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不好意思,打搅了哈。”颌首笑容,十方将门缓缓地阖上,却在下一刻撩开猫眼盖。外卖平台小哥又去敲1902的门,三两下后无人砰然,便贴门而喊:“你好,是你们家叫的外卖平台吗?”等了少顷,也并未动静,他将目光放在只剩的一家。屋中的十方平静仔细观察着。洗过一身颔首微笑,十方将门缓缓阖上,却在下一刻掀开猫眼盖。。...

“那不好意思,打扰了哈。”

颔首微笑,十方将门缓缓阖上,却在下一刻掀开猫眼盖。

外卖小哥又去敲1902的门,三两下后无人应声,便贴门而喊:“你好,是你们家叫的外卖吗?”

等了须臾,也并无动静,他将目光放到仅剩的一家。

屋中的十方平静观察着。

洗过一身热水澡的阮孑从浴室出来,听得敲门声,透过猫眼往外看。

“你好,我是送外卖的。”

她并未开门:“我们家没有叫外卖。”

声音一起,外卖小哥低下头,装着检查订单收货人,实则覆盖住眼里的讳莫,片刻,复又抬首,憨厚一笑:“不好意思,我下错电梯了。”

说罢,旋身走向电梯间。

阮孑直接回了屋,只有十方的目光还停留在消失在电梯间的男人,目露几许深意。

打铁要趁热,阮孑秉承着同事阿琳的教导,能多见面就多见面,所以两日后,又将人约了出来。

见面地点是莲花广场,靠海而建,从白日至晚十点,各类卖艺、摊贩、游客聚集在整个广场,几乎没有不热闹的时刻。

海鸥、鸽子总来觅食,偌大的广场,光是售卖它们食粮的小贩就6、7个。

阮孑坐在入口处的莲花座下等他,这里是很好的遮阴处,孩童在周围溜冰玩球,老人在身后亦步亦趋地紧跟。

不免会有球丢到她脚边,其他小朋友不管是跑过来拿或者等她扔回去,总都会奶声奶气地道一声谢,只有一个眼看已经到她腰高的小屁孩,每每都是站在原地朝她喊一嗓子:“扔过来。”

如此反复了三次之后,她便从包里翻找出一样东西捏在手里,好整以暇地等着那球来到她脚边。

没礼貌的小屁孩没让她等多久,反正也不晓得有意还是无心,球到底还是朝她飞过来了。

她弯腰捡起来,用捏在手里的那枚回形针往里一扎,小孩子玩的球不会太厚,很容易就扎出个肉眼难辨的洞,须臾便开始焉焉地开始泄气。

“扔过来啊。”小孩不耐烦起来。

阮孑手一扬,朝他的方向扔了过去。

那孩子一开始没察觉到,没多久,抱着瘪了一半的球哇一下哭了出来:“我的球,爷爷,我的球…..”

眉头满意地一挑,她一转头,目光穿过稀拉的人群,跟十米开外的一双眼睛对上。

他持杖立在不远处,还是一身整洁的正装,只不过日头当空,只穿了一件墨绿色的衬衫,下身则一条黑色西裤,亚光面的同色皮鞋,上下身分成了三七比例,远远地望去,腿长得叫她自卑。

他提步朝她走来,她迈脚往他的方向去。

两人隔着半米的距离停下,他看了看赖在地上打滚的小孩:“那球,是你动的手脚?”

“我拿针戳的。”

十方多少有些啼笑皆非:“他惹你了?”却没说她跟小孩子置气。

“小孩子没礼貌,我可不是什么大度的姐姐。”

阮孑觑他:“觉得我不善良?”

他关注点却不在善良与否:“称呼上可能有些不对。”

“不对?”她挑眉质疑,尾音上扬:“我没结婚,叫姐姐怎么了?叫我阿姨的话,那就要叫你大爷了。”

看了那小娃一眼,他笑得似有深意:“喊老太爷也行。”

闻言,她忍俊不禁:“你真行,什么便宜都占。”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195)

我要评论
  • 官仰仰&!”

    阮孑抬头:“官仰仰,你记住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 深地凹&下去。

    盯紧她,女人眼神危险,手上加了力,指甲嵌进她的肌肤,深深地凹下去。

  • 嫂子,&眼色。

    一个男人提议道:“嫂子,不如带上去吧。”他朝楼上使了使眼色。

  • ?”她&年人生

    “为什么是你?”她呵呵笑了两声:“你说你这二十几年人生多顺坦啊?老爸虽然走得早,但留下的遗产就够你们娘俩舒舒服服过完这一辈子了,还有爷爷奶奶疼爱,外加一大帮亲戚朋友帮衬,而我呢?”

  • 几分笑&大家是

    女人脸上蓄着几分笑意:“你在我之前离开的同学会,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你失踪的时候,我可还在跟老同学们唱歌呢。”

  • 的,老&的饭吗

    “咱们同是靠实力考进的民政学院,同是系里排名前五的,老爸同样是短命鬼,可我那老到腰都直不起来的妈得天天跟恶臭的流浪汉抢纸皮争瓶罐,那双手指甲里还都是令人作呕的污垢。你吃过那样一双手做出来的饭吗?”

  • 子抖一&检验一

    男人将阮孑强硬拽起,逐一摸过她的上下身,又粗暴地脱了鞋子抖一抖,谨小慎微地通体检验一遍。

  • 他们一&不同之

    阮孑安静地看着五六米外跟他们一样席地而坐吃饭的看守人,不同之处,是他们的食物有荤有素,底下有纸皮垫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