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出乎意料,她匆匆跑路,直到冷酷无情蛮横的男人再会出现“你我以为你切记主要负责?” 什么!A城权势滔天的男人求她主要负责?一纸契约签了字,自此节操是路人。 “您听我作出解释,有误会。压低着声音,邱欣怡面色阴狠的对着电话那头催促。可能以为邱楚中了药已经神智不太清醒了,也没有刻意的避开邱楚。邱楚却是也听不真切,只隐隐约约听见邱欣怡子在和别人拍照什么的。。

男人猖狂的话语让邱楚的眼神一冷。那男人似乎笃定了邱楚没什么力气,接着就低下头,开始把自己的短裤也扒了。也就是这个时候,后脑以及脊椎的部分全都暴露在了邱楚眼下。

走廊的拐弯处传来谄媚的声音,然后她就听见一个很是淡漠的“恩”。

邱欣怡一边颐和气质的对着电话那头说话,一边随手招来一个侍应生,拿着手上3659 的房卡给他瞄了瞄,后者立刻明白。

男人打完还不解气,就整个人往邱楚身上拱。邱楚领口被揪住,衣服勒进皮肉,生疼。

死死的抓住身后能够抓到的东西,邱楚此刻告诉自己不能慌,她冷静这脸色,然后企图与眼前的男子周旋,同时也在积攒身体内的力量。

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感谢,眼色迷离的看着似乎很忙的邱欣怡:

明明理智是抗拒的不行,体内的热浪在男人欺身向前的时候,感受到了凉意。发了疯,叫了嚣的想要邱楚贴近眼前的冰凉。邱楚眼神一狠,嘴唇都被咬出了血。然后,

“那里来的不要命的,坐在这里,快滚开!”

“下贱的婊子,敢打你大爷,老子现在就办了你!”

“小美人,别急,待会哥哥就来疼你。”

下意识的心中一喜,总算找到人可以求救了,一定要快点。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了。

扬手抹了抹自己唇角被打出的血,邱楚拼命忍住体内的不适,飞奔出这个囚笼。她要立刻找人求救!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扶着我姐啊,没看见都走不稳了么!”

“啪”一下子邱楚左半边脸就红了。可是男人似乎并不解气,反手又是一个耳刮子。邱楚的脸偏向左边,整个右脸肿的老高。偏偏一双眼睛写满了宁死不屈!

压低着声音,邱欣怡面色阴狠的对着电话那头催促。可能以为邱楚中了药已经神智不太清醒了,也没有刻意的避开邱楚。邱楚却是也听不真切,只隐隐约约听见邱欣怡子在和别人拍照什么的。

邱楚惊愕,不过后面还有更惊愕的等着她呢。

“草!”

“沈少,这次城南的那块地皮,还望沈少高抬贵手……”

“小美人,别急,待会哥哥就来疼你。”

书评(357)

我要评论
  • 的长裙&候,眼

    穿着一身红色的长裙在走廊里面晃荡的时候,眼神已经出水了一样,面色若红霞,几乎是看不清她原本的神色了。整个人几乎都是媚色横行。

  • 要分神&,她的

    因为邱楚被下了药,此刻不仅要抵抗体内不断涌起的热浪,还要分神对付一个男人,她的力气是在大不到哪儿去。拔腿就跑,就听见身后男人的咒骂和脚步,很快就被男人抓住了衣领。上来就是两巴掌。

  • 沉的脑&置。

    晃了昏沉的脑袋,她继续扶着会转圈圈的墙壁往前走。那些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她突然脚一软,就这么直接坐在了走廊的中央位置。

  • “这个&照。事

    “这个女人待会会被带去3659房间,,她身上中了药,你给我办事麻溜点。我已经安排了人随时拍照。事成之后,我把尾款打给你!”

  • 被打开&的房间

    就在邱楚燥热无比的时候,突然房门再次被打开。邱楚转头,就只看见一个穿着艳俗的地中海男子,猥琐的进了自己的房间。她心中警惕:

  • ,后者&白。

    邱欣怡一边颐和气质的对着电话那头说话,一边随手招来一个侍应生,拿着手上3659 的房卡给他瞄了瞄,后者立刻明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