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晚上下班,阮孑将被单洗净、房间的物品都拭擦过才稍稍很舒服一些。事隔多年了几日,4点半,她的车子驶入公寓路边停车场时,与一辆黑色SUV擦身而过,朦朦胧胧的玻璃下,她彷佛在后座看见了一张略显陌生的脸。阮孑忙玻璃窗丹田镜往前看,却没办法看见车的屁股,自己也驶进出口事隔了两日,3点半,她的车子驶出公寓停车场时,与一辆黑色SUV擦身而过,朦胧的玻璃下,她仿似在后座看到了一张略显熟悉的脸。。...

翌日下班,阮孑将被单洗净、房间的物品都擦拭过才稍微舒服一些。

事隔了两日,3点半,她的车子驶出公寓停车场时,与一辆黑色SUV擦身而过,朦胧的玻璃下,她仿似在后座看到了一张略显熟悉的脸。

阮孑忙透过内视镜往后看,却只能看到车的屁股,自己也驶向出口,跟那辆SUV越拉越远。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阮孑要上晚班,傍晚6点到第二天凌晨4点,中间有两个钟头的休息时间。

一抵达殡仪馆停车场,她立马掏出手机给某人发送短信。

(我好像见到你了。)

而上一条短信,是她三天前发的邀请:(十方先生,脱口秀你有兴趣吗?)

并未得到回复,此后她也没再联系。

阮孑虽不介意倒追,但这前提是对方得有所回馈,死缠烂打就有失风度了。

发送完,她也没时间等人回复,进入更衣室换上工作服,跟同事对接工作。

二十分钟前,公寓停车场,黑色SUV的主驾下来一个瘦削矮小的男人,绕到副驾将车门打开。

一只皮鞋踏至地面,鞋面磨砂材质,鞋带以一根纤细银丝缠绕的尼龙绳装点,设计很简洁。

鞋底与鞋子周边一圈沾了灰,显露出鞋子主人的仆仆风尘。

一柄棕褐色手杖也紧随其后抵下平整的地面。

十方从车内弯腰探出,一身黑色西装,黑色衬衣与同色领带,勾勒出挺括双肩,窄腰长腿。

关了副驾门,十二从后备箱取了行李,跟在他身边一同上楼。

电梯抵达19楼,公寓构造为一梯三户,两边尽头一间是1901,一间为1903,尺寸最大则为后者,因为1901的旁边还有一间1902。

进屋前,十方回头看向大门紧闭的1901,目光停留一秒后,又移向隔壁,清澈瞳仁难辨其色。

“先生,有什么异样吗?”十二见状,不解问询。

摇摇头,他道了声‘没事’,按下指纹进了屋。

“您先洗个澡吧,我好将换洗衣物一道洗干净。”

十方嗯了声。

待他进了浴室,十二进入主卧,找了一套家居服:“先生,衣服我放在门外。”

激荡水声中传来他温和儒雅的一声‘好’。

十二烧了一壶开水,从冰箱里找到仅剩的一包水饺,起锅煮了,分装了两碗,再把紫菜跟白芝麻一道炒香,洒进其中一碗里,期间倒一杯煮好的开水放凉,自己吃了那份没放紫菜的饺子。

沐浴过后的十方洗去一身风尘与疲累,面容经温水浸润泛出通透的红,短发半湿,零零碎碎地垂在额角,身上一色的棉质家居服,宽松而没有任何花纹logo,与先前一副西装革履的精壮儒雅相比,又多了几分亲和与少年气。

十二已经将饺子端到桌上,水一并放在一边,然后交来一台墨绿色手机:“您外出的这四天,重要的工作日程与预约照例整理在备忘录了。”

话毕便旋身去取了他的鞋子,连同衣服预备一道去洗净。

十方制止了对方:“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再来整理。”

“那好,我就先回去了,您早些休息。”

一边应声,十方拿着手机走向厨房。

大门开了关,十二离去,留下一片静谧。

逐一看完了备忘录,他正要放下用餐,手机忽而发出一声轻震。

他点开短信:(我好像见到你了。)

来信者只有单字备注——阮。

视线稍稍往上,他落到那行:(十方先生,脱口秀你有兴趣吗?)

放下这台手机,他起身从客厅的茶几处拿来另一台黑色的,长指在屏幕上头操控了半分钟,才重新拾起墨绿色的,编辑文字:(阮小姐,方便电话时请给我回个信。)

两台手机并排放至餐桌一旁,他执起筷子,慢条斯理地吃起饺子来。

阮孑是在晚上8点许休息吃饭时才看到的信息,并未给他回信,而是直接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而彼时的十方正在看书,看见备注,按下接听:“阮小姐。”声线一如此前见面的那般客气有礼。

“十方先生,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很抱歉,我非有意不回信息,恰巧出差,手机并未带身上,所以今天才看到。”

“原本我还确实是有些介意,”她说着:“不过既然你解释了,也就没事了。”

“阮小姐想要预定的那场脱口秀还有演出吗?”

“昨天是最后一场。”

“如果不介意我的眼光,我找了一家评分较高的,算是给阮小姐赔罪。”

“什么时间?”

“后天下午2点跟晚上7点各一场,你看哪个时间段方便?”

“后天啊?”她语气犹疑。

她这一个星期都要上晚班,哪一场对她来说都不方便。

眼睫一抬,忽地落到对面的同事脸上,主意一转,对电话里的人说道:“那7点吧。”

“好的,那就后天见。”

“后天见。”

收了线,她将自己盘里的炸鸡腿夹到同事阿琳盘里,笑得略显谄媚:“亲爱的,你明天开始换白班了是吧。”

“怎么滴,有男人约你?”对方已经将她的通话听了个全儿。

“所以,为了我的幸福。”冲她挑挑眉,阮孑一副‘你懂得’的暧昧表情。

“一个男人而已,不要人家一约你就上钩,女孩子要像松紧带一样,紧一下,松一下。”

“忽冷忽热欲拒还迎这招不适合我。你跟我换换班吧,你瞅瞅妹妹我自从进了这窝,就谈过一次快餐恋爱。”

夹起她送来的鸡腿,阿琳不客气地啃了一口,一边含糊不清地回答:“不要紧,我比你大三年,妹妹都快生锈了也还没结婚。”

这么说,是不打算换班了。

阿琳说完又要咬,一只胳膊隔桌伸过来,毫不犹豫地把鸡腿夺了回去:“浪费了我一口。”

“嘿,你这家伙见色忘义啊!”

“你不也拉着我一起孤独到终老吗?”

“多年同事,当然要同甘共苦,涝一起涝,旱一起旱了。”

晚9点,阮孑拿了外卖,回到休息室,故意大动静戳饮料,大动静吸食,再凑近阿琳的躺椅,把香气往她鼻尖扇。

闭目休息的女人鼻子轻轻一耸,忽地睁开眼。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127)

我要评论
  • 是装在&只能吃

    专人送来了食物,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运气好的没有异味,运气差的,只能吃馊的。

  • 轻女人&许。

    款款走下的年轻女人来到阮孑面前,那三名男人喊了声嫂子,让开稍许。

  • 始自己&做自己

    扫了她一眼,官仰仰趾高气扬地踩着一地灰尘重新上楼,那些人又开始自己做自己的事,没有人留意阮孑。

  • 物’的&人不敢

    那些同样被当成‘货物’的人不敢出声,有人害怕地往角落瑟缩,有人只看了一眼,便又麻木地收回关注。

  • &到阮孑

    “好。”手下们应声,逐一将碎裂的煲仔碗收起,她的目光落在堆成堆的碎片上头,又移到阮孑身上。

  • &米外跟

    阮孑安静地看着五六米外跟他们一样席地而坐吃饭的看守人,不同之处,是他们的食物有荤有素,底下有纸皮垫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