炽光灯暗下去半数,聚光灯则瞄准了小型舞台,考前串讲人从一侧出场,将现场气氛充分调动,那些说话的的、自拍照的、讲电话的,都陆续彼此默契地中止。第一位冲口而出秀演员小哈出场,不急着自我详细介绍,手掌抵在额头扫望一圈台下密密麻麻的观众:“的确昨天大家都挺闲。”坐在阮孑右第一位脱口秀演员小哈上场,不急着自我介绍,手掌抵在额头扫望一圈台下密密麻麻的观众:“看来今天大家都挺闲。”。...

炽光灯暗下来半数,聚光灯则对准了小型舞台,串讲人从一侧上场,将现场气氛调动,那些说话的、自拍的、讲电话的,都相继默契地终止。

第一位脱口秀演员小哈上场,不急着自我介绍,手掌抵在额头扫望一圈台下密密麻麻的观众:“看来今天大家都挺闲。”

坐在阮孑右侧的一名女观众送上送一团紫红色毛线,小哈上前两步探身接过来,来回打量几遍,感叹道:“好久没收到过这么便宜的东西了。”

“哈哈哈哈哈哈。”底下哄笑,阮孑也被戳中笑点,身旁的十方也不吝啬微笑。

“不过心意是好的。”对着女观众,小哈问道:“但是问一下,这个含义是什么?”

女观众:“就是有一次我不是来过吗,然后你问我什么工作,我说我是卖毛线的。”

“噢。”他当即恍然大悟:“你还在卖毛线啊?”

“你不忘初心啊!”

“最近生意怎么样?”

女观众:“生意很好啊。”

“那就拿一团?”配上一脸‘这么小气的’表情。

回馈给他的是一连串的大笑。

给了观众们笑过的空间,小哈又对第二排某个跟同伴断断续续说话大笑的男观众提问:“你应该是东北人。”

阮孑分明听到了来自斜后方有些诧异的回答:“你咋直道滴?”

当即没能忍住,笑着转头去看当事人。

小哈:“你这口音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你这个属于自首知道吗?还没有破案就把自己暴露了。”

她收回视线时,与扭头看向自己的十方四目相对上,四周灯光黯淡,只有照向舞台的光圈刚刚好将他们纳入其中,叫他的脸白得似乎能闪烁出芒光!

她的视线鬼使神差地下移,落在那双微微上扬的红色唇瓣,鲜艳得晃眼。

心脏顿空的下一秒,是很没出息的乱声躁动!

出神的这么十几秒中,小哈的采访对象已经换成了他们的后位。

“浙大很难考。成绩应该很好吧?那你接下来有什么计划?”

她错开与他交汇的目光,喝了口柚子茶使自己镇定,耳膜传来另一名男观众的回答:“工作吧。”

“想去哪里工作?”

“华为吧。”

“来让我看下你用什么手机。”朝对方伸手,小哈一边对一众观众笑着吐槽:“要是苹果就废了。”

一接到手上:“好,果然是苹果。”

“老弟你这稍微有点渣了!”

“口是心非啊。”

气氛逐渐调动上来,但他的热场还未结束,将目光聚焦在近在眼前的阮孑身上,片刻后赞美道:“这位小姐姐颜值很高啊!”

“谢谢。”她颔首致谢。

“谢谢?”

“看来咱们这位小姐姐心里对自己颜值的高低是十分有数。”

“哪边是小姐姐的朋友?”

她以手掌指尖示意了一下左侧。

小哈目光开始转移到十方身上:“这位小哥哥上台时我就注意到他了,坐得是笔直端正,而且穿得比我这个演员还正式。”

众人目光也朝十方聚焦而来。

“你们笑得前俯后仰时,小哥哥坐在那里,手就这么搭在腿上,拿着咖啡,微微抬头看着我,偶尔微笑予以肯定。我告诉你们,全程我就好像进入了海选现场被导师筛选一样。”

他描绘得生动,说话的同时还弯下膝盖坐在空气里学着十方的姿态,搞笑到场内笑声连绵不绝。

“你俩啥关系?”话锋转得十分突兀且不着边际。

阮孑抢答:“不正当关系。”

“哟,有多不正当?”

“我背着我老公来的,他背着他金主来的。”

转头看向玩得不亦乐乎的当事人,十方一张俊荣覆上无可奈何,却也纵容着她的行为。

再度面向十方,小哈一脸垂涎的模样:“这一身打扮一看就好几位数,你能问问你那金主,介意多一个吗?”

不擅玩笑的十方没法回答,小哈戏谑了一句:“小哥哥还挺含蓄。”终于结束了对他的调侃。

咬着吸管,阮孑低头偷笑。

这副模样落入他的眼里,稍稍降低音量,口吻似笑非笑:“阮小姐玩得倒是如鱼得水。”

她敛住笑,望着他,玩笑的语气变得认真:“如果你介意,”哪料想后半句来了个转折:“那我也是不会道歉的。”

鬼马模样没曾想就引来了他的一声嗤笑。

“人刚逗了你半天不笑,这会儿笑点倒低了。”她得寸进尺:“或者我应该这么认为,我长在你的笑点上?”

睇一眼他不得空的左手,她忽地抽走他手里的拿铁,和自己的一并放在脚边,嘴里低声说着:“进了这儿,就要放得开。”

然后突地鼓起掌来,扬声叫了一声‘好’,毫无征兆地将台上正在采访的小哈吓得险些跳起来:“你吓得我虎躯一震!”

众人哄堂大笑,纷纷跟着她鼓起掌来,起初只是稀拉几道,不到一秒便将带动全场。

阮孑睇了一眼身旁人的一双手,后者知趣地加入鼓掌队列之中。

气氛早早已经燥起来,演员正式进入脱口秀演讲中。

这场脱口秀并不有愧于它的高评分,每一两分钟便穿插一个笑点,场内笑声才歇又起,男生频拍大腿,女生笑得花枝乱颤,坐于十方左侧的女孩在笑动间总无意朝他靠来,手臂时而与他的相触,又很快撤回。

他只当是无意的,也避免遮掩到身后观众的视线,所以并未有挪位置的举动。

身旁的阮孑笑声很密集,每每笑到激动处鼓掌时,都会引来他的侧目关注,往往会将他的嘴角一并牵拉着起来。

显然是很喜欢这场表演,所以当事人大半的时间都专注于台上,以至于没发现身旁男人偶尔的注视。

“好累啊,笑得脸都僵掉。”曲起食指擦了擦眼角的眼泪,阮孑又揉搓两下腮帮,一边矮下半边身子取脚下的饮料。

她也没看,摸索到口子就喝了,温热的液体注入口腔,缓解了因频繁欢笑引起的干燥。

十方想作声提醒,但显然已经来不及,只好默许地看着,注意力却不知不觉从饮料转移到别处………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146)

我要评论
  • 饭的看&食物有

    阮孑安静地看着五六米外跟他们一样席地而坐吃饭的看守人,不同之处,是他们的食物有荤有素,底下有纸皮垫脏。

  • 出声,&角落瑟

    那些同样被当成‘货物’的人不敢出声,有人害怕地往角落瑟缩,有人只看了一眼,便又麻木地收回关注。

  • &”

    抬起染了尘灰的靴子,官仰仰一脚将她踢趴,居高临下地将她蔑视:“进了我的地盘,你还以为你还是学生时代傲视群芳的校花?”

  • 出来,&一粒都

    片刻,却突然将她松开,漫不经心地吩咐:“把她嘴里的饭挖出来,一粒都不要剩。”

  • &她偏过

    她偏过了头,厚重的煲仔碗从肩上擦过,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 着煲仔&肉米饭

    阮孑上下牙齿稍稍一松,抓着煲仔碗的男人夺回了食物,碗口倒扣,忿气之下一股脑将里头的腊肉米饭从她头上倒下,站起来将碗往她身上上一扔,朝地上啐了口吐沫:“脏了老子的饭。”

  • 往后倒&藏在了

    她被重力压得往后倒去,上半身遮住了被反绑着的手,在坑洼的地上摸索着,摸到了一小块碎碗,不动声色地藏在了手心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