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一顾思华年免费阅读  


 

 一年半前,宁思年母亲查出来胃癌,为了筹钱给母亲做手术,她不得已答应下来那份合约。一年半后,母亲胃癌疾病复发,走投无路,宁思年遇上命中注定的那个人。江城市五星级酒店,总统套房内,宽大洁白的被褥下,宁思年抱着被子微微颤抖。。

“没事,我班主任是个富二代,最不缺钱,再说了,等我一毕业,挣钱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这几万块钱,很快就能还得上的,前几天,我一个学姐的室内设计图刚获了奖,奖金就有三万块呢。”宁思年眉飞色舞的说着,宁文娟静静的听着,眼角闪着泪光。

一想起顾平生,宁思年鼻头便有些泛酸。

况且,为期一年的合同,违约金高昂到卖了自己都赔不起,你没有后悔的资格!

宁思年一直在给自己做思想工作,但是对于这个陌生的男人,她还是惊惧不已,除了合约上面,那苍劲有力的‘顾平生’三个字,她对他一无所知。

阳春三月,乍暖还寒。

病房里弥漫着的消毒水味,让她猛然间想起了顾平生。

到底是刚经历了一场大手术,宁文娟很快体力不支,睡了过去,宁思年这才松了口气,轻手轻脚的躺在陪护床上。

隔壁床的刘奶奶前天刚过世,还没有新的病人住进来。

不,宁思年,最珍贵的东西,别人有,你,似乎并没有吧?

第二天只有半天课,中午放学,宁思年正打算赶去医院的时候,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秀气的眉头皱了皱,接了起来:“请问,您找谁?”

咬了咬嘴唇,宁思年最后还是答应了。

中午陪母亲吃了饭,打完点滴,看着母亲睡下,交代好护工护理事宜,宁思年回学校宿舍,翻出箱底那件粉色针织长裙,刚套上身,宿舍门被推开了。

……

宁思年闭着眼睛,咬紧嘴唇,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男人不知道一直在磨蹭什么,宁思年也不想知道,嘶哑的声音在她耳边轻喃:“明晚等我。”

他身上也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消毒水味,难道他是个医生?

宁思年顿时全身僵直,对方没给她太多的时间适应,唇就吻了上来。

“妈,现在是法治社会了,没那么多坏人的,你放心好了。”宁思年坐在床边,伸手帮母亲拢了拢被子。

宁思年躺在床上半天才回过神来,扭头看了一眼床头那一沓毛爷爷,瞬间蜷缩起身体,抱着被子,埋头压抑的哭出来。

第15章 习惯

2021-05-29

第23章 兄弟

2021-05-29

第28章 签字

2021-05-29

书评(259)

我要评论
  • 也不想&嘶哑的

    宁思年闭着眼睛,咬紧嘴唇,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男人不知道一直在磨蹭什么,宁思年也不想知道,嘶哑的声音在她耳边轻喃:“明晚等我。”

  • 公交站&台下,

    她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包,就好像抱着什么稀世珍宝似的,站在公交站台下,等着去人民医院的公交车到来。

  • 但是对&陌生的

    宁思年一直在给自己做思想工作,但是对于这个陌生的男人,她还是惊惧不已,除了合约上面,那苍劲有力的‘顾平生’三个字,她对他一无所知。

  • 上半天&哭出来

    宁思年躺在床上半天才回过神来,扭头看了一眼床头那一沓毛爷爷,瞬间蜷缩起身体,抱着被子,埋头压抑的哭出来。

  • 了这么&什么,

    宁思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了这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心虚还是什么,出酒店大门的时候,宁思年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但是回头看,什么也没有。

  • 的水声&下的最

    浴室里面传来了哗哗的水声,宁思年很想掀开被子,趁着一切还没发生逃出去,但是一想到医生下的最后通牒,她的两条腿便挪不动窝。

  • 十点半&,比她

    十点半,比她预计的要晚了一个小时,那个男人具体是做什么的她不想知道。

  • 店对面&,一辆

    在她上公交车的那一刻,酒店对面法国梧桐树下,一辆白色的宾利里,一个穿着白色貂皮大衣,画着精致妆容的年轻女人,紧紧的攥起了拳头,修长的指甲嵌进皮肉里,直到她剧烈的咳嗽起来。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