束情一世全文阅读  内齐托音一世  束情一世结局  上一世欠了情的表现  观一世音传奇  一世姊妹情  一世的情音全文阅读  一世的情音全文免费阅读  一世的情音小说  


 

 《一世的情音》由作者叶子琦所写的都市现情小说。小说精彩的节选:“你猜。”其中一个人毫不客套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凉夏惊惧地躲了躲后,认真地地猜了出,可想了一圈,未果。他脑子里现在的犹如被灌了浆糊通常,什么也想不出。凉夏战战兢兢抱紧了手中的包,这里面有她刚拿到的1200元兼职工资,她抖着声音问:“你们......要做什么?”。

  凉夏顿了几秒钟,被宁馨的一些列反问句问住,可她不放弃地掏出手机展示给宁馨看:“我有他电话的!”凉夏此刻需要被安慰,需要有人出主意,而不是冷嘲热讽呀。她激动地掏将“债主”递给宁馨瞧。

  后来,那一期的杂志与报纸还有网络新闻在发出后第二天下午就集体消失了,再找不到蛛丝马迹,凉夏不过是看的早一些,刚好看到了并且记住而已。

  “你看,你都认出我了,我不灭口都不行了。”顾晟睿说的理直气壮,无懈可击。

  可某傻子偏偏觉得自己的方案天衣无缝,竟然看也不看凉夏一眼,真的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凉夏连走进去都觉得尴尬突兀,她着了一件白黑拼接的运动服,纯白色运动鞋,而此时,她孤身一人站在两个脱了衣服,只穿着一件进了泳池就改叫泳裤的内裤的男人身边。那两人,其中一个侧过头瞧了她一眼,随即低下头去,继续游。而另外一个为了表示和她没什么关系竟然掉了头朝另外的方向游去。

  “哈,承认了啊。”顾晟睿再吩咐左右:“劫财,也劫色。”

  当年,报纸曾评论说:所谓的豪贵,都是不长情的,哪怕他曾视你独一无二,哪怕他曾为你费尽心机。

  没听错吧?是不是幼稚了点?

  拿着“凶器”的那位,特意将一直按压在她腰部的东西丢在地上,待凉夏瞧清了,忍不住抽了抽唇角----黄瓜!竟然是黄瓜!特么的,谁会拿着黄光抢劫啊喂!

  “那个,咱们商量商量,”凉夏带着哭腔:“给我留个卡号,我再多打点钱给你们,能不能不要劫色?”

  说完,一挥手,三人便撤了。

  “你猜。”其中一个人毫不客气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凉夏惊恐地躲了躲后,认真地猜了起来,可想了一圈,无果。他脑子里现在如同被灌了浆糊一般,什么也想不出来。

  原本想要蹬的那个人不知道跑去哪里了,凉夏只觉得自己猛地砸入水中后,便一脚踏空,一阵天旋地转,她突然好害怕、好紧张,越是这样就越是忍不住想要呼吸。她努力回忆着游泳教练教的,双手平行下滑,屈膝、直立,最后露头。可头根本不受控制,连胳膊也无法做到平行下推了,她只觉得鼻子刚一吸气,水便自口鼻凶猛的泳了进来。水像是拥有了生命一般,想要将凉夏活吞了一样。

  这辆车,很多人都认识的,据娱乐新闻某版曾说过,顾晟睿拥有一辆使用了5年的迈巴赫,他在拥有这辆车子的第二年,毅然决然地将车子改成了浅蓝色,他说要亲手打造一款独一无二的属于自己的车子。

  凉夏被吓得神经质了,真怕连累了别人,她忍不住再四下张望了会儿,确定身边没有熟人后,神秘兮兮地转入了人少的路上,压低了声音问:“你到底要怎样?”

  ......这确定真的是顾晟睿本人吗?他竟然真的对被人嘲笑这件事情如此耿耿于怀吗?可不等她深究,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充分展现了一下酷帅拽霸天的行为方式。

  凉夏透过苏黎昕的肩头瞧去,只见一双大长腿撑着的那半个身子上,一张欠揍的脸正若无其事地冷嘲热讽着。

  “劫色也不会要了你命啊。”

  可听在凉夏耳中,就像是被硬生生的喂下了十二只苍蝇,她尴尬地咳嗽起来,上气不接下气,水止不住的从嘴巴里和鼻子里喷出来,还能再恶心点吗,我的天啊。

  “抢劫呀,不明显吗?”另外一个人真诚地回应,那理直气壮的模样就好像抢劫等于一本正经的索要拖欠了他很久的工资一样。

  顾晟睿立在凉夏对面,勾起唇角,捏起凉夏的下巴,浅笑着问,“上次在温泉度假中心的泳池里,是你偷袭了我吧?”

书评(273)

我要评论
  • &角,捏

      顾晟睿立在凉夏对面,勾起唇角,捏起凉夏的下巴,浅笑着问,“上次在温泉度假中心的泳池里,是你偷袭了我吧?”

  • ,凉夏&不敢乱

      “好,”顾晟睿一把扯过凉夏的背包,凉夏惊呼着想要抢回来,可腰上的硬物却再近一分抵住她,她一动不敢乱动,只能任由着顾晟睿对她的背包胡作非为。

  • 的话,&道劫个

      “主要劫财,如果方便的话,可以顺道劫个色。”另外一人回答。

  • 在地上&然是黄

      拿着“凶器”的那位,特意将一直按压在她腰部的东西丢在地上,待凉夏瞧清了,忍不住抽了抽唇角----黄瓜!竟然是黄瓜!特么的,谁会拿着黄光抢劫啊喂!

  • &夏一惊

      凉夏一惊,连忙否定,“怎么会呢!我.......我哪敢偷袭您?”

  • 改过自&故意的

      “顾少爷,给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凉夏带着哭腔苦苦哀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就只是踩了您一脚,而且不是故意的,要么您踩回来,你们每人踩一脚。”

  • “除非&脚,骑

      顾晟睿听罢,慢慢地贴近她的脸,凉夏闪无可闪,避无可避,后脑勺已经紧贴在墙壁上,她紧张地闭紧了双眸,却听到顾晟睿语气深沉,语调冰冷地说:“除非,你再踩他一脚,骑他一次,否则就别想在Z市活了。”

  • 包口朝&里面的

      只见他将包口朝下,将里面的所有物品都倒了出来。随后,从一众凌乱的物品中捡起了手机,不慌不忙地按下了一串数字,负又将手机塞回到包里,起身道,“就这样,等我联系你。”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