熹妃传小说  熹妃传华服夜宴攻略  熹妃传攻略  熹妃传好玩友版  熹妃传官网  熹妃传破解版下载  熹妃传折扣平台安卓版  熹妃传厨房攻略  熹妃传手游  熹妃传  


 

 她为保家人周详狠心被抛弃青梅竹马的恋人入宫选秀,盼能一夕选在君王侧,结果却阴差阳错成了四阿哥胤禩身边的一名格格,自此卑贱、荣耀、欢欣、无助都系于胤禩之身。康熙四十城郊南边一处小小的四合院里,一名年约四旬,身着一袭浅紫色旗装的妇人满脸焦虑地在厅中来回走动,不时瞟一眼紧闭的院门。。

“阿玛的意思是……”凌若隐隐明白了什么。

凌若与父亲相视一笑,上前挽了富察氏的手臂笑嘻嘻道:“额娘,您不要这么担心了,我保证您从头到脚看上去都很得体大方,比那些所谓的贵妇还要像贵妇,只有宫里的娘娘才能跟您比。”

“阿玛的意思是……”凌若隐隐明白了什么。

“是啊,很快就到了。”凌若用力点头,眉眼弯若天边弦月。

这样的人生,是她绝不想涉足的!

“阿玛,额娘,来了,来了,报喜的人往咱们这儿来了!”来人揭下天碧色斗篷风帽,露出一张清丽无双精致如画的脸庞,喜悦挂满了眉梢眼角,正是两人的长女钮祜禄凌若。

富察氏被她夸张的话语逗得一乐,心中的紧张冲淡了不少,笑点着她额头道:“就你这丫头嘴甜。”

妇人闻言脚下缓了些许,但仍是忧急不安,指间那方帕子都快被她绞烂了,“老爷,你说这么久了荣禄怎么还不回来,会不会是出事了?要不你去朝上打听打听,再不然找同僚问问也行,好歹你也是从四品的典仪,问个殿试结果总不打紧吧?”

“朝廷命官?”二人闻言不仅不怕还公然大笑起来,肆无忌惮地指着小小的院落讽刺道:“是朝廷命官的话就不会住在这种荒郊野外,还过得如此寒碜,连乘轿子也没有,真是笑话。”

这个成绩令凌柱喜出望外,科举每三年一次,先要取得秀才资格,然后历经乡试、会试,从中选出三百余人参加殿试,由皇帝亲自出题考问,最终排出名次。

凌若浅浅一笑,宛若绽放于风雪中的梅花,“没什么,只是在想女儿将来是否也有额娘的福气,能得一个像阿玛一样的男子相伴到老。”

世人只看到表面的风光,谁又知晓风光背后的辛酸,后宫佳丽三千,得皇上宠幸封妃封嫔者能有几人?且又有哪一个不是踩着别人的尸骨上去,后宫之争最是残酷不过。

“夫人,你别走了行不行,我头都快被你晃晕了。”坐在一旁的男子抚额,颇有些无奈地望着那道紫色身影。

世人只看到表面的风光,谁又知晓风光背后的辛酸,后宫佳丽三千,得皇上宠幸封妃封嫔者能有几人?且又有哪一个不是踩着别人的尸骨上去,后宫之争最是残酷不过。

“算了,兄弟,就当咱自己倒霉吧。”瘦高个官差假惺惺劝了一句,随后睨了一眼一言不发的凌柱冷笑道:“活该有些人一辈子都只能当一个没权没势的典仪!从四品?我呸!在这京师狗屁都不是!”

他长叹一口气,目光落于富察氏与凌若的身上,“我并不曾后悔顶撞于他,因为那件事确是他有错在先,只是连累了夫人和几个孩子,我实在于心不安啊。”

“你们说够了没有?”富察氏面无表情地看着二人,一指院门道:“若是够了的话便请你们离开,否则休怪我等不客气,钮钴禄家虽然落魄了,但也不是你们这些跳梁小丑可以任意诋毁的。”

二甲第七名!

极美的笑容绽放在唇边,划破漫天阴霾化为冬日飞雪中最绚烂夺目的风景……

听额娘提起心上人的名字,凌若脸上禁不住有些发烧,跺脚不依地道:“好好的总提他做什么,八字还没一撇呢。”

第2章 惊变

2021-07-12

第2章 惊变

2021-07-12

第5章 相逢

2021-07-12

第5章 相逢

2021-07-12

第6章 危机

2021-07-12

第6章 危机

2021-07-12

第8章 宜妃

2021-07-12

第8章 宜妃

2021-07-12

第9章 难容

2021-07-12

第9章 难容

2021-07-12

第12章 震怒

2021-07-12

第12章 震怒

2021-07-12

第14章 李氏

2021-07-12

第14章 李氏

2021-07-12

第18章 过夜

2021-07-12

第18章 过夜

2021-07-12

第19章 召妒

2021-07-12

第19章 召妒

2021-07-12

第20章 姐妹

2021-07-12

第20章 姐妹

2021-07-12

第21章 除夕

2021-07-12

第21章 除夕

2021-07-12

第23章 温情

2021-07-12

第23章 温情

2021-07-12

第25章 离别

2021-07-12

第25章 离别

2021-07-12

第28章 珠胎

2021-07-12

第28章 珠胎

2021-07-12

第29章 洞悉

2021-07-12

第29章 洞悉

2021-07-12

书评(132)

我要评论
  • 凌若地&方才醒

    凌若地望着恩爱宛若新婚夫妻的双亲,怔忡出了神,直至凌柱宽厚的手掌抚过她垂顺如流水一般的青丝方才醒过神来。

  • 兄弟就&了进士

    “就是,早知这样咱兄弟就不跑这趟了,城里有的是中了进士的人,随便一个给的赏银都不止这个数。”另一个人同声附和,尖酸刻薄地奚落着凌柱等人。

  • ,就连&扣了唉

    凌柱拍拍身上那袭略显陈旧的长袍起身苦笑道:“你也会说我只是个从四品典仪,虚衔而已,根本没有实权;再说上回又不小心得罪了石侍郎,弄得如今在礼部处处受排挤,就连今年的冰炭敬都被苛扣了唉……”

  • 凌若疑&?

    他?富察氏与凌若疑惑的对视了一眼,听这意思,此事仿佛另有隐情?

  • 。”凌&弦月。

    “是啊,很快就到了。”凌若用力点头,眉眼弯若天边弦月。

  • 成问题&二十二

    按例,以荣禄的成绩进翰林院任庶吉士不成问题,只有当了庶吉士将来才有问鼎帝国权力颠峰的资格,最重要的是荣禄还年轻,才二十二岁,当真是前途无可限量。

  • ,否则&但也不

    “你们说够了没有?”富察氏面无表情地看着二人,一指院门道:“若是够了的话便请你们离开,否则休怪我等不客气,钮钴禄家虽然落魄了,但也不是你们这些跳梁小丑可以任意诋毁的。”

  • “你们&府告你

    “你们胡说什么?信不信我去顺天府告你们侮辱朝廷命官?!”听得他们越说越过份,还公然侮辱阿玛,凌若哪还按捺的住,出言相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