什、什么糖精,不吃就去别处,别耽误我做生意,走走走…….”

“大爷,你做生意不老实,哪里还有回头客。”她啪嗒一下把手里两个红薯丢回摊位上,拉着十方就走:“浪费我六块钱。”

走出十几米远,又指着不远处的小推车问:“你想吃土豆丸子吗?”

还吃?

他无奈地摇头失笑,又看了看四周,寻到一张空的景观石桌,道了声:“过来。”

阮孑听话地跟上,便见他在一张桌子前停下,把手里那些吃过的没吃过的小吃一一摆上桌。

“你在这里吃着,我去买。”

阮孑坐下来,扭头看他走向土豆丸子的小推车方向,肩阔腰窄,背影似松木笔挺,步步平稳且有序,相貌又好,品性又端正,人又绅士温暖。

这样的男人,如何不吸引她呢?

“唉~”叹一口气,自言自语着:“可千万别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折而复返的十方手里捏着她要的土豆丸,人却不知又跑到哪里去。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267)

我要评论
  • ,官仰&代傲视

    抬起染了尘灰的靴子,官仰仰一脚将她踢趴,居高临下地将她蔑视:“进了我的地盘,你还以为你还是学生时代傲视群芳的校花?”

  • 守人,&不同之

    阮孑安静地看着五六米外跟他们一样席地而坐吃饭的看守人,不同之处,是他们的食物有荤有素,底下有纸皮垫脏。

  • 扫了她&留意阮

    扫了她一眼,官仰仰趾高气扬地踩着一地灰尘重新上楼,那些人又开始自己做自己的事,没有人留意阮孑。

  • 脚蹲下&在阮孑

    女人单脚蹲下来,看着她满头满脸的米粒,抬起手来捏住对方的双颊:“想吃好的?那你得点头听话才行。”她的手镶满了水晶钻,长长的指甲尖锐地在阮孑的脸上凹下五道深刻的印记。

  • 指,上&了不少

    一名男的应声去检查,掰开她的手指,上头灰尘遍布,可能是刚跌下来时压到了碎片,几根手指头划破了一个口,流了不少血。

  • &出钢筋

    有人听到声响,从破烂到露出钢筋的楼梯下来,一身光鲜的短裙长靴与周遭形成泾渭分明的对比。

  • 在这又&三天,

    这是阮孑被关在这又脏又破的厂房里的第三天,她尝试过逃,仅一次,便见识到了这些人的凶戾。

  • 来,擦&水的找

    三个男人愣了一愣,又是慌神又是愤怒,纷纷把女人起来,擦脸的擦脸,找水的找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