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电影院就在马路对面,故此阮孑并没有驾驶车辆,两人相携我们走过斑马线,影子被路灯拉宽在路面,一个肩膀挺阔,身形挺拨,就看起来另一个非常娇小如玉,如玉可爱的。留心到前面的暗影,阮孑悄悄地靠近了些,半边脑袋与他重合,就像是枕在他了的肩膀上。小伎俩阴谋得逞,她暗自抿唇偷笑留意到前面的暗影,阮孑悄悄靠近些,半边脑袋与他重叠,就像是枕在他了的肩膀上。。...

因电影院就在马路对面,故而阮孑并未驾车,两人相携走过斑马线,影子被路灯拉长在路面,一个肩膀挺括,身形挺拔,就显得另一个十分娇小,玲珑可爱。

留意到前面的暗影,阮孑悄悄靠近些,半边脑袋与他重叠,就像是枕在他了的肩膀上。

小伎俩得逞,她暗暗抿唇偷笑,心里陡生几分甜蜜。

二人来到电影院,排队入场的人并不在少数,且大多都是情侣,可见这部影片确实反响不错。

十方环望一圈,见大多男孩女孩手里都抱着饮料爆米花,再一看身旁的人,空空如也。

遂和声问:“要吃那些吗?”

循目看去,那一桶桶的爆米花跃入眸中,脑海闪过阿琳的叮嘱,她便点了点头。

“饮料要温的还是冰的?”

“温的吧。”

“你先进去。”他给了她的票,折回大厅购买了一桶爆米花,再挑了一杯温的柚子茶。

检票进去时,发现她就在拐角处等着。

他一只手拿着爆米花,底下还提了杯饮料,另一只手撑着手杖,阮孑很自然地伸手接过来,捡一颗爆米花尝了尝。

二人相携入场,开片在即,影厅里灯光已经暗了下来,阮孑在前面走,找到自己那行,一边低声说着不好意思,一边从逼仄的过道里过。

因不放心他,故而总不时回头注意他脚下,这么一疏忽,踢到了前面翘着二郎腿玩手机的一名男观众,一下失重就往前栽去……

亏得身后的十方手脚利落,长臂忙一捞,握住她的胳膊往自己身前带。

她的后背轻轻撞上他的胸膛,硬挺又充满力量。

短吁一口气,她听到身后富有安抚的低嘱:“当心些。”

“不好意思。”她冲被撞到的男观众致歉,矮下身捡起掉落的爆米花,这才来到自己的位置落座。

十方接了她的饮料,把袋子取出来放到她手边,让她将脏了的爆米花归置到袋子里去,再从西装口袋里取了一片消毒湿巾撕开一个口,示意给她。

“谢谢。”阮孑擦净手,影片也开始。

开头十几秒便是高能场面,惊悚的背景音加上赫然出现在沟渠里的腐烂人头,明明皮肉不剩多少,却冲着镜头缓缓地咧开嘴笑。

阮孑就插了个吸管,周遭尖叫声已经默契地响了个彻底,跟震耳欲聋的背景音一同把她吓得打了一个激灵。

她目之所及,坐在前面的几个女生早窝进男友怀里寻求庇护,独她捏着吸管暗自懊恼。

转念一想,这才开头,后面吓人的机会多得是,不急这一刻。

“阮小姐会怕吗?”

声音自边上传来,特意压低,传到阮孑鼓膜里,莫名使她多了种难言的躁动。

她下意识就想回:“我从事这……..”话到一半,忙止了口,自然地转了话锋:“女孩子嘛,很多都是怕的。”

他轻笑:“我以为阮小姐是不怕这些的。”

“我就算是个守墓员,那也是个女孩子。”她不满嘟囔。

恐怖开头之后,接下来的十分钟都只是十分平静地在铺叙剧情,吃着爆米花、喝着果茶的人心不在焉地等待下一场惊悚场面。

直到影片里天一黑,软萌的女主拉上同伴战战兢兢地去公共厕所如厕。

来了来了!

她顿时聚精会神,空出挨着他那边的右手,就等一击而中。

‘嗙’地一声,巨大的音效与荧幕里的尖叫双管齐下,将胆小的观影者吓得花容失色,尖叫着扑到男伴的怀里,后者纷纷搂住,或拍拍肩或摸摸头。

唯有阮孑失了准头,手蠢蠢欲动地刚要伸过去,就看清了荧幕里令人惊恐的东西。

那掉下来的就是根枯木,开篇腐烂人头她都没反应,现下要是被块木头吓,她自己都说不过去。

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将手收了回来,前后左右那一句句“没事,就是块木头”,“别怕别怕,胆子这么小还爱看恐怖片”,“过去了”诸如之类的安慰时不时传来,让她越发是画饼充饥一般。

一直等啊等啊,看了看时间,8点半开始的片子,现在已经9点半了,时长过半,她一次都没抓到过。

她懊恼得紧。

这法子果然一点用处都没有!

看着前排那一对对粘在一起的情侣,只有她满腔不满地一口一口塞着爆米花。

再看自己身边那人,盯着屏幕看得倒是聚精会神。

恐怖背景音效再起,身后传来一个年轻男声温柔的提醒:“快来了快来了,怕就把眼睛闭上。”

松开爆米花,她掸了掸手上的碎屑,预备最后再尝试一次。

音效越瘆人,女主越往老巷深处走,阮孑眼睛就盯得越紧,手也紧张地往扶手那边偏移,颇有几分枕戈待旦的架势。

随着恐怖歌谣响起,一只手从墙上的影子变为实体攥住女主的脚踝一拖时,影厅里尖叫声连连,阮孑这次把握住了机会,啪嗒一下抓住了他的手腕,视线牢牢地盯紧屏幕不移。

十方先是看她,见她抿紧了唇,复垂下眼睫望向抓着自己手腕的那只细小手掌。

许是太过害怕,她的力道并不小,袖口被抓出褶皱,连腕骨都隐隐生疼。

“你看看那些女孩,真害怕还是假害怕只有她们自己心里知道,要真不敢看,就别浪费那个钱,进来了又做出这种样子,也只有你们这些没经过事的毛孩才会被骗。”

这声音就来自阮孑隔壁的大婶,旁边坐着她穿校服的儿子,看个电影也被做人生教导。

这话戳中了阮孑,那缕得逞的小开心跟紧张被打击得七零八落,正悻悻然又心虚地松开他的手,默默地往回收。

前面有一两个女生也同她一般,默默地把靠在男友肩膀上的脑袋移开,端正坐姿。

其中一名男生回过头,看了那位大神一眼,那眼神表达了一句话,说的是明明白白——就你嘴能叭叭!

阮孑偷偷拿余光瞄身旁的人,后者目不斜视地看着电影,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

再往后,无论画面有多骇人,她都没敢再装腔作势进一步了。

记不得后面高能场面出现第三次或第四次之时时,隔壁的人稍稍抬起胳膊,从扶手上面越过,将手腕送到她的手边。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381)

我要评论
  • 踢掉:&“不想

    她被拽回角落摁着坐下去,没动过的菜汤饭被男人随脚踢掉:“不想吃今天就饿着吧。”

  • &,逐一

    “好。”手下们应声,逐一将碎裂的煲仔碗收起,她的目光落在堆成堆的碎片上头,又移到阮孑身上。

  • 碍着你&,又心

    “你过你的人生,我过我的人生,碍着你什么事?不过是你天性恶毒,又心有不甘,才找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来为自己开脱。”

  • 着五六&守人,

    阮孑安静地看着五六米外跟他们一样席地而坐吃饭的看守人,不同之处,是他们的食物有荤有素,底下有纸皮垫脏。

  • 住一句&必自毙

    阮孑抬头:“官仰仰,你记住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 &她偏过

    她偏过了头,厚重的煲仔碗从肩上擦过,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 有人听&。

    有人听到声响,从破烂到露出钢筋的楼梯下来,一身光鲜的短裙长靴与周遭形成泾渭分明的对比。

  • 看你还&跟我伶

    她深吸了一口气:“要不是看你还算盘靓条顺,你以为你能当个全的卖?还能在这跟我伶牙俐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