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使阮孑这样特别注意他的,并不是会觉得这人很俊美——毕竟,这个原因是不能够忽略的。的话满分非常的话,在七分左右,其中还因气质加持。主要原因但是因为殡仪馆尚在休馆中,附近也并也没住户,这样一个生面孔在这个点会出现,确实是鲜有的。她都忍多看了眼对方立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殡仪馆尚在闭馆中,附近也并没有住户,这样一个生面孔在这个点出现,确实是少有的。。...

能使阮孑这样注意他的,并非是觉得这人很英俊——当然,这个原因也是不能忽视的。如果满分十分的话,在七分左右,其中还因气质加持。

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殡仪馆尚在闭馆中,附近也并没有住户,这样一个生面孔在这个点出现,确实是少有的。

她忍不住多看了眼对方立在桌沿的手杖,凤头直尾,栩栩如生,通身是光滑的棕褐色,看着应当价值不菲。

有辆三轮车停在门口一侧,从车上搬下来一袋一袋的东西,阮孑认得出,那是经常给奶奶送面条的——毕竟年纪大,自己擀是做不来的了。

“焉婆婆,东西放这儿了啊。”三轮车师傅搬完几袋东西跟两箱饮料,朝里头喊一声就掉头离开了。

这家师傅向来是不负责搬货的,每次来也都习惯性给搁门口。

“知道了。”奶奶不冷不淡地应了声,扔下抹布朝门口走去。

经过十方身边时,被缓声喊停:“劳烦帮我拿一下酱油。”

奶奶只好折回厨房,阮孑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面。

酱油刚放到十方的桌上,门外传来刺耳突兀的刹车声,紧接着一辆轿车从门口飞快擦过,地上的面条、饮料被碾压撞飞,然后震天撼地的一声‘砰’过后,声沉人寂!

奶奶跟阮孑同时受到了惊吓,不约而同打了个激灵,愣愣地看着门外狼藉的景象。

回过神后,阮孑立马起身,往门口走去的同时看到这位陌生的先生只是回头看了一眼,神色不改地往面里加了两滴酱油。

她顾不得这怪异,快步跑出去,看到那辆黑色的座驾已经飞出去十几米,撞到一棵大柳树,车头深深卡进去,冒出烟雾来。

紧急拨打报警电话后,她前去查看情况。

车里只有司机一人,鲜血流了一头,嘴里吐出白沫。

顾不得思索个中的怪异,阮孑急忙拉车门救人。

老奶奶也跟了出来,上前一同帮忙。

车门坏了,这一老一少的人无论怎么用力,也还是没能如愿。

“先生,先生。”拍打车门,阮孑着急地朝里头喊叫。

头破血流的司机处于半昏迷状态,白沫混入血液里,淌了一脖子,隐隐约约听见叫唤,痛苦地呻吟起来。

啪嗒一声,两个人终于合力将车门拉开,阮孑探身进去帮对方解开安全带,不经意间余光扫到这男人袖口的白色粉末,目光顺着下移,瞧见对方脚下粉末更是撒了一地。

她愣了数秒,眼珠子来回闪烁,而后救助的动作中止,退了出去,并将车门重新关上。

老奶奶不解其意:“干什么?”

“我们别动,等警察来。”

车里的人意识已经清醒许多,睁开眼来,沾着血却依然充满江湖气的锋利的眼睛看了看周遭的环境,用蛮力推开车门。

阮孑下意识拉着老奶奶退后两步。

男人扫了她们一眼,脚步虚浮地往来时的方向弃车逃离。

‘笃、笃、笃’,手杖抵在地面的声响自店内而来,规律有序,从容不迫。

阮孑看着那斯文儒雅的先生走到男人面前,将去路挡住。

男人抬头,眼神里多了一道警告,但这关头不敢耽误,侧身要从他身旁离开。

黑色皮鞋轻轻一移,再度稳稳挡在跟前。

眼里掠过戾气,男人咬牙威胁:“不要多管闲事。”

十方却并不说话,男人看对方并无躲让之势,自口袋掏出一把折叠刀,一边按下开关,锋利刀刃现出的同时已朝他狠狠刺来。

他却像早有防备,抬起手杖用力敲在其手背;男人吃痛,折叠刀铿锵落地。

他俯身去捡,一柄手杖却抵在他胸膛将他往后一推,屁股狠狠摔于地面。

高高抬头怒视对方,男人恨得几乎磨碎后槽牙,但自知此刻身负重伤难敌,只好暂且咽下这口气逃命要紧。

这么想着,他刀也不顾,跌跌撞撞地起身朝另一个方向跑去……

十方却并不追,一双清明澄澈的眼看着对方奔跑的背影,右手暗自掐诀,口中念咒,只听得咔哒一声,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男人脚踝也应声一撇,失去支撑重重摔了下来,抱着腿痛苦地在地上打滚嚎叫。

警铃大作,与救护车交相呼应,由远及近,很快就到了跟前

警察与医护人员几乎同时从车上下来,影影幢幢间,阮孑不见了那名挺拔的身影,四处环望,在远处发现了对方越渐模糊的背影,正信步远走。

老奶奶看了看飞得到处都是的苗条与碎片,回店取扫帚,经过那名先生坐着的桌前,看到碗已经空了,碗底压了一张五十元。

捏着钱币,她嘴里念叨着:“年轻人,真是不懂节省。”

回到家中的阮孑泡了个澡,在房间留了一盏落地灯,一直睡到凌晨1点多才被饥饿叫醒。

她不擅下厨,所以就简单地煮了泡面,加点青菜,再窝了一只鸡蛋,整锅端到客厅边看电视边吃饭。

吹着泡面,她一边调台,毫无征兆地看到一副熟悉画面,当即停了下来。

重播新闻里播放着记者采访,身后的背景就是昨天早上发生意外的现场,车还没有拉走,地上的残骸碎片什么的已经被她跟奶奶清掉,就剩那辆卡在柳树上撞得不成形的轿车。

“据警方提供的信息,赖某胜驾车时刚吸食了毒品,处于极其兴奋的状态下,所以操控不当导致严重撞击。”

“庆幸的是警方当场人赃并获,且血检结果证实赖某胜体内确含毒品,证据确凿…………”

阮孑眉头聚拢,现场画面转到铁栅栏后的赖某胜,打了码,轮廓模糊,可阮孑还是能依稀辨认出是昨天那个人。

“人渣。”她啐了口。

可下一刻心中激起疑窦,自己是因为见到了东西,才起了怀疑,那那个男人又是从何得知?

还是说只是凑巧将人拦下?

一边思索着,她一边吃进一口泡面。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353)

我要评论
  • 那些人&,暂时

    那些人聊天吃饭,不亦说乎,暂时无暇顾及这些‘货物’。

  • 回角落&就饿着

    她被拽回角落摁着坐下去,没动过的菜汤饭被男人随脚踢掉:“不想吃今天就饿着吧。”

  • 的手,&,不动

    她被重力压得往后倒去,上半身遮住了被反绑着的手,在坑洼的地上摸索着,摸到了一小块碎碗,不动声色地藏在了手心里。

  • 灰尘重&,那些

    扫了她一眼,官仰仰趾高气扬地踩着一地灰尘重新上楼,那些人又开始自己做自己的事,没有人留意阮孑。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