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量颀长的男人穿墙而过,第几眼的便看向床上的人,肉眼确定平安健康,最后眼睫覆下,落在那半人半猫的妖孽之上。“你既以活人练出修为,就莫怪我收你。”猫精呲牙,眼神发狠,尖厉爪子自指甲尖啸而出,腾空而起一跃,朝十方已发出迅猛攻势。十方以手杖为刀,一记挽刀花“你既以活人练就修为,就莫怪我收你。”。...

身量颀长的男人穿墙而过,第一眼最先看向床上的人,肉眼确认平安,最后眼睫覆下,落在那半人半猫的妖孽之上。

“你既以活人练就修为,就莫怪我收你。”

猫精呲牙,眼神发狠,尖利爪子自指甲破空而出,腾空一跃,朝十方发出迅猛反击。

十方以手杖为刀,一记挽刀花,手杖在手中飞快回旋几个圈,突地离手挡住猫精的攻击。

一人一猫在橘黄一片的温室激烈对阵,只有阮孑陷入沉沉梦中,失去意识。

十数个回合之后,猫精显然不敌,被他操控的手杖一记蝎子摆尾击中腿根。

再度遭受一记重创,它立马飞身一跳挂上天花板,对十方发出困兽低吼,却不敢再轻举妄动。

手杖回到十方手中,杖身一记流光闪过,折射到猫精的绿色眼珠,使它猛地嗷叫一声,痛苦地扭动脑袋。

十方:“你不敌我,双方别白费力气了。”

幽绿色眼睛被烧出红光,猫精眼角瞥向阮孑,生出一计。

它盯准他,张着尖爪嘶吼着朝他飞去,面上作着攻击之势,背后原本并不存在的尾巴却从臀部生出两米多长,将床上的阮孑卷起紧贴身后,然后以迅雷之势撞向落地玻璃.......

十方被诓,掌心朝着猫精的方向猛一张开,手杖平行飞去,箭镞自底部探出,寒芒闪烁,在后者将将撞破玻璃逃生前,那箭镞竟会认主地拐个弯,避开用来挡箭的阮孑从猫精头顶直贯穿全身。

‘嘭’地一声,化为男身的妖邪猛地炸开,顿时化作一团一团绒毛,在密闭空间里四处飘荡。

昏迷状态中的阮孑失去纽带,笔直地朝地面下坠,却在离地几寸时,又被一缕缕幽蓝色的烟雾圈住腰身,带往十方的身前。

蓝烟褪去,他伸出右手,牢牢揽住摇摇欲坠的人。

脑袋软软倒下,阮孑的下巴靠在他的肩膀,紧闭着双眼,呼吸平稳。

他抬起左手,自五指脱离五簇幽蓝火苗,分身烧毁室内的所有绒毛。

火苗在半空中跳跃,带来鬼魅的艳丽,十方便在这种艳丽中,一手撑着手杖,一手将人小心安置回床上。

替人把被子盖好,他起身将落地玻璃检查过,确认没有任何裂痕,这才放下心来——毕竟撞坏了,可要费一番功夫解释。

缓步走出阳台,将落地窗重新关严,他眼帘轻抬,看了一眼角落的监控。

一眨眼间,他已从1901的阳台转移到1902,甚而看不清是如何过去的。

拉开落地窗,十方走入1902的室内,黯淡月色下,却如白昼般行动自如。

主卧的大床上,有一具被抽干了气血的尸体,褐红色,干瘪得只剩一层皮包裹着骨头,像是久经风吹日晒而成的干尸。

嘴里逸出一声近乎无的叹息,两指立于跟前,他口中念念有词:“太上赦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

有头者超,无头者升,枪杀刀诛,跳水悬绳,

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冤家债主,讨命儿郎,

跪吾台前,八卦放光,站坎而出,超生他方,

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贱,由汝自招,

敕救等众,急急超生。敕救等众,急急超生。”

翌日上完班的阮孑照例在进门前查看完监控,确认没有异样方才开门进屋。

阖上门前,她眼光放远,下意识看向走廊尽头大门紧闭的1903,方才关上门。

1903住着谁?

那位鱼春山为什么会让她有危险就敲那扇门呢?

莫不是就他本人住在那里吧?

阮孑思来想去,大约也只有这个可能。

环顾一圈屋内,最后拿上一盘水果,她扣响了1903的大门。

‘咚咚咚’的声音响了三个来回,但屋内依然静悄悄的半点反应也无。

正要折返回家,电梯‘叮’的一声,纷杂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她回身,只见一个面善的男人惊惶地领着一对警察与法医从电梯踏出,笔直走向1902。

两名法医她认得,殡仪馆经常打照面。

那个面善的男人………她回想一阵,隐约记起像是隔壁租户的房东。

等同僚搭建板桥通道时,法医解宋瞧见了还在1903门口的阮孑,眼里闪过一丝意外,双方颔首算作打了招呼。

能在工作时间以外见到他们,阮孑自知是有命案发生了,也不敢上前去打搅,只等人都进去了,民警拉好警戒线,才抱着那盘水果打算回屋。

在门口等待的莫队举目看去,发现了她,提步上前,扫了一眼她怀里的果盘:“阮小姐,你住这儿?”

因为工作原因,刑警跟入殓师打的照面没有法医多,但还是互相认识的。

指了指走廊尽头,她道:“我住那儿,过来串个门儿。”

“方便问几句话吗?”

“没事,您问。”

“隔壁发生了一桩命案,你知道吗?”

“现在才知道。”

“死的人是男性,住在1902唯一的住户,你认识吗?”

“以前进出偶尔会碰见,但都是点个头的关系。”

“还记得最后一次跟死者见面是什么时候吗?”

一时回答不上来,她锁着眉头陷入思索中,半晌才记起:“上个月月中吧,他好像不舒服,面色有些差,我出电梯时不小心碰到了我,所以还有点印象。”上个月中,距离现在就是半个月。

后来又问了其他一些相关问题,莫队暂时没寻到线索。

他继续问:“如果是半个月的死亡时间,那站在你的专业角度,有可能尸体会风干吗?”

阮孑娓娓说道:“通风良好、干燥、温度较高,这三者相加才能使尸体的水分加速蒸发,温度极高的纯干热也能把尸体烘干,比如沙漠。但在这种环境下几乎不可能。”

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片刻后他道:“有劳阮小姐了。”

“不客气,有需要问询的可以随时联系我。”

“你认识这家的主人?”指的是1903。

她摇头。

“那你这?”他不明所以的眼神落到她的水果上。

“就是特意过来,想认识认识。”

她回了屋,经过1902的门口时,下意识往里看了一眼,只见到一批勘查组工作人员忙碌的身影。

关了门,她心头惊疑,趴门上看猫眼。

干尸?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212)

我要评论
  • ,从破&的对比

    有人听到声响,从破烂到露出钢筋的楼梯下来,一身光鲜的短裙长靴与周遭形成泾渭分明的对比。

  • 下来,&一头栽

    阮孑在这些人身侧跪下来,一头栽下去,大口大口扒着其中一人的煲仔饭。

  • 款款走&来到阮

    款款走下的年轻女人来到阮孑面前,那三名男人喊了声嫂子,让开稍许。

  • 学,但&几分薄

    “咱俩好歹也是民政学院出来的同学,但凡你能知趣点,我多少给你几分薄面。”

  • 其来的&,很快

    三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抢碗的抢碗,打脑袋的打脑袋,扯人的扯人。

  • 那些同&怕地往

    那些同样被当成‘货物’的人不敢出声,有人害怕地往角落瑟缩,有人只看了一眼,便又麻木地收回关注。

  • 的应声&到了碎

    一名男的应声去检查,掰开她的手指,上头灰尘遍布,可能是刚跌下来时压到了碎片,几根手指头划破了一个口,流了不少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