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快出来。”她声音颤不成型,边干咳边架着他送进剧场演出厅,又伏低身子折回家去取他的手杖。她把剧场演出厅大门都关好,将他扶着到靠近了窗户的椅子坐定。两人都吸进太多浓烟,靠着顽强不屈的意志强力支撑着。阮孑边流眼泪边在偌大的厅里搜寻水源,可地上七零八落的她把演出厅大门都关紧,将他搀扶到靠近窗户的椅子坐下。。...

“十方,快起来。”她声音颤不成形,一边咳嗽一边架着他送进演出厅,又伏低身子折回去取他的手杖。

她把演出厅大门都关紧,将他搀扶到靠近窗户的椅子坐下。

两人都吸入太多浓烟,靠着顽强的意志支撑着。

阮孑一边流泪一边在偌大的厅里搜寻水源,可地上七零八落的矿泉水瓶尽数都是空的。

跌跌撞撞跑去后台,她翻箱倒柜,在一个放置灭火器的角落找到了一只防毒面罩。

她如获至宝,抱着它跟灭火器快步跑回他身边,急切地替他戴上,如此,才瘫痪一般跌坐在他身旁的椅子,喘息不止。

看向门外,缝隙之中火光跳跃,噼啪的燃烧声隔着门板断断续续传来,厚实的木门也坚持不了多久。

捂住口鼻,她环望四周,抓着椅子起身,企图在座椅之间找到一块遗漏的湿布。

连续找了几圈无果,阮孑不敢再浪费体力,她的呼吸也越来越孱弱,再这样下去,可能真要把小命交代在这里了。

可怜她连恋爱都还没谈过,好不容易遇上个心动的,老天还要他俩做对苦命鸳鸯不成?

十方力法耗失,浓烟裹挟在肺腔,半睁开眼,将脸上防毒面罩扯下替她戴上。

阮孑串着粗气,别开脸推回去。

十方:“戴上。”说话气息不稳。

“你戴…..”一扇大门被烧塌,门板跌落下来时,噼啪与轰隆声一道响起,让人惊了一跳。

阮孑转头望去,火花飞溅,烈火浓烟紧随着滚滚而来。

他们坐得远,一时半会烧不到。

这么分神间,十方已将面罩重新替她戴好,并强硬地扣下一侧的开关。

“你别……”

他看着她泛红的眼睛,几根血丝勾勾绕绕纠缠其中:“你放宽心,你我都不会死在这。”话毕,扳过她的脸,将另一侧开关扣死。

“你刚刚吐血了…….”

绵密的眼睫覆下,他的视线落在她身前的一片殷红,语气抱歉:“把你的衣服弄脏了。”

最后一重保护也已燃烧殆尽,火舌从两扇门中肆无忌惮地喷涌,吞噬掉在地上绑了一半的幕布、座椅。

看了一眼就要烧来的大火,她带着哭腔提醒他:“咱们都快死了。”

被浓烟呛得几声咳嗽,停罢,他虚弱苦笑:“真是对不住,不该约你看演出。”

火焰翻飞中,陡然传来轰鸣的螺旋桨声,他朝窗外看去,哑声说:“他们来了。”

两人互相搀扶着来到窗边往外看去,果真见两架直升机垂钓着水箱,一左一右实施灭火。

而楼下,消防车列出一支纵队,一个个鲜艳分明的消防员鱼贯衔耳涌入大门,升降梯正在往上摇来,正对窗户下,已设置好了充气垫。

‘砰’地一声巨响,座椅炸向天花板,又燃烧着转瞬坠落,热浪烘得阮孑几近昏厥,她看向身旁的男人,声音发抖:“我们等不到他们上来了。”

他连声咳嗽,以手抵着窗沿支撑虚弱的身体,却镇定说着:“别怕。”

“得罪了。”话毕,一手抱住她,忽地纵身一跃,两具身体从9楼直直坠下。

耳边风声凄厉哭嚎,阮孑瞳孔震惊放大,本能地将他攥紧,心脏失重到仿佛随时都会破膛而出!

底下传来被救者的尖叫,十方的手牢牢揽紧她的腰,掌心扣住她的后脑,身体飞快下坠。

阮孑惧怕地闭上眼的那一刻,被遗留在演出厅的手杖似受到主人召唤,紧随着飞窗而下,暗红双眼绽出一张半透明巨网,将二人裹进保护圈。

‘砰’地一声,他背朝下砸到充气垫,箍紧她的手也随之一松,手杖掉到旁边,跟随他们一道陷进中心圈。

昏迷的两人被紧急送往医院,检查过后发现身体并无多大问题,只是吸入太多浓烟。

医生给开了清肺的药物,又叮嘱回去后多喝水多吃水果,观察半小时就出院了。

阮孑第二次醒来是在半夜,脑袋有些发晕,只依稀记得自己被十方跟他同事带上车,之后的事再都记不起来了,再醒来,就是自己房间。

房里开了落地灯,暖洋洋的一片,她皱眉回想,都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回的家——这灯,也是自己留的?

喉咙干痒得难受,禁不住叫她咳嗽起来,声音才起没多久,紧闭的房门忽地响起叩门声,她一惊,慌忙掩嘴压住咳嗽。

门外敲门声也随之一停,似乎是想告诉当事人,是她幻听了。

她神色紧张,盯着房门,正要掀开被子,寂静空间里传来熟悉又温和的嗓音,带着关切叫着她的名字:“阮小姐。”

捏被子的手顿时一松,她短舒一口气。

门打开时,看见站立在门口的十方,阮孑的第一反应是对方的脸色为什么还是那样白,一趟医院之旅似乎对他并无多大效用。

对了,他吐过血的。

“出院时我昏昏沉沉,忘记查看你的情况,医生怎么说?你就不该跟我一起出院的。”她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几句。

见她无事,十方也放下心来:“我没什么大碍,养几天就恢复了。”

“医生帮你照过心肺吗?”

“照过了,可能只是外力加上气血攻心,没伤到根本。”

他这说法真是半分说服力都没有,可阮孑又觉得对方也没道理诓骗她。

“既然你已经醒了,我也该回去了。”

她这才后知后觉,这人是放心不下自己,故而一直守在外头?

“我家里有客房,你将就睡一晚吧。”

“不碍事,我若是住在这里,对你名声总归是不大好的。”

“你别老像个古人穿越来一样,现在这时代,男女同居也多得是。”

他正要说话,忽地偏过头,抬手虚拢抵在唇边咳嗽起来。

她一见状,又回想起今晚那恐怖的经历,皱起眉头满是担心。

半晌,他方停下,面色红了几分,清了清嗓对她说:“我先走了。”

他执意,阮孑不好强留:“那我送你。”说着就要回身去拿手机。

“十二在楼下等我,你只管放心。留步。”

她只好目送着他走到门口,临了不放心叮嘱:“如果不舒服,要去医院复查一下的。”

他回过身,颔首微笑:“回去休息吧。”

出了门的人却并未如自己所言般下楼,而是径直走向走廊另一头,拇指贴上指纹锁。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195)

我要评论
  • 顺水的&讨人厌

    “你说说,像你这种一辈子都顺风顺水的人,是不是很讨人厌?”

  • 一眼,&人又开

    扫了她一眼,官仰仰趾高气扬地踩着一地灰尘重新上楼,那些人又开始自己做自己的事,没有人留意阮孑。

  • &泣的,

    她扫一圈跟自己一样被反绑着手脚的其他男男女女,有低下头来用嘴去扒碗里的米饭的,有压着声音哭泣的,也有放弃了挣扎靠在墙上满目空洞的。

  • &的借口

    “你过你的人生,我过我的人生,碍着你什么事?不过是你天性恶毒,又心有不甘,才找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来为自己开脱。”

  • 爷爷奶&一大帮

    “为什么是你?”她呵呵笑了两声:“你说你这二十几年人生多顺坦啊?老爸虽然走得早,但留下的遗产就够你们娘俩舒舒服服过完这一辈子了,还有爷爷奶奶疼爱,外加一大帮亲戚朋友帮衬,而我呢?”

  • 到了碎&片,几

    一名男的应声去检查,掰开她的手指,上头灰尘遍布,可能是刚跌下来时压到了碎片,几根手指头划破了一个口,流了不少血。

  • 力压得&的地上

    她被重力压得往后倒去,上半身遮住了被反绑着的手,在坑洼的地上摸索着,摸到了一小块碎碗,不动声色地藏在了手心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