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阴谋,她一无所有。一个误会,他将她错认旧念肆无忌惮疯狂报复。为了各自利益,一张契约将两人被捆绑在一起。她但是是他心中的一个替身,却动了不应该有的感情。当所有的幻想破灭之后,婚宴宾客散尽的现场一片狼藉,斜卧在沙发上的顾念脸上还洋溢着一抹幸福的微笑。。

夜深人静,月光透过半掩的窗帘照入屋内。

一股灼热粗重的气息喷在她的脸上,让原本还在晕厥的顾念开始清醒,她睁开了眼睛,瞬间对上了另一双如寒潭般的眼睛。

从楼里走出来之后,夜色中的小区略有几分灯光昏暗,顾念手拽着拖地婚纱,脚步跄踉,步子都有些不稳。

“哟,看得出来,她倒是挺会心疼你的,只可惜啊,从一开始你就是我的……”袁姗故意挑衅似的向门口看了一眼道。

刚刚经历前男友背叛闺蜜捅刀的顾念,原本有些低落,再次被男人的话语刺痛,情绪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那张自己亲手挑选的雕花大床上,男人正伏在女人身上剧烈地运动着,急不可耐的两人甚至衣衫尚未褪尽,就纠缠在了一起。

“我不是夏晚晴,我想你是认错人了吧?请你,放我离开!”顾念奋力地想要挣脱束缚。

她想要发声,却被他的唇封住了嘴,她想要反抗却被他双手禁锢在怀中,不能动弹分毫,情急之下只能用牙齿咬他。

“神经病,你到底想要干什么?”顾念攥起拳头,无力地捶打在男人的胸口,想要以此迫使男人放弃。

虽然事出突然,香槟色的兰博基尼限量版跑车却在驾驶者的掌控下,稳稳地停在了与顾念倒地一拳之隔的地方。

顾念强忍着心中的疼痛,毅然转身,夺门而出,原地只留下得意的袁姗和纠结的苏景冉。

“夏晚晴?!这很好!”

钟少铭抬脚朝着那具身子踢了踢。

首先映入她眼中的是那张女人的脸,那是她的闺蜜袁姗,也是她今天婚礼指定的伴娘,男人不用看也知道,就是今天婚礼的新郎苏景冉。

“念念,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你听我解释……”从袁姗身上退下来的苏景冉,急忙提上裤子道。

他粗暴地撕扯掉了她的婚纱,强健有力的双臂将她完全锁在身下。

“既然你故意假装不认识我,那我就让你加深一下我们之间的美妙回忆!”

一种悲恸的情绪充溢胸间,让她只想尽快逃离这个令她伤心失意的地方,从小区冲向马路的那一瞬间,她全然不在意道路两边的车辆,身体带着惯性地向着一辆驶来的车靠了上去。

门是虚掩的,轻轻一推,就开了,透过半掩的门扉,顾念骤然间睁大了眼睛。

书评(249)

我要评论
  • &冷冷一

    “是啊,报答,这就是最好的报答啊……”顾念冷冷一笑道。

  • 懂得风&中的苏

    “宝贝,她哪里有你懂得风情啊,你才是最懂我心思的那个人啊……”沉浸在欢愉中的苏景冉语无伦次道。

  • &撞在一

    与此同时间,门被砰地一声撞开,顾念浑身颤抖着站在门口,目光恰好与惊愕中的苏景冉撞在一起。

  • &是给予

    “念念,看开一点吧,及时退出,对于你和景冉都有好处,况且,以你现在的状况是给予不了景冉事业上更大帮助的。”袁姗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

  • &攥着门

    她的手紧紧地攥着门把手,气血上涌,正欲破门而入时,却听到里面传来两人的对话。

  • 忙提上&。

    “念念,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你听我解释……”从袁姗身上退下来的苏景冉,急忙提上裤子道。

  • 成了拳&节泛白

    顾念气的浑身发抖,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一对狗男女,那个口口声声在自己耳边说着爱她的男人现在像个缩头乌龟一样站在袁姗身后。她脸色惨白,手紧握成了拳头,关节泛白。

  • 可耐的&两人甚

    那张自己亲手挑选的雕花大床上,男人正伏在女人身上剧烈地运动着,急不可耐的两人甚至衣衫尚未褪尽,就纠缠在了一起。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