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细细地仔细地打量她的侧脸,额头非常饱满,眼睫全部覆盖出羽扇通常的睫毛,卷翘且绵细。视线缓缓上移,沿着小巧精致傲然挺立的鼻子,逗留到她的唇部,却并不安全的考虑图谋不轨念头。喝了饮料后的人一双红唇下意识轻抿,边突然间无意识地扭过头来与他说话的:“这个梗跟前面的call back视线徐徐下移,沿着小巧挺立的鼻子,停留到她的唇部,却并非出于不轨念头。。...

他细细端详她的侧脸,额头饱满,眼睫覆盖出羽扇一般的睫毛,卷翘且绵密。

视线徐徐下移,沿着小巧挺立的鼻子,停留到她的唇部,却并非出于不轨念头。

喝完饮料后的人一双红唇下意识轻抿,一边忽然无意识地转过头来与他说话:“这个梗跟前面的call back了。”

十方近距离看清她的正面,人中微翘,衬上那双眼睛,长相便增添了数分妩媚。

阮孑只说了这么一句话,放下饮料,注意力又回到了台上。

台上的演员再度轮换,时长过去大半,十方拿起那杯被她不慎喝过的拿铁,视线触及上头的口红印时,一时间不知喝是不喝。

未几,眼帘低垂,一声莞尔轻笑过后,就着她留下的印记饮了。

这厢,左前臂被人轻拍,他疑惑转头,身旁的女生正望住自己,手机低举在两张椅子之间,屏幕对着他,上面编辑出一句话:(可以加个微信吗?)

他稍稍一愣,似乎是对他人会对自己搭讪而感到意外,片刻后方才小幅度摆摆手,压低声线十分抱歉地说:“不好意思。”

对他的婉拒表现出不满,女生撇了撇嘴,耸肩做了个‘没什么大不了’的表情,便收回了手机。

听到他的声音,阮孑以为是在跟自己说话,扭头稍稍凑近他:“不好意思,我没听清。”

“没事。”他回过头来,淡淡一笑。

晚8点50分,演出结束,串讲人上台:“各位可以扫一下屏幕上的二维码,待会我们会有大合照,场内小助手会把拍摄的照片发上去。”

“大家坐近点,两边往中间聚拢,后面的也上来点,争取每个人都入镜哈。”

众人纷纷挪动椅子往中间聚拢,十方的手杖一直斜立在自己的左手扶手旁,前边的女孩朝中间靠拢时不慎撞掉,落在地上发出轻微的声响,惊动了撞倒的人跟阮孑。

那人看看地上的手杖,再看看他的脚,数秒后,似乎意识到什么,忽地讥诮地笑了一下。

笑容映入十方跟阮孑的视野里,当事人正要探身捡起手杖,右手手臂被人轻轻一拍,一道声音也紧随而至:“我来。”

阮孑离开自己的座椅,蹲下身来利落捡起,起身时一双狐狸眼睇了那女孩一眼,卷着谴责在里头。

重新落座时,对十方又换了友善亲切的神情:“我拿着。”

“要开始拍咯,大家看镜头。”

两百多号人围聚一团,十方跟阮孑的距离也一道拉近,肢体间若有似无地发生接触。

她看着镜头,扬起笑脸,十方的双眼透过重重人影,也落在不远处的镜头下,却在快门按下的一秒,偏头看向她。

她的笑容定格在镜头下,余光瞧见他移动,眼珠子下意识移到他脸上,也在一双漆黑发亮的瞳仁里捕捉到自己还来不及敛去的笑意。

“你看我干嘛?”

“好,再来一张,大家比个耶。”

意识到什么,她扫了那端的摄影机一眼,视线重新回到他脸上:“不喜欢拍照?”

他嗯了一声:“抱歉。”

她忍不住笑:“不喜欢拍照有什么好道歉的。”

9点05分,观众依次退场,出口只有一个,阮孑等人因为在第一排,所以有序地排队离场。

场内有些喧闹,他的手杖落在地面时,只有附近的观众才听得到。

寻问联系方式无果的女生排在十方跟阮孑的前头,眼神往后轻慢瞥了瞥,示意同行的朋友:“有些人,真是什么都能吃下去。”

闻言,知情的同伴瞄了十方一眼,也小声笑说:“估计那男的有钱。”

两人并没打算瞒着当事人,所以对话恰恰都能让他们两个听到。

阮孑无语到想发笑:“你们呢,若是想要说人闲话,最好是耳语。”

“又没说你,急着对号入座干嘛?”女生口吻不屑。

“你当我们耳聋也罢了,还觉着我们眼也瞎?”

“听见就听见呗,我说得不对吗?”

“你对什么?”她反唇讥回去:“出生时德行跟脐带一起剪了吧。”

“你怎么骂人呢?”

“我哪个字骂了?”

两个人被噎住,两张嘴都辩不过她一张的。

不想在人前丢脸,只能忍下这口气,终止矛盾——主要以为是个怂包,没想到招惹了一个不好招惹的人。

一段小插曲搞得双方不愉快地排着剩下的队,十方夹在中间,明明他是那个不被尊重的对象,却并未在脸上看到过一丝不快。

阮孑却有些担心他的情绪,用不甚在意的语气安抚:“总有人嘴碎的,你权当放了个屁。”

被安慰的当事人还未说话,前头的女生听见了,愤懑地回过头来:“你还说。”

“又没说你,急着对号入座干嘛?”她当即一个字不差地奉还回去。

“………….”当事人气鼓鼓地干瞪眼,又不知道怎么反击回去。

同伴揪揪女生手臂:“算了,争不过。”

十方对维护自己的人哂笑:“不妨事的。”又语带笑意:“阮小姐口才真是不错。”

“虽然不知道你这话是真夸奖还是假揶揄,不过你的涵养也很不错。”

“没有打趣你。”

这边正聊着天呢,前头一声惊呼,两个人皆都抬头看去,只见那名女生抽搐着往地上倒去,同伴扶都扶不住。

怕对方倒下来时把他碰倒,阮孑十分本能地拉住十方的胳膊往后退开两步远。

他下意识偏过头来,眼帘垂下,视线扣在那双挽住自己胳膊的手上………

“小果、小果…….”同伴叫她无应答,惊慌失措地向四周围观而来的观众求救:“她有癫痫病的,这怎么办啊?”

那名被唤小果的女孩此时手脚卷缩,倒在地上正抽搐个不停。

工作人员挤入人群里,正要对犯病的人施与救助,阮孑忽地出声阻止:“别动她,等她抽一会儿。”

听到这话,那同伴猛地抬头,早被吓得面如土色:“你是不是人啊,就是说了你两句,就算你不想救,怎么能恶毒到也不让别人救。”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369)

我要评论
  • ,可就&陶瓷碗

    阮孑浑身都痛,可就像疯狗护食,咬住了陶瓷碗的边沿硬是不松口。

  • 了头,&上四分

    她偏过了头,厚重的煲仔碗从肩上擦过,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 遍布,&片,几

    一名男的应声去检查,掰开她的手指,上头灰尘遍布,可能是刚跌下来时压到了碎片,几根手指头划破了一个口,流了不少血。

  • 是民政&知趣点

    “咱俩好歹也是民政学院出来的同学,但凡你能知趣点,我多少给你几分薄面。”

  • 女人脸&地与她

    被叫官仰仰的女人脸色阴沉,上下唇紧抿,阴鸷地与她对视着。

  • 神又是&脸的擦

    三个男人愣了一愣,又是慌神又是愤怒,纷纷把女人起来,擦脸的擦脸,找水的找水。

  • 捏得生&疼,阮

    脸颊被捏得生疼,阮孑眼里凝聚着怒意:“你是参加同学会前就打定了主意绑我,还是在席上临时起意?”

  • 泡沫碗&馊水桶

    专人送来了食物,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运气好的没有异味,运气差的,只能吃馊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