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去的共五人,校长退离到学生跟前。倒影在地上的影子在风动间摇弋,十方波澜不惊的目光跨过人墙,落在数米开外的学生三人身上:“下面有些少儿宜,大麻烦你们背过身去。”学生们个个心惊胆战,神差鬼遣地服从他的话,抱着书包争相扭过身敢多看。自己的人倒映在地上的影子在风动间摇曳,十方波澜不惊的目光越过人墙,落在数米开外的学生等人身上:“接下来有些少儿不宜,麻烦你们背过身去。”。...

进来的共五人,校长退离到学生跟前。

倒映在地上的影子在风动间摇曳,十方波澜不惊的目光越过人墙,落在数米开外的学生等人身上:“接下来有些少儿不宜,麻烦你们背过身去。”

学生们个个心惊胆战,神差鬼遣地听从他的话,抱着书包纷纷转过身不敢多看。

自己的人被指令,校长十分不忿,就近扯过一名女学生,按着她的脑袋,捏住她的下颌强迫她看:“看看也好,你们也长个记性。”

那名学生眼泪啪嗒落下来,脸上尽是痛苦之色,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倒映在地面的手杖影子向男子的方向飞快延伸而去,棍状黑影从他脚面攀附而上,不过眨眼之间,生出五根爪子,‘啪啪’连扇左右脸颊两巴掌。

被抓住的女学生只见校长仿佛魔怔一般摇头晃脑,随后松开了自己,捂着脸颊往地上一啐,吐出一口血沫来。

他抬头往四周看,眼神充满怪异,最后惊疑地看向十方,怒喝一声:“打啊。”

一声令下,五个人齐齐上阵,十二身形虽小,身手却十分敏捷,借着身量,能从敌人肘间、腰下躬身躲闪,再趁势反击,专攻眼睛、腰腹等人体最脆弱部位。

一开始众人看不起十方,对付他的便只有两个,两人左右夹击,却硬是近不了他的身,那手杖更是像有预知能力一般,在他手中挥动自如,杖杖击在他们下一个攻击点。

狼狈的痛呼声此起彼伏,女学生看得目瞪口呆,十方攻击之际朝她看去,那眼神温和又充满显然的含义。

她方久梦乍回,慌忙闭眼转身去。

眼见同伴不敌,原本负责十二的其中一名男人掉头来攻击十方,后者曲肘格挡间,另一名男人抬脚迅速踢来。

十方后退半步,手杖自掌心中脱离,重击前者后背使其往前一扑,迎上同伴那只踹来的脚,

手杖又从男人身后绕回,高速转动携来簌簌风声,朝踹起的那只脚重击而下,须臾之间,听到腿骨相撞的沉闷声音。

吃痛声一前一后惊起,两人一个被踢飞,一个趔趄跪倒痛苦搓着剧痛不已的腿骨。

眼见下属不敌,校长发了狠,四下扫望,捡起一只只砖头朝十方砸去…….

临时挂起的炽光灯‘砰’地一声碎裂,周遭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不消数秒,痛苦又充满慌乱的嚎叫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纵横交响,分不清是哪些人跟哪些人。

灯光再亮起时,比先前还要微弱,十二举着手机,电筒只能照清半径一米的范围,灯光往周围一扫,那几个人七零八落地倒在四周,身上脸上都是擦伤的痕迹。

最为严重当是校长,右手腕骨向外折了,门牙也掉,沁出一口血,额头颧骨创口斑驳,并不深,血倒是流的不少,此刻正哎呀呀的不住呻吟。

而四周,都是散落的砖头碎块。

学生们也迟疑地回过身来,看见眼前一幕,又惊又害怕。

“同学。”十方朝先前那名女学生抬手,示意借个书包一看,后者怯懦不安地送上来,又退回到其他同学身边。

十二接过来,将拉链拉开,撑开送到主子面前。

十方脚下便是那位德高望重的校长,他逐一从包里掏出卡牌、糖果条、威化饼干。

校长又骇又疼,含糊不清地怒问:“你们到底什么来历?”

当事人慢悠悠地开口问道:“你的头儿赖宏胜都已经锒铛入狱,你竟还在让学生替你运送这些害人毒物?”

“坐得这个位置,该教学育人、清正廉明才对。你可知,举头三尺神明在望。”

校长满眼怨恨,余光往身后的学生们一扫,然后往地上啐了一口血沫,再看向十方时,讥诮一笑:“小伙子,你吃过几斤米?替人出头当英雄,知道会招惹来什么祸事?”

却不想十方并不理会他的威胁,径自将卡牌交给十二。

后者接过,将卡牌的包装撕开,蹲下来,然后捏开校长的嘴……

已过中年的男人死命咬紧牙关,质问从齿缝中蹦出:“你想干什么?”

十方抬起手杖,杖尾击在他的胸腹,无形之中似有一簇火,将他衣服烫出一个洞,袅袅烟雾飘散,灼热的圆形杖尾正在他的皮肉上烧出印记,疼痛使他下意识张嘴哀嚎,十二便在此时将卡牌塞进他的嘴里并捂住嘴巴。

“放开…..唔……狗娘养的,你给我撒手…..”他的威胁含糊不清,也不知道叫谁松开。

居高临下地将他俯视,十方语气难得裹了些冷意:“算上你祖宗三代,还不够数的。”

“你们先辈累累白骨砌就出来的和平家国,可不是为了保护你这类人渣。”

他抬起手,杖尾也自皮肉上脱离。

十二松手,校长连声咳嗽,将嘴里的卡牌悉数吐出来,并用手指伸出喉咙,狼狈地催吐。

警笛声紧随而至,六人大骇,顾不得疼痛,纷纷仓惶逃跑。

若是在此时被抓,那就是人赃并获,算上之前走的那些,下半辈子指定要在牢里度过了。

十方却也只是看着他们争前恐后地逃出大门,地上的影子如同长了脚,朝着那些人匍匐前进,片刻后融入黑暗。

只消数十秒,断墙外跃跃火光忽闪忽闪,

“啊!”

“啊!”

“妈呀,好烫好烫!”

“救命,救火,啊!”

哀嚎尖叫声四起,六人屁股着了火,有人就地打滚,有人拍来打去,有人来回跑,在破旧大门来回闪现,火倒是越烧越旺。

学生们缩在一团呆若木鸡地看着。

有同事得到几张甜品店赠券,约了阮孑等人下班去吃甜品,傍晚4点收工,几人相携前往,在一张六人桌坐下。

“这店是一个米国人开的,请的也都是米国人,不过东西确实挺好吃的。”同事压低声又补了句:“就是有点贵。”

阮孑环望一圈,店主要以黑白两色为主调,大多选用大的双面玻璃,形成广阔的视觉感,布置得也十分上档次,放眼所望,店里顾客几乎全是衣着光鲜的年轻人。

他们有四张券,赠送了四份甜品,大家也不好意思不花钱,遂都点了一份饮料,阮孑请的客。

可她初尝甜品,眉头便当即皱了起来,恨不得当场把它吐出。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488)

我要评论
  • 她的手&的脸上

    女人单脚蹲下来,看着她满头满脸的米粒,抬起手来捏住对方的双颊:“想吃好的?那你得点头听话才行。”她的手镶满了水晶钻,长长的指甲尖锐地在阮孑的脸上凹下五道深刻的印记。

  • 是民政&凡你能

    “咱俩好歹也是民政学院出来的同学,但凡你能知趣点,我多少给你几分薄面。”

  • 碗收起&,又移

    “好。”手下们应声,逐一将碎裂的煲仔碗收起,她的目光落在堆成堆的碎片上头,又移到阮孑身上。

  • 说,像&讨人厌

    “你说说,像你这种一辈子都顺风顺水的人,是不是很讨人厌?”

  • 一头栽&仔饭。

    阮孑在这些人身侧跪下来,一头栽下去,大口大口扒着其中一人的煲仔饭。

  • 守人,&食物有

    阮孑安静地看着五六米外跟他们一样席地而坐吃饭的看守人,不同之处,是他们的食物有荤有素,底下有纸皮垫脏。

  • &话,多

    阮孑抬头:“官仰仰,你记住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