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出乎意料,她成了他的隐秘妻子。暖床,疼爱,一直到怀孕了—— 他是完全掌握一国经济命脉的蛮横总裁,挥翻云覆雨。 而她却而已而已一个设计界的菜鸟,被人被欺负被打压,所有人都不坐在对面的妇科男医生,戴着金边眼镜,翻着病历单,抬眸看了眼夏晴天,抿着唇说道:“你出血不是因为别的原因,是因为心情不好导致少量出血,不过对于胎儿来说,不会造成什么伤害的。”。

夏晴天不等夏雨雯的大道理继续说下去,干脆的挂掉了电话,看了眼不远处垃圾桶里黢黑的B超报告,眼睛微微眯起,是啊,她的确懦弱了太久了,今天,他一定要从薄晋那里找到答案,不为了她自己,也要为了她的孩子,她可不希望她自己那可笑的隐婚,而让他的孩子终生都不能生活在阳光下。

“你说什么?”薄晋冷冷的盯着夏晴天,额头的青筋直冒。

夏晴天擦掉眼角的眼泪,抬头看了眼那些要冲破人墙的记者,眼神深沉:“薄晋,外面都传言我是你的女人,今天……就把这个名声坐实了吧。”

“和谁打电话呢?”正在整理西装的薄晋斜睨了夏雨雯一眼,状似无意的问道。

夏雨雯温柔的笑了起来,可是说出来的话,却一字一句的扎进了夏晴天的心里:“妹妹啊,有时候女人不能太下贱,男人没有征服欲,也就懒得搭理你,这道理,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的。”

有几个大腕女星和几个商界名人正从不远处的红毯下来,紧接着又是几个油头粉面的政界名人,引来了一群记者在外围拍照,他们摆姿势的时候,看到堵在红毯上的夏晴天和薄晋,连姿势也不摆了,诧异的堵在那里指指点点的。

夏晴天喘着气,晶亮的眼睛紧盯着薄晋,这一刻,她不害怕,她只是希望,今天能够在薄晋身上得到答案,爱……还是不爱。

夏雨雯身子一僵,尴尬的对着镜头笑了笑,看向夏晴天的目光隐隐的带着一丝怨毒,紧跟着薄晋的脚步而去。

夏晴天把B超扔到了垃圾桶里,深呼吸了一口气,夏雨雯身边低低说话的男人的声音,即使隔着这么远,她还是一下子就认出来了。

薄晋瞳孔一缩,这瞬间,他周边的气息冰冷的好像大雪天一样,漆黑的眸子里闪烁着冰冷的光芒。

“薄少是什么人物,身边的野女人自然多,这个小丫头片子,苗子都没长开,还来这里自取其辱。”

就在这时候,兜里的手机却叮铃铃的响了起来,夏晴天拿起来一看,身子一僵,想了想,还是接起了电话。

“那好,你说的那个事情,我答应了。”

夏晴天低着头没有说话。

夏晴天的额头沁满汗水,她抿着唇没有搭理夏雨雯,只是看着薄晋,眼神晶亮。

身后的夏雨雯提着裙摆,阴阳怪气的说道:“今天都是要紧的人物来参加晚会,整个A国都在关注着,你有什么事情不能回去说吗?偏偏要这时候来,让薄晋下不了台。”

夏雨雯被薄晋吓了一大跳,悻悻然提着裙摆往旁边走远了一些,这时候,可不是触怒薄晋的时候。

夏晴天浑身一颤,大眼睛里有眼泪在打转,她强忍着抬起头,缓缓的说道:“所以呢?”

周围的那些人,因为这个吻诧异的愣在原地,天哪,这是当街调戏名男啊,还是这个全A国都想要上的男人啊,整个酒店大门口简直是爆发了起来,哄闹的都没人再去理会红毯外来的到底还有谁,而夏晴天,已经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而此时此刻,某高定服装店里,夏雨雯正站在落地镜前面,笑的格外的明媚,只是眼神里,透漏出了一丝的阴森,和那小巧妩媚的脸颊有些格格不入。

书评(290)

我要评论
  • 颗心此&。

    夏晴天觉得整颗心此刻都在火里煎烤一样,痛的连呼吸都生疼。

  • 的薄晋&了防范

    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本以为那个晚上,在疯狂的薄晋掠夺之下做好了防范措施会没事,可是现在看来,一切都只是痴人说梦而已。

  • 夏雨雯&人的模

    薄晋和夏雨雯好像一对璧人一样站在记者的镁光灯下,谈笑风生,薄晋的左手搂着夏雨雯的细腰,正在和记者周旋,面上仍旧是温润如玉的,只是眼底却漆黑冰冷一片,而夏雨雯,顺势倒在薄晋怀里,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 丝怨毒&而去。

    夏雨雯身子一僵,尴尬的对着镜头笑了笑,看向夏晴天的目光隐隐的带着一丝怨毒,紧跟着薄晋的脚步而去。

  • 抿着唇&的原因

    坐在对面的妇科男医生,戴着金边眼镜,翻着病历单,抬眸看了眼夏晴天,抿着唇说道:“你出血不是因为别的原因,是因为心情不好导致少量出血,不过对于胎儿来说,不会造成什么伤害的。”

  • 颤,大&,她强

    夏晴天浑身一颤,大眼睛里有眼泪在打转,她强忍着抬起头,缓缓的说道:“所以呢?”

  • 夏晴天&今天能

    夏晴天喘着气,晶亮的眼睛紧盯着薄晋,这一刻,她不害怕,她只是希望,今天能够在薄晋身上得到答案,爱……还是不爱。

  • 一看,&僵,想

    就在这时候,兜里的手机却叮铃铃的响了起来,夏晴天拿起来一看,身子一僵,想了想,还是接起了电话。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