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4点多的时候,阮孑又补了一下眠,定好了下午2点半的闹钟,迷迷糊糊被吵醒又按掉,再次醒来时却发现已经5点一刻。她匆匆忙忙洗漱,带上单肩包,穿了双平底的马丁靴,站在玄关的全身镜...

凌晨4点多的时候,阮孑又补了一下眠,定好了下午2点半的闹钟,迷迷糊糊被吵醒又按掉,再次醒来时却发现已经5点一刻。

她匆匆忙忙洗漱,带上单肩包,穿了双平底的马丁靴,站在玄关的全身镜前照了照便紧急出门,换下的拖鞋也歪歪斜斜地摆在一边没有时间收回鞋柜。

她约了今天取车,4S店6点就要下班了。

千赶万赶,所幸准点取好了车。

阮孑的座驾是新宝骏RC-5,红色款,不贵,靠着自己存了点钱全款买的。

上了路,她打算去吃顿火锅,驱车来到大悦城,车子停在斑马线前等红灯,行人川流不息地经过,她坐在车内,欣赏着他们的衣着装扮,时尚的、简朴的、性感的,形形色色,为这个世界增添不一样的色彩!

人流过了大半,还剩二十多秒,这斑马线很长,一名孕妇妈妈在人行道上快步走来,穿夹到几名路人之中,推着小宝宝一并赶绿灯。

过了大半,信号灯已转黄色,另一侧的车主们相继发动车子穿过斑马线,阮孑这一侧在耐心等待剩下的行人从车前走过。

催促的鸣笛声后方传来,反复数次,提示着主人的不耐。

眼睛朝后视镜睇了眼,阮孑不予理会。

孕妇妈妈比寻常人走得慢些,行人们大都过完了,她自己不好意思,停下脚步捧着肚子给阮孑等人微微鞠了一个45度的躬。

车内的阮孑正回以对方微笑,忽然‘砰’地一声,一声巨响在耳边炸开,她整个人重重颠簸,后脑勺撞上座椅又被弹开,车子也跟着一同往前出溜…..

惊惧地瞪大眼看着挡风玻璃外同样吓傻了站着动弹不了的孕妇,她的喊叫卡在喉咙却是发不出来。

电光火石间,人行道上箭步冲来一道黑色身影,以迅雷之势抱住孕妇,另一只手抓住婴儿车,猛地往边上一拽…………..

那些还没来得及走远的行人们因这一声巨响纷纷停下脚步回头望来,只瞧见一辆红色轿车超出其他并排的车子,车头压上三分之一的斑马线。

行人们眼见那位救人的男士摇摇晃晃地站不稳,很默契齐齐上手,搀孕妇的搀孕妇,拉婴儿车的拉婴儿车,这才没让任何人受伤。

其中一名行人瞧见掉在脚下的手杖,弯腰捡起,递还给主人:“这是你的吗?”

“多谢。”黑色衬衣的男人得他们力站住脚,接过手杖。

婴儿啼哭,孕妇也受了不小惊吓,着急紧张地去查看小孩的状况,确认没受伤,才万分感激地向救人的人道谢。

“这什么情况,怎么开车的呀?”

路人们注意力齐聚到那辆撞人的黑色宝马,谴责议论声渐渐起来。

黑衬衣的男士眼见红车里的司机并没有下车的迹象,看不出情绪的瞳仁扫一眼后头的黑车,持着手杖上前来,屈指轻扣阮孑的车窗。

前一天脑袋才遭到撞击的阮孑这一下更是被撞得晕晕乎乎,趴在方向盘上半天缓不过劲来。

耳畔断续听到一些声响,她想抬头,一动颈后就一阵电击似的刺麻,艰难抬手按着后颈,这才能缓慢抬起,下意识想转头看向窗外,疼得差点嚎出声。

她无法,只得将半个身子转过去,推开车门但没下车。

映入眼帘的是一条简洁的男士皮带,下一刻,皮带主人俯下身来,阮孑听到了有些熟悉的声调:“小姐,要送医院吗?”

一张白皙清隽的面孔闯入视线,阮孑有些诧异——是他!

随后,她第一反应是去看那名孕妇,见人平安地抱着小孩在人行道上哄,才稍稍安心。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后头传来暴躁不耐的一声催促:“走不走?路你家建的?”

直起身,十方朝对方看去,漆黑澄澈的眼神掠过一丝不悦,复又俯身提醒她:“大约遇上路怒症的了。”

阮孑也听到了那声音,车子被撞、自己受伤、路人也险些遭难,这三件事堆一起让她的恼怒盖过了疼痛,就要下车去理论。

安全带限制了她的行动,她烦躁地用左手绕过去解,摸不到,又换右手,这扣似乎也跟她作对,几次也解不开。

“不好意思,能不能帮我一下。”她只好耐着性子求助他人。

闻言,十方低头看了一眼,弯腰将身子探进,两个人的脸短暂隔空擦过,狭窄空间陡地使距离拉近,阮孑这才意识到彼此的亲密,心毫无预兆地紧了一紧。

他很快解了安全带,又退出来,见对方下车似也有困难,便伸出左手。

看了一眼,她道了声谢,扶着人家的手臂出来,然后捂着后颈直冲身后的宝马,气势颇有几分迫人。

看一眼自己被撞凹的车屁股,走到宝马车门旁,她丝毫不客气地拍了一下:“下车。”

十方撑着手杖立在她的座驾旁看着。

开车的男人肥头大耳,眼睛狭小,眼距宽大,鼻头大而鼻孔外翻,此时,正在车内用那双鼻孔傲视着阮孑:“小丫头,我劝你别招惹我。”

而阮孑丝毫没有被威慑住,一脚踢在对方的车身:“我叫你下车,耳朵被耳屎堵住了?”

宝马男彻底被激怒,眼一眯,推门要撞她,被阮孑先一步避开。

他气势汹汹地下了车,身量要比阮孑高出大半个头,臂膀几乎可以娉美她的腰。

但这么一个人站自己面前,阮孑气势却分毫未输:“没瞎吧?没瞎应该能看出这车、我这人,拜你所赐,都出了问题。”

对方双手环胸:“是我撞的,但你向人追责前不该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

“你觉得什么原因?因为我没及时开车?”她一连串地发出攻击:“眼睛长得小,连看到的东西都比别人少是吗?你看不到行人还没过完?”

“丫头片子,我告诉你,做人可别这么横。”

“我只是在就事论事,要不你道歉赔钱,要不公了。”

“要钱是吧?”宝马男倒痛快,立马从口袋掏出钱包,又从里头抽出几张大钞,却是粗暴地甩在她的脸上:“呐,这是你想要的钱,接着吧。”

他抬起手,企图用食指戳她的额头,嘴里继续补充:“想道歉,没门。”只是还没来及碰到,突然被一柄手杖抵在短胖的食指下,拨开了。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440)

我要评论
  • &仰仰的

    被叫官仰仰的女人脸色阴沉,上下唇紧抿,阴鸷地与她对视着。

  • 不是很&讨人厌

    “你说说,像你这种一辈子都顺风顺水的人,是不是很讨人厌?”

  • :“把&不要剩

    片刻,却突然将她松开,漫不经心地吩咐:“把她嘴里的饭挖出来,一粒都不要剩。”

  • 着像是&馊水桶

    专人送来了食物,他们面前清一色是装在泡沫碗里用菜汁勾兑过的米饭,看着像是馊水桶里打捞上来的,运气好的没有异味,运气差的,只能吃馊的。

  • &友帮衬

    “为什么是你?”她呵呵笑了两声:“你说你这二十几年人生多顺坦啊?老爸虽然走得早,但留下的遗产就够你们娘俩舒舒服服过完这一辈子了,还有爷爷奶奶疼爱,外加一大帮亲戚朋友帮衬,而我呢?”

  • 这些人&仔饭。

    阮孑在这些人身侧跪下来,一头栽下去,大口大口扒着其中一人的煲仔饭。

  • 那些人&饭,不

    那些人聊天吃饭,不亦说乎,暂时无暇顾及这些‘货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