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去年年底才看见的人,短短半个月怎么变为的干尸?脑海莫名的感觉地闪过那天下午早上那只怪异的猫儿…….手臂登时冒起一层鸡皮疙瘩,她有些胆颤,又犹自承认。隔壁动静不断地,阮孑偶尔会扒下猫眼,想亲眼见到去见那具尸体。始终直到一个多小时后,殡仪员终于等到登门,她望着两名同隔壁动静不断,阮孑偶尔扒下猫眼,想亲眼见见那具尸体。。...

她上个月才见到的人,短短半个月怎么变成的干尸?

脑海莫名地闪过那天晚上那只诡异的猫儿…….

手臂顿时冒起一层鸡皮疙瘩,她有些胆寒,又兀自否认。

隔壁动静不断,阮孑偶尔扒下猫眼,想亲眼见见那具尸体。

一直等到一个多小时后,殡仪员终于上门,她看着两名同事用担架将尸体抬进电梯,很不意外的,白布盖了个严严实实。

但起码能看出,体积比寻常尸体要瘦小许多。

自从隔壁发生了这档事,阮孑晚上经常睡不沉,思来想去,还是预约了《鱼春山》。

这一次排好队,她自己轻车熟路坐到八仙桌前,不等对方询问,主动相告:“鱼先生,我前些天又碰见个邪门事,一只黑猫半夜三更的钻进我被窝里,我都不知道打哪来,而且我当时动弹不了,感觉它像是要吃了我。”

“自那一夜过后,还有怪事发生吗?”一贯不咋斯文的声线自屏风后传来。

“这倒是没有了。”

“既如此,便平安了。”

“那我不用抹那个粉了吗?”

“不用了。”

“您说的叫我有危险时找1903,这又是什么意思,我不是很明白。”她口吻带着试探。

“小姐难关已渡,其他的便无需理会。”

“不能问?”

“不能。”

“给钱也不能。”

“不能。”

“您开这工作室不是为了赚钱吗?”

“………………..”屏风后一阵静默,半晌,才又有了不咸不淡的回应:“阮小姐,若无事,请帮我叫下一位客人。”

“我还没咨询完呢。”

“那你是当真要打破砂锅问到底?”

“我就是好奇。”

“你可看过魔术表演?”

她莫名所以,但还是老实地回答:“看过。”

“你看魔术试过追着魔术师问原理吗?”

阮孑:“………………”

敢情是为了怼她。

她面上悻悻的。

不料想屏风后又传来一句:“但其实是可以追问的。”

“真的假的?”她下意识反问。

“你知道追着魔术师追问原理会怎么样吗?”

“会怎么样?”

“会被赶出去。”

眼角一抽,阮孑颇有种想越过屏风跟这个人直面battle一番的冲动。

而在下一刻,她的屁股粘着长凳,连着它一起朝门口平行飞去,然后在一连串的惊叫声中,平稳降落到高高的门槛外。

里头传来平静无波的说话声:“麻烦帮忙叫下一位。”口吻可一点麻烦别人的意味都没有。

“呃~”还处于惊吓中的阮孑坐在长凳上,面朝内室,震惊地打了个嗝。

带着惊诧回到正堂,她依言叫了下一位。

一个很是年迈的老婆婆,年纪约莫都有90了,骨头收缩,身体变小,腰佝偻得让脑袋已跟胃部齐平,走路都颤颤巍巍,头发花白稀疏,却体面地梳着一个髻,连身上的衣裳鞋袜,都干干净净不染尘埃。

即使这样苍老了,一身文静气息,却如影随形。

初一将她亲自搀扶进去,阮孑将提前备好的红包塞进功德箱,便就走了。

老婆婆入座,初一退下。

她的双唇下垂,唇线深刻,一张嘴,声音却有着经年累月沉淀下来的温柔典雅:“大师,除了庇佑求平安,我能否求一求其他?”

“老人家有什么诉求?”

“不知你这儿,可否替我一个孤寡老人,送一送终。”她徐徐说道:“听说高人相送,下一世,我跟那个人,兴许还能再遇上。”

黑色的睫毛轻轻覆盖下来,老人家柔柔一笑:“他死在了那场异国战乱,我等了他一辈子,终于等到他披着国旗回来,现在,想去跟他团聚了。”

鱼春山微:“您跟他的物品可有带来?”

“信可以吗?当年他只给我留了一封信,除此之外,我们再没有其他可联系的物件了。”

“可以。”

她慢悠悠地掏出一个老旧的荷包,又从荷包里取出一块筒状的红布,红布里头包的是一支手指长短的竹筒,往手心里轻轻一倒,一枚卷起的信件掉了出来。

这信都不用展开,肉眼一看,都可看出边角早已起毛泛黄,十分脆弱易损。

初一从门外进来,手上捧着一个黄铜所制的八卦盘,微微欠身,示意老婆婆将信放入其中。

抬起干皱布满老人斑的手,婆婆双手将信放上去。

端着八卦盘走进屏风后,初一将其置于师傅面前的案几之上。

只片刻,隔着朦胧的屏障,婆婆眼见八卦盘上跃起一股火,她几乎瞬间慌了神:“大师,烧不得啊!”

初一忙将婆婆安抚:“放心!”

不消多会儿,只见鱼春山眉头轻皱,有异样情绪一闪而过,而后手一摆,那火焰即时消隐无踪,信件也完好无损。

“您有对方的生辰八字吗?”

婆婆尚还不安地隔着屏风看八卦盘:“有。”

初一轻轻抬手示意:“请老人家写在黄纸上。”

她依言写了,又由初一交予鱼春山。

执起毛笔,点上红墨,他在八字上画下一个寻踪符,再与信件一道焚烧。

眼前渐渐闪出卷帘画面,一侧是战火纷飞,断肢残骸;一侧是莺飞燕舞,烟花柳巷!

前者为八字,后者为信件,两个人,根本不是同一个!

鱼春山手一摆,火焰熄,黄纸焚烧成灰烬,只有信件半点未变样。

初一将信还给主人时,后者几番紧张查看确保无损,这才安下心来。

“婆婆,您还想下一世与他有所牵绊?”

干瘦的手将小小的信压在胸膛:“我等了他太久了,一开始等他凯旋,等来他可能已经牺牲的噩耗,抱着一丝不甘愿的期盼,又等了大半生,等来他的遗骸归国。”

“你说,我如何甘心?”

鱼春山:“我尽力而为。”

婆婆明白,这样,是同意了的。

“谢谢大师!”掏出预备好的两份存折,她整齐地放到八仙桌,有些缓慢地起身。

对着屏风后的身影,恭敬谦卑地施了一个四十五度的礼:“我的后事,就劳烦了!”

“明日,会有人联系您的。”

初一将人送走,又折回来,她没忘记师傅先前浮现的异样眼神:“可是有什么不妥?”

他摇摇头,敛去眼里那一缕悲悯:“请下一位吧。”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403)

我要评论
  • 你失踪&呢。”

    女人脸上蓄着几分笑意:“你在我之前离开的同学会,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你失踪的时候,我可还在跟老同学们唱歌呢。”

  • 凝聚着&时起意

    脸颊被捏得生疼,阮孑眼里凝聚着怒意:“你是参加同学会前就打定了主意绑我,还是在席上临时起意?”

  • 陶瓷碗&硬是不

    阮孑浑身都痛,可就像疯狗护食,咬住了陶瓷碗的边沿硬是不松口。

  • 抖,谨&检验一

    男人将阮孑强硬拽起,逐一摸过她的上下身,又粗暴地脱了鞋子抖一抖,谨小慎微地通体检验一遍。

  • 不经心&的饭挖

    片刻,却突然将她松开,漫不经心地吩咐:“把她嘴里的饭挖出来,一粒都不要剩。”

  • &过我的

    “你过你的人生,我过我的人生,碍着你什么事?不过是你天性恶毒,又心有不甘,才找这种冠冕堂皇的借口来为自己开脱。”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