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快跑。”一时间,上下两层百十来位观众乌萨站起身朝两个进出口涌去。观众经过十方与阮孑身边,跟二人的脚撞来碰去,她扶着他站起身:“我们也快跑吧。”警报声不绝于耳,恐惧的观众在过道里彼此推攘着,十方身后也有人忍不住地往前挤,阮孑眺目往前头看,抬升观众经过十方与阮孑身边,跟二人的脚撞来碰去,她扶着他起身:“我们也快走吧。”。...

“快,快走。”一时间,上下两层百十来位观众乌拉拉起身朝两个出口涌去。

观众经过十方与阮孑身边,跟二人的脚撞来碰去,她扶着他起身:“我们也快走吧。”

警报声不绝于耳,恐慌的观众在过道里彼此推搡着,十方身后也有人不住地往前挤,阮孑眺目往前头看,抬高声音喊:“不要急,全部挤一堆大家都走不出去,让前面的人先走。”

工作人员也在大声维持秩序:“这样容易发生踩踏事件,大家有序逃离,有序逃离。”

等阮孑两人逃离演出厅时,只见到众人一窝蜂地朝各个出口涌去。

火是从八楼烧起的,浓烟已经漫了上来。

起火点是一间连锁甜品店,小仓库里堆积着十数包面粉,而火势已经攻破仓库大门,周遭的店铺也都已遭殃!

只不过十数秒,忽听‘砰’地一声巨响,楼层一震,众人抱头失声尖叫……..

爆炸声消失,大家如过街老鼠般乱窜,有往消防通道的,有往电梯的。

阮孑高声大喊:“别坐电梯。”然后拉住十方的手腕,快步朝通道走去。

见状,那些原本逃向电梯间的都纷纷掉转方向追在她身后。

早已有人跑到消防通道门口,正要开门,自身后传来一声喊叫:“先别开。”

放开十方的手,阮孑叮嘱他:“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千万别走开。”话毕,拔腿跑向通道。

她拨开聚集在那里等待逃生的人群,用手触碰门把与厚重的大门,只是顷刻之间,脸色已变。

定了定心神,她回身道:“门是烫的,火势已经烧过来了。”

有男人惊慌且愤怒大喊:“那我们就在这里等死吗?”

“你要是开门,大火浓烟一起蹿进来,咱们只会死得更快。”

可刚才喊叫的那个男人根本没有理会她的话,蛮横地将阮孑扯开,跟同伴一把拉开消防门…….

热浪伴随浓烟扑面而来,而不到一米之外,火光冲天,血红色汹涌大火映红了一张张惊恐的面孔,通道门开,空气进来,卷着火舌要往他们这边来………

阮孑煞白着脸惊喊:“把门关上,快!”

开门的两个人才当头棒喝,手脚哆嗦又惊急万分地将门牢牢推回。

“大家回演播厅,关上所有大门,幕布拉下来剪成条系在一起,找水弄湿衣服棉布捂住口鼻靠近窗户,坚持到救援来,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跳窗。”

她的话还没喊完,那些人已经照着做,急切恐慌地悉数逃回演播厅。阮孑也不敢再待在门边,烟雾从四面八方涌来,咳嗽声、喊叫声此起彼伏。

等她跑回原位后,却发现十方早已不见。

她慌了神,四处去寻找:“十方先生,十方。”

她以为他进了演出厅,跟着人群进去时大声喊她的名字:“十方,你听得到吗?”

“十方,十方先生,你在哪儿?”

演出厅内只有蒙蒙灰烟,还能清晰实物,她找遍了上下楼,都没有找到他的身影。

彼时,人迹全无的消防通道,被急切寻找的人自烟雾中现身。

他正对大门,手杖翻飞,矗立于门缝之中,浓烟即刻被封绝。

立于门前,掐诀施法:“北斗七元,神气统天。天罡大圣,威光万千。上天下地,断绝邪源。乘云而升,来降坛前。降临真气,穿水入烟。传之三界,万魔擎拳。斩妖灭踪,回死登仙。”

口中一喝:“开。”

滚烫厚重的大门嗖地朝两边而开,漫天大火逼至两米之外,留出一道向下逃生的楼梯。

这时,明明在演出厅内的一名工作人员浑身一颤,惊恐神色被木讷取代,机械般一喊:“火势变小了,快往楼下跑。”然后带头跑出去。

众人初时不信,等了数秒不见人回来,一拨人试探着出去查看,果见楼梯现在人前:“小了小了,大家快点跑啊。”

犹如巨石砸湖面,众人捂住口鼻哗啦啦如山倒一般朝楼下逃去。

阮孑捂着口鼻从另一头找来,双目通红,不知是烟熏所致抑或找不到十方急的。

而他隐于墙身,旁人瞧他不见,忽听道道急切声线呼喊姓名,侧目去看,朦胧光线里,那单薄身影四处张望呼喊,满面焦急之色。

看向楼道外的熊熊大火,十方眉头越发紧锁——他坚持不了多久。

阮孑朝人群跑来,却并未跟着下楼,只往下探头高声喊:“十方,十方。”

除了凌乱的脚步与混乱人声,下面并无回应。

他心中焦急,分心另施一咒,四处飘散的浓烟幻化成一条半透明绳索,推着她往下逃生。

阮孑根本不知发生何事,脚步不由自己控制地往下走去…….

他终究难抵这漫天火势,手杖与人皆都铿锵落地,身上虚汗大发。

听得声响,阮孑回头,惊见他靠墙半跪,面上一喜,拔腿就折回来。

身上忽有热浪烧灼,她往楼道里看去,原本见小的火势竟有复原之势。

慌忙拉他:“快走。”

见她折而复返,十方登时拧眉:“跟着人群下去。”

可她固执地要拉他一道。

他一时动弹不得,眼看要来不及,语气禁不住厉了一分:“我没事,你先下去。”

一边拉他起身,她一边急得想哭:“你想在这烧死吗?”

然而话音刚落,外头烈火烧得噼啪作响,火舌卷着漫天的浓烟席卷而来…….

赫然一惊,阮孑争分夺秒将门关上,烈火却在缝隙中映红了她的双眼,眼睁睁地看着大火带着山崩地裂之势凶猛撞来。

热浪撞开消防安全门,被撞飞的前一秒,阮孑察觉有人从身后将自己抱住,下一秒陡地在空中翻转了一个身,她面朝地面,飞出去数米之远。

晕眩感使她一时失去意识,但只是几秒之间,余光里看到一条手臂被自己压在颈下。

浑身毛发被热浪烫卷,她挣扎起身,见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十方一脸虚白汗珠如豆。

阮孑浑身抖颤起来,正要将他扶起,一口鲜血却自他口中喷薄而出,将她污了半身。

惊惧几乎让她险些哭出声来,抬头一看,滚滚火焰攀附于天花板,走廊转瞬成为一片火海。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336)

我要评论
  • 食物有&垫脏。

    阮孑安静地看着五六米外跟他们一样席地而坐吃饭的看守人,不同之处,是他们的食物有荤有素,底下有纸皮垫脏。

  • 气:“&能在这

    她深吸了一口气:“要不是看你还算盘靓条顺,你以为你能当个全的卖?还能在这跟我伶牙俐齿?”

  • 灰尘重&始自己

    扫了她一眼,官仰仰趾高气扬地踩着一地灰尘重新上楼,那些人又开始自己做自己的事,没有人留意阮孑。

  • &人作呕

    “咱们同是靠实力考进的民政学院,同是系里排名前五的,老爸同样是短命鬼,可我那老到腰都直不起来的妈得天天跟恶臭的流浪汉抢纸皮争瓶罐,那双手指甲里还都是令人作呕的污垢。你吃过那样一双手做出来的饭吗?”

  • 其来的&碗,打

    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抢碗的抢碗,打脑袋的打脑袋,扯人的扯人。

  • “你过&己开脱

    “你过你的人生,我过我的人生,碍着你什么事?不过是你天性恶毒,又心有不甘,才找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来为自己开脱。”

  • 年人生&啊?老

    “为什么是你?”她呵呵笑了两声:“你说你这二十几年人生多顺坦啊?老爸虽然走得早,但留下的遗产就够你们娘俩舒舒服服过完这一辈子了,还有爷爷奶奶疼爱,外加一大帮亲戚朋友帮衬,而我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