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孑朝他笑容,露着十分洁白的皓齿,在对方的目光注视下坐到对面去。老板:“那两位稍等,我一直这样传菜。”十方:“劳烦。”二楼除了两桌客人,一桌商务人士,一桌像是家庭朋友聚餐,男女老少都有,楼下则了坐满了。菜迅速全数上桌,一汤两菜,正好够两人吃,不至于浪老板:“那两位稍等,我下去传菜。”。...

阮孑朝他微笑,露出十分洁白的皓齿,在对方的注视下坐到对面去。

老板:“那两位稍等,我下去传菜。”

十方:“有劳。”

二楼还有两桌客人,一桌商务人士,一桌像是家庭聚餐,男女老少都有,楼下则已经坐满了。

菜很快悉数上桌,一汤两菜,正好够两人吃,不至于浪费。

阮孑实在是饿,前期几乎都在吃,十方给她盛上一碗汤搁置在旁边摊凉,再经半碗汤下肚,她才觉得力气渐渐复苏。

十方用餐向来很是有序,或者说他做什么都是有序的,这端正慢条斯理地吃着菜,余光扫见一只气球飞到她脑侧,伸手一挡,气球往边上轻轻飘去,下一秒被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用筷子追着继续满场掂。

阮孑也抬头瞧见了,两个人并未多作在意。

肚子填饱了一半,她有了闲心聊天:“晚上你还有其他事吗?”

十方摇头。

“那要不要去看电影,听我朋友说有部恐怖片正在上映,特效很逼真。”

“好的。”

她笑,给他布了一道自己喜欢的菜:“这个好吃,你尝尝。”

很稀疏平常的一个行为,十方的反应却有些异样。

“怎么了?”其实很微末的一个眼神变化,可阮孑察觉到了,担心对方是有洁癖,语气便夹了几分抱歉。

“不习惯别人给你夹菜?”

他语气含笑,并没有阮孑以为的不悦:“这把年纪了,确实已经过了被别人照顾的阶段。”

闻言,不禁松了一口气:“你这说的像是好几十岁了一样。”

他默而不语,执起著,把她夹来的菜吃了。

同楼层的越来越吵,都是来自家庭聚餐那一桌,大人们酒肉穿肠聊得忘我,年轻的两个小孩低头玩游戏,砍击声、背景音跟吵嚷声此消彼长。

------------上啊!你趴那祷告呢?

------------快快快掩护我,没血了。

-------------MD你能不能别单枪匹马去伏击,集中火力推塔啊。

-------------4号你TM会玩不会,打半天搁这儿练字呢?

阮孑这桌跟商务那桌免不了几番侧目,眉眼里都是不认同。

无人看管的小孩玩腻了气球,从自己书包里掏出玩具枪,对着四周胡乱扫射,嘴里‘biu biu biu’地拟音。

她正喝着汤,胳膊被弹了一下,子弹滚到桌面后,阮孑拿起来捏了捏,虽然是泡沫做的,但打在身上,还是有痒意。

侧目,十方看向那小孩。

抬头瞧见始作俑者还在那瞄壁壶上的绿植,阮孑抬声:“哎,小孩。”

小孩闻声望过来,声音脆亮又自来熟:“你叫我?”

“你再打一枪,我把你手里那东西扔锅里煮了,信不信?”

“略略略~~~”很显然,她非但不信,还嚣张地冲她吐舌头,并有模有样地眯起一只眼将枪头瞄准她,按下扳机……

子弹朝她的脸上飞来,隔空探来一只手挡在她面部十公分远,子弹打在他的手掌心,紧随着掉到桌面。

被护着的阮孑近在咫尺看清他的手背,每一根手指都修长分明,指甲修剪得干净整齐,暗青色血管浮动,无声诉说着男性独有的力量。

视线被遮挡,以至于她没看到他清澈的眼底掠过的一丝不悦,掉在桌上的子弹也似长了眼,咻一声飞向肇事人,稳准狠地打在拿枪的手背上。

小孩吃痛松手,玩具枪抛出一个弧度,又紧接着撞到其中一名玩游戏到脏话连篇的年轻人的手机上,手机脱了手,扑通一声掉进了汤里。

“奶奶,疼~哇~”小孩捂着手背哇哇哭起来。

“靠,我的手机~”傻眼的年轻人反应过来,蹭地站起来把手伸进汤里去捞。

孩子哭,年轻人抓狂,一时间是鸡飞狗跳。

老板像是得到感应般,上楼来径自朝那桌走去,客气道:“不好意思,几位打扰到我的客人了,这桌免单,欢迎下次再光临。”话语简洁干净,一壁做了个请的手势。

一桌子人不敢置信:“你这是赶我们走?”

老板还是那一个姿势。

“好啊,这是仗着店大欺客呢。”

“像你这么做生意的,我祝你这店早日关门大吉吧!”

“咱们走,什么破玩意儿。”

一桌子老老少少大大小小乱哄哄地愤然离席,商务那桌的人瞧见了,互相对视一眼,彼此一笑,继续谈事。

把人目送走,老板走到商务桌,微微欠身:“实在不好意思,希望没有让诸位不快。”

几人摆摆手,纷说不打紧。

道完歉,他又走至十方一桌前停下,一样地欠身:“打扰到两位用餐,今晚的费用就免了吧。”

阮孑倒不大在意:“那倒不用,那桌您已损失不小了,一点小事不至于。”

老板看了十方一眼,见后者并没发话,颔首下楼了。

饭至中途,十方跟她说声‘解手’,持着手杖下楼,阮孑一人在席位上疑惑蹙眉,兀自戏笑:“解手?还真像上世纪的。”

手杖发出沉闷的声响,所经之处,一楼的客人无不侧目,大家并无恶意,只多望了两眼,从手杖到脚,再从脚上移到面容,见一身得体装扮,身上气度不凡,心中只暗道可惜了这么一位青年才俊。

十方并非没有留意到众人的打量,只向来不介意,目不斜视地穿过客桌,进入洗手间洗了下手,再抬首时老板已等在一旁,并为其送上擦手巾。

“有劳。”他接过,仔细擦净手:“那一桌的花费发给我吧,理应由我出。”

“先生折煞我了,别说是这点微不足道的小钱,就算您要了这馆子,只管开口说一声便是。”

“一码归一码。”将擦手巾还给对方:“待会我朋友结账时,你只让她结三分之一就行,剩下的我一道发给你。”

“好的,先生。”老板也不敢再推诿。

从浙菜馆出来时,阮孑看着那账单金额叹道:“你跟这位老板交情还真是不浅,来这吃饭只用出个材料费,我自己都不好意思。”

十方:“人家盛情,不好拂。”

阮孑莞尔。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276)

我要评论
  • 也有放&墙上满

    她扫一圈跟自己一样被反绑着手脚的其他男男女女,有低下头来用嘴去扒碗里的米饭的,有压着声音哭泣的,也有放弃了挣扎靠在墙上满目空洞的。

  • 客气地&住她的

    “你还敢躲?”砸碗的男人抬起脚,毫不客气地一脚踩住她的胸骨。

  • 一个男&。”他

    一个男人提议道:“嫂子,不如带上去吧。”他朝楼上使了使眼色。

  • 厚重的&擦过,

    她偏过了头,厚重的煲仔碗从肩上擦过,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 顺水的&讨人厌

    “你说说,像你这种一辈子都顺风顺水的人,是不是很讨人厌?”

  • 的边沿&硬是不

    阮孑浑身都痛,可就像疯狗护食,咬住了陶瓷碗的边沿硬是不松口。

  • 阮孑抬&官仰仰

    阮孑抬头:“官仰仰,你记住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