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枚钉子距离女人脖子只剩一公分时停了下去,莫林芮扭过头,看向她。“你有什么问题?”他出声又问,神态镇静平平淡淡到瘆人。她张口,尽量避免使自己声音不那么磕绊:“我明白我打但是你,恐怕昨天也撒丫子走出来这一扇门了。”“因为?”“是我倒了血霉,”她稳了稳心“你有什么问题?”他出声反问,神态镇定平淡到瘆人。。...

下一枚钉子距离女人脖子只剩一公分时停了下来,莫林芮转过头,看向她。

“你有什么问题?”他出声反问,神态镇定平淡到瘆人。

她开口,尽量使自己声音不那么磕绊:“我知道我打不过你,估计今天也没命走出这扇门了。”

“所以?”

“也是我倒了血霉,”她稳了稳心神:“但我不理解,多大的仇恨要让你这么对待一个女人?”

“小姐,你知不知道,好奇害死猫?”

她没有掩饰自己的害怕:“难道我不问,今天就不用死了吗?”

盯着她半晌,莫林芮忽然笑了一下,带着嘲弄与冷血。

但总归,阮孑是看到那枚尖锐铁钉自女人的脖子远离了。

她心有余悸地咽了咽口水,继而看到对方捏了一下女人的肩膀,向她问道:“你知道这女的跟我什么关系吗?”

他自顾自继续“太太,这是我风风光光娶来的太太。”

又侧身一指,方向是两个摇摇床:“你知道那两个是我什么人吗?”

“一个是我儿子,一个是我弟。”

“问题他们俩是双胞胎。双胞胎,你明白什么意思吗?”扯了扯嘴角,他似笑非笑。

阮孑已猜到了什么,下一刻,果真听到对方继续道:“这个我放在嘴里都怕化了的女人,前脚跟我在床上耳磨厮鬓,一口一口叫着我老公,衣服一套,却在我那便宜老爸身下**!”捏住妻子肩膀的手渐渐加大力道,女人却只是呻吟,无力喊叫。

“你知道这是谁的房子吗?我继父的,他就在楼上,我进来时,我这位好太太还在跟他翻滚。”

转头面向妻子,他声色变狠,咬着牙:“你TM还骗我说去朋友家住,你TM是个人吗?啊?我满足不了你吗,你宁愿讨好一个一只脚都踏进棺材的老头?”

一双阴鸷眸眼越来越红,渐渐蓄了闪烁的泪光,镇定的情绪突然崩溃:“我跟你九年的感情,九年啊,就算是喂养的一条狗,你也不能这么狠啊!”

尽量拖延时间的阮孑双手被勒出红痕,借着雷鸣的雨声,遮盖挣脱胶带的动静。

长时间的努力没有白费,紧绷的胶带有些许松动,趁着对方没有注意自己时,她踮脚侧身,竭力地把手探向侧边的裙子口袋,几乎倾倒半侧身体,才摸到手机一角。

忽地朝婴孩走近,莫林芮抱起蓝色衣服的那个,高高举到头顶。

精神涣散的女人猛地瞪大眼,情绪乍变激动:“你干什么?你别动他,你不能动他,你别动他啊……”

那一头的阮孑见状,心瞬间跳到嗓子眼,可与此同时也抓到了手机,急急藏到身后去,嘴里喊着:“你当着你太太面摔死她儿子,她肯定发疯,虽然你恨她,可是你也确确实实爱过啊。”

他朝她嘶吼:“我就是要她疯,要她能多痛苦就多痛苦!”

“人要是精神状态一失常,就会记忆缺失,最后承受痛苦的、记得的,还是只有你。”她用手机卷起胶带,撑开缝隙,成功将一只手挣脱开来。

“你要是运气差点,被警察抓住,落个杀人罪名,你这亲生儿子呢,不但没有父母保护,还受尽白眼与欺凌。”

“所以,摔死他,不如你自己养着,替你们父子俩当狗做牛、打骂折辱,要他去替你犯罪都行。而你太太一天天一年年地经受着,还有什么比这更让她痛苦的呢?”

她的话似乎击中了莫林芮的内心,眼珠子来回转动盘算——动摇了。

疼疯了的女人惊惧不已地盯着他,阮孑盯着他,谁都怕他一发狠,孩子就真的被摔死了。

最终,他还是转身将孩子放回到了床上去........

女人瞬间涕泪横流,被冻住的血液在这一刻才后怕地恢复流动!

怪异的是,如此大的动静,摇床上两个孩子却一直处于安睡状态,不曾啼哭过一下。

趁着对方转身之际,阮孑迅速将‘救命’二字发送给12110,一边小心翼翼地抱起一只琉璃花瓶,屏息踮脚朝男人走去。

女人惊惶,气若游丝地张开皲裂的唇,用唇语对她道:“快走。”

抬起一只脚,踢开带着转轮的婴儿床的同时,她高高扬起手中花瓶,用力砸向男人的脑袋。

花瓶崩裂,碎片四溅,擦过摇摇床的边角,并没伤到孩子一分。

男人捂着后脑勺艰难回身,与阮孑对上的双眼在这一刻充满了狰狞与残暴!

他正要伸手抓她,身子便朝一边歪斜,直直坠倒…….

女人声音抖颤:“快逃,你打不过他的……..”

阮孑却绕过男人,抱起沉睡的蓝衣婴孩,看了一眼女人,一边朝门口狂奔一边说着:“你拖住他,我一定带警察来。”

她没命地朝门口夺步而去,手刚攀向门把,以为曙光就在眼前——只要上了车,就有逃生的机会!

刀子陡然刺破皮肉没入身体,阮孑蓦地浑身僵直,抱着孩子,狼狈倒地。

莫林芮拔出水果刀,看着她颤栗抽搐.........

刀子捅进阮孑的后腰,血从伤口汨汨涌出,替明黄的碎花染上妖艳的猩红!

无法动弹的女人难过地别过眼。

捡起她怀中的孩子,莫林芮这一次半点不犹豫,高举头顶,重重砸下——孩子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

骤然瞪大眼,女人浑身猛地一颤,张嘴想叫,呼吸却在喉间滞住,就像一只手死死将喉咙扼住,叫她发不出半点声音!

她愣愣地望着地上小小的人儿,就像灵魂被抽走,只剩了个躯壳!

抱起尸体,莫林芮将他送到妻子面前,摸摸她的脸,像以前那样温柔地说:“难过吗?难过就哭出来!”

木讷地看着丈夫怀里的儿子,她双眼完全失去了焦距。

“咳咳咳咳…….”而后忽然猛烈咳嗽起来,一声接一声,剧烈而急促,直到最后‘呕’地一声,吐出大口鲜血,彻底昏死了过去。

见状,他满意地笑,笑无声,替妻子揩去嘴角的血污,眼神近乎癫狂:“那个女人说得也对,我不打算让你死了,你活着,好好记住你是怎么对待我的,好好记住这孽种是怎么死的!”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257)

我要评论
  • 之前离&,我可

    女人脸上蓄着几分笑意:“你在我之前离开的同学会,大家是有目共睹的,你失踪的时候,我可还在跟老同学们唱歌呢。”

  • 脚蹲下&的米粒

    女人单脚蹲下来,看着她满头满脸的米粒,抬起手来捏住对方的双颊:“想吃好的?那你得点头听话才行。”她的手镶满了水晶钻,长长的指甲尖锐地在阮孑的脸上凹下五道深刻的印记。

  • 有纸皮&垫脏。

    阮孑安静地看着五六米外跟他们一样席地而坐吃饭的看守人,不同之处,是他们的食物有荤有素,底下有纸皮垫脏。

  • 到声响&裙长靴

    有人听到声响,从破烂到露出钢筋的楼梯下来,一身光鲜的短裙长靴与周遭形成泾渭分明的对比。

  • ,暂时&无暇顾

    那些人聊天吃饭,不亦说乎,暂时无暇顾及这些‘货物’。

  • 她的手&刚跌下

    一名男的应声去检查,掰开她的手指,上头灰尘遍布,可能是刚跌下来时压到了碎片,几根手指头划破了一个口,流了不少血。

  • 在坑洼&,不动

    她被重力压得往后倒去,上半身遮住了被反绑着的手,在坑洼的地上摸索着,摸到了一小块碎碗,不动声色地藏在了手心里。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