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墨初不敢隐瞒也不准备隐瞒,他是实话实说,一五一十地告诉冷临克。冷临克的视线更加淡漠地扫过冷墨初的脑子,这脑袋上包着纱布,还有隐约可见的血迹,可见伤的不轻。他唇冷临克的视线更加淡漠地扫过冷墨初的脑子,这脑袋上包着纱布,还有隐约可见的血迹,可见伤的不轻。。...
[!--newstext--]

书评(366)

我要评论
  • &的姥姥

    苏念念随父亲苏培志的姓,而她叶繁星是随母姓,她两岁丧母一直由姥姥叶蓉抚养长大,半年前身为叶氏集团董事长的姥姥突发脑溢血去世。

  • &这是她

    叶繁星猛然睁开眼,看到的是熟悉的天花板,她松了口气,幸亏只是个梦,一切都是她熟悉的,这是她的房间,是姥姥生前给她买的。

  • 对啊!&初?

    对啊!那一直纠缠自己的梦境,莫非里面的男人是冷墨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