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定这人是跟随自己,她心里陡然一慌,却敢加快或停下来,只把手探进口袋,偷偷的摸出手机………刚要报案,身后脚步陡然逐步逼近,她还还来回过头,被几道蛮力压制住半边肩膀与背部,整个人推上旁边的绿化带。她吃痛惊叫,张口就大声呼救:“救急!”身后那人尽可抢走她手里她吃痛惊呼,张嘴就呼救:“救命!”。...

确认这人是跟着自己,她心里陡然一慌,却不敢加速或停下,只把手探进口袋,偷偷摸出手机………

正要报警,身后脚步骤然逼近,她还不及回头,被一道蛮力压住半边肩膀与背部,整个人推向旁边的绿化带。

她吃痛惊呼,张嘴就呼救:“救命!”

身后那人只管抢夺她手里的工具箱和手机,再在她身上一阵乱摸,似乎是没摸到想要的,抢完东西拔腿就跑,半点不拖泥带水。

一切不过发生在瞬息之间,等阮孑狼狈不已地爬起来时,脸上灰扑扑,嘴里咬了一口草,气急败坏地呸掉。

待看到那个提着自己工具箱逃窜的背影时,她才意识到——自己、被、抢、了!!!!!!!!!!!!!!!!!!!

气血直往脑瓜仁上冲,她拔腿就追,一边叫骂着:“我香蕉你个水蜜桃,也不看看值不值钱你就抢,你个王八蛋…….”

抢劫的人猛一回头,戴着口罩与帽子,只有一双眼睛露出来,恶狠狠地与她隔空对上。

猛地刹住脚,她下意识倒退了两步,顿变结巴:“干干干干……嘛…….”

眼神震慑之后,抢劫的人抱起工具箱继续逃匿,阮孑也不敢再追,环顾一圈,瞧见对面的别墅走出来一个保姆模样的人,提步跑过去……

那抢东西的跑到别墅区后出口,瞧见两名保安守着大门,看了看身后,慢下脚步,装着泰然自若的模样往门口走去。

不远处的保安两人瞅着他手里的箱子,再一打量这人,对视一眼,并不打草惊蛇,只等人来到近前了,一鼓作气给抓住。

阮孑赶来时,抢劫的人已经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她把掉在一边的箱子捡起,检查了一下是否有损坏,因跑着来,气息有些乱。

“我的手机还在他那里。”

其中一名保安在他口袋四处摸,竟相继摸出四台机子:“惯犯啊你!”

“你看看哪台是你的。”

认领了自己的,她解锁检查了一下,确认没问题,下一步就是兴师问罪。

人被抓着,她的恼怒超过了忌惮,蹲下来泄愤地打了一下对方的后脑勺:“要不是怕脏了我的口水,不然我非得吐你一口,给先人用的东西你也敢抢?你是要超前点播来一番体验是吗?”

她报了警,简单说一下被抢经过,签好名对两位保安千恩万谢后,这才离开了别墅区。

两日后,阮孑穿一身张扬明艳的尖晶玉红色抹胸晚礼服,手挽着男友的胳膊,踏进领自己进入入殓师这一行,如今年老退休的老师的告别宴。

她与男友都是同一个民政学院出来,进了宴会厅,面见了戴老师,各自与各自的同学寒暄交流,直到饭席伊始,相坐身旁。

这一餐饭,她起初吃得也算开怀,奈何身畔动静实在让人难以忽略,偶有响亮的吸溜声,时常伴着津津有味的吧唧声,她抬目,同桌认识的不认识的都皱眉看着男友,不悦之情溢于言表。

十分抱歉地朝诸位笑笑,她用手撞他的胳膊轻声提醒:“动静小点。”“什么?”陈丰没懂。

“吃饭别发出声音。”

可男友听了这话,困惑地把眉头一皱:“就是要这样吃饭才香啊,我家里人都这样。”

对方继续低头吃饭,我行我素地发出声音,对周遭的鄙夷目光似乎全然不care。

皱起了眉头,阮孑没再说话,轻拭了拭嘴角,放下餐巾背靠椅背,双手环胸,耐心地等待他用餐完毕。

十几分钟,她领着这位餍足的男友来到一处无人的角落。

他还在吧唧嘴,不时用舌头顶卡在牙缝的食物,啧啧的声音落了又起。

这响动几乎让阮孑头痛欲裂,可尽量维持着礼仪,平静而又清晰地说道:“对于突然告诉你这个消息,我感到很抱歉,不过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

下一句接的是:“所以我们就此分手吧。”

“啥?”

“就是你听到的意思。”

“干什么突然分手,你这一招打得我始料不及。”

“本来咱们在一起没多久,也没有太深感情,所以希望我这个决定不会让你感到太受伤。”

“等等,你说分手是认真的?”

“是的。”

“我想不通,为什么?”

阮孑没打算讲的,总得替人留点面子:“不好意思,这个决定我并不是冲动之下做出来的。”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

“你确定要听?”

“你说啊。”

“我受不了你的吃相。”

“我的吃相怎么了?”

“你真一点都不觉得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

“你吃饭声音大,还吧唧嘴,严重影响他人的心情。”

似乎是听到了一个无比荒谬的理由:“有人会因为这个而分手?”

“那你就当我不是个人吧。”

陈丰:“???????”

宴会结束,告别了老师,阮孑离开宴会厅,从大堂走向门口。

“我还是想不通,怎么可能有人会因为吃饭有声音就分手的。”

身后传来男友........噢不——前男友充满质疑的质问。

陈丰追上来拦住她的去路:“说吧,你是找到下家了吧?”

不得已停下脚步的阮孑看着周遭的目光都朝他们投来。

“陈丰,当初确定关系前,咱们可有过约法三章。”

“我记得,不劈腿不养鱼不强留。”

“我们好歹从学生时代认识到现在,分手了,就好聚好散体面一点,别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丢人。”

陈丰左右一扫,大堂里一双双眼睛都停在他们身上,似乎就等着好戏上演。

“分手就分手,你能不能不要拿这种理由搪塞我,以后要是别人问起,或者我下一任问起,你说我怎么说?说我吃饭吧唧嘴,所以被分手?”

“这就是真实理由,每跟你共餐一次,我都觉得我的阳寿就被磨一次,我忍你不是一次两次了。”

酒店工作人员推着行李车走来,车上行李垒得成人高,朝着阮孑两人的方向走来。

“你这种理由鬼都不信。走,你跟我去见戴老师,让戴老师评评理。”他上手拉她,用蛮力拉着她朝宴会厅折去。

一双柳眉深深地拢起,阮孑十分不悦:“陈丰。”

他根本不听她说的话,行李车从两人身旁经过,拉拉扯扯间,陈丰撞上了一侧行李,满车的拉杆箱摇摇晃晃地要掉下,当即吓得他立马撒阮孑往边上忙忙躲去........

第六章

2022-06-24

书评(97)

我要评论
  • &一身光

    有人听到声响,从破烂到露出钢筋的楼梯下来,一身光鲜的短裙长靴与周遭形成泾渭分明的对比。

  • 代傲视&校花?

    抬起染了尘灰的靴子,官仰仰一脚将她踢趴,居高临下地将她蔑视:“进了我的地盘,你还以为你还是学生时代傲视群芳的校花?”

  • &:“想

    女人单脚蹲下来,看着她满头满脸的米粒,抬起手来捏住对方的双颊:“想吃好的?那你得点头听话才行。”她的手镶满了水晶钻,长长的指甲尖锐地在阮孑的脸上凹下五道深刻的印记。

  • &知趣点

    “咱俩好歹也是民政学院出来的同学,但凡你能知趣点,我多少给你几分薄面。”

  • ,可就&硬是不

    阮孑浑身都痛,可就像疯狗护食,咬住了陶瓷碗的边沿硬是不松口。

  • 怒意:&参加同

    脸颊被捏得生疼,阮孑眼里凝聚着怒意:“你是参加同学会前就打定了主意绑我,还是在席上临时起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